存档

文章标签 ‘左派’

北大校园工人访谈记录发布之后,部分工友被警方带走问话

2018年5月13日 14 comments

那些年的兄弟

  前言

  2018年5月1日,公众号“为了他们的微笑”发布文章《五一|不应被遗忘的群体——2018年北大校园工人访谈全纪录》,文章详细记录了北大校园工人的生活状况,包括当中不签劳动合同、超时加班等违法乱象。

  文章于当日便被删除。由于公众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北大的百廿校庆,工人的访谈记录一事很快淡出人们的视线。

  然而,事情后续的发展出乎我和其他参与回访的同学们的意料!

  通过这几天的回访,我和其他同学陆续发现一些熟识的工友受到来自领导层的压力。而最让我吃惊的,是在回访工友时得知部分工友在报告发布当天被警方带走问话!

  浮出水面[……]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 ,

多维:朝鲜车祸毛新宇“躺枪”

2018年5月1日 18 comments

朝鲜重大车祸已过数日,车祸导致中国人32死2伤,中国官方未公布死伤者名单,引发诸多猜测。毛泽东嫡孙毛新宇也在各种传言中“躺枪”(网络语言,意指无辜被波及),被指在伤亡名单中。

当地时间4月22日晚上,一辆从朝鲜南部城市开城到平壤的旅游大巴发生意外,造成最少36人死亡,包括32名中国公民和四名朝鲜人,另外有两人受伤。

朝鲜处理这宗意外的方法十分高调:朝鲜最高金正恩先到中国驻朝大使馆,与李进军大使会面,并“表达对意外的哀痛”,之后又亲自到医院探访了伤者。朝鲜官方通讯社也发布了多张相关的照片,显示金正恩穿着白大褂,与医生商谈。

几天后,金正恩亲率朝鲜政府官员前往火车站,动用专列将3[……]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RFI:中国红歌会朝鲜车祸多传死者中疑有毛泽东唯一嫡孙

2018年5月1日 38 comments

一个星期前酿成32名中国游客死亡、2人重伤的朝鲜重大车祸,至今中国与朝鲜两国均没有如诺公布车祸细节与死伤者名单。多家媒体,以及中国微信和推特及脸书均有爆料,猜测赴朝团多是当年朝鲜战争期间赴朝作战的将军子女红二代,甚至有传毛泽东嫡孙毛新宇也在伤亡者中。但相关消息至今未得到中朝两国官方证实,也暂未见到毛新宇本人露面澄清。

据美国新唐人报道,酿成32名中国游客死亡、2人重伤的朝鲜重大车祸,至今已过去一周,但中国官方对遇难者名单仍讳莫如深。28日,有消息称,赴朝团多是当年朝鲜战争期间赴朝作战的将军子女,团体主干是中国红歌会,甚至有传毛泽东嫡孙毛新宇也在伤亡者中。但相关消息至今未得到中共官方证实,[……]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自由亚洲电台:朝鲜华人车祸,属左派网站所办旅行团

2018年4月27日 14 comments

朝鲜黄海北道早前发生36死两伤的严重车祸,及后证实丧生的中国游客,是来自左派网站“乌有之乡”的旅行团。但官方至今未交代详情及死者名单,而网上对事件的评论亦被大量删除,有网友猜疑,车祸可能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内幕。

发生在周日(22日)朝鲜黄海北道的严重车祸,有32名中国人及4名朝鲜人死亡,另有两名中国人严重受伤。大陆左派人士、北大教授孔庆东其后在微博表示,朝鲜车祸遇难的死者,已经证实是来自“星火旅游团”。亦有网友披露,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的主编刁伟铭亦在遇难者名单。不过,有关的内容很快便被删除。对于车祸遇难者的身份,大陆和朝鲜方面一直未有透露。

浙江维权人士陈宗瑶向本台记者反映,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美国之音:司马南谈赴朝红色旅游遇难的乌有之乡网站主编

2018年4月26日 37 comments

在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领导人历史性会晤即将来临之际,一辆载有中国游客的大巴4月22日晚在朝鲜南部的黄海北道发生严重车祸,32名中国游客遇难。遇难者来自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下属的星火旅行社,星火旅行社总经理兼乌有之乡主编刁伟铭已在车祸中遇难。

毛派文人司马南曾多次参加星火旅游团,游览俄罗斯、古巴等地。司马南表示,该旅游团为纪念抗美援朝65周年组织的这次活动,旅游点包括韩战期间交战最激烈的上甘岭地区,这是上甘岭首次对中国游客开放。下面是美国之音专访司马南的录音。

司马南:我了解一点,是乌有之乡组织的。乌有之乡下边有一个旅行社叫星火旅行社,星火旅游主要是组织一些红色旅游活动,比方说去俄罗斯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网传乌有之乡主编网友在朝鲜特大事故中遇难

2018年4月25日 42 comments

分类: 传闻 标签:

文涛:毛派的抗争

2018年2月20日 27 comments

毛派是由不同的个体组成,把他们作为一个群体进行简单粗暴的褒扬或者鞭挞,都是不负责任甚至有道德困境的。

要了解毛派,不能光看皮,还得入里。

我的这篇梳理文字对了解当代毛派生态,自认为有入门之助力。

拉拉杂杂,惟愿与同好共学。

​在大陆“毛派”的视界里,中共建政的后三十年,背叛了毛泽东时代的前三十年。

2015年9月8日,大陆毛主义者陆弃转发了一条微博,称洛阳爱国群众郑会路和龙女士因纪念开国领袖毛泽东被捕,“请全国左派声援!”

陆弃本名陈创,90后,金湖人,是毛泽东周恩来的忠实粉丝。


陆公子红色婚礼,著名核心红二代蔡小心先生担任证婚人

​他在江苏[……]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

白曼:谈番禺毛主义者案

2018年2月7日 6 comments

这篇文章托味应该多少是有那么一点的。有托味,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这个要辩证地看:一方面,托派强调的“工人民主”、“无产阶级自我解放”不过是马列ABC,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实践在官僚专断思想的指导下被弄得面目全非,强调这些概念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这不是“背历史包袱”;另一方面,正因为概念本身只是知性的,它在最初阶段是同感性生活隔离的,需要着手解决这一理论与实践不平衡的情况,跻身到工人斗争中去,去促进无产阶级自我意识觉醒,而非把“托派思想”变成一种争夺青年的空壳子。

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番禺毛主义者案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距离其中积极分子张云帆因遭当地警方拘禁各方面开始声援也已开始一个多月[……]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叙拉古之惑谈张云帆事件:权利的正确姿势——保守主义者眼中的“权利”

2018年2月7日 7 comments

关于张云帆被关押案,前几日已经就有所耳闻,当时看了一眼标题,心中就在嘀咕,张千帆老师怎么会和孔庆东为了一个学生的事而同框。于是我试探的问了一句:“这张云帆是个毛左?”在得到肯定回答后,也就释然了。孔庆东为了这种言论权利的呼吁,那是出于他政治立场的物伤其类,而张千帆师那是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对于权利的珍视,如同例行公事似的姿势站队。

本文无意对“张云帆事件”去做一个个案性的分析,说到底,这类言论权利受到打压的事,在中国可以说层出不穷,并无起眼之处,“张云帆事件”也不过是其中一起,唯一的特殊性在于他的北大的头衔。公众基于预期性落差,才使得这起案件和“雷洋案”一样引发为舆论事件。

对于他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许章润:保卫“改革开放”——2018年天则新年期许发言

2018年2月3日 39 comments

(许章润 著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1978年重启的大转型,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次改革开放”,连同此前两波“改革开放”,一个半世纪里,它们风雨兼程,构成了秦汉大转型之后,两千年来中国历史上最为重大的变革。时至今日,本当是最后收束时段,期期于踢出临门一脚,却没想不进则退。不仅“改革空转”,虚与委蛇的“假改革”流行,而且,打着改革旗号的“反改革”,不期然间,均同时出现。犹有甚者,“文革”势力沉渣泛起,从怀念那个扭曲时代的审丑起步,已到公然否定“改革开放”的地步。实际上,不惟难见“进一步改革开放”,而且,政道理念与治道策术方面多有倒退之迹。因此,号曰“改革开放”四十年,改[……]

继续阅读

致远社左翼青年季超超自称遭南京警方暴力执法

2018年2月1日 30 comments

左翼青年季超超:红星照耀荆棘路

我是季超超,南京中医药大学大四学生,马克思主义者,遭南京警方暴力执法。

我与左翼八青年有相同的立场——与劳动人民休戚与共。

我们也有相同的遭遇。

我在此公布我的全部经历——让你看到,当代马克思主义者面临的艰难险阻。

也让我们左翼青年昂首挺胸站在人民面前。

我是五千八百万留守儿童的一员。父亲在大年夜仍旧冒着风雪讨要工钱,最后的几里山路,推着没油的摩托一步一个脚印走回来。

8岁的我在漆黑的家里,望着窗外温暖的灯火,静静掉着眼泪,等他归来。

十多年后,毕节的四兄妹喝农[……]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西西河老广:捣毁致远社

2018年2月1日 23 comments

南京公安局成功捣毁了南医大的马克思主义学会致远社,罪名是阴谋颠覆国家政权。证据是当场查获存有资本论等马克思著作电子版的电脑若干,警察在电脑里搜出这些电子资料后,得意地指着这些,对被抓的学生说你们这是颠覆国家政权。

学生被拘留,随后释放,然后警方定期去学校查这几个学生,每个月上门,要学生交待自己这一个月来的活动情况,包括每一天去了哪个教室,见了哪个人,都要交待。警察叔叔说了,敢不配合,要让他们毕不了业。

哦,对了,南医大致远社被查的原因,据说是他们几个学生组织了义诊和免费按摩活动,服务对象是农民工、环卫工人、外卖小哥和出租车司机等等底瑞人口,然后被警方察觉了,怀疑他们在搞阴谋活动。然[……]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冬夜的火把:“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全记录

2018年2月1日 4 comments

最近,八名青年因参加广东工业大学的读书会被拘捕和追逃的事件造成了不小的舆论反响,众多呼唤正义的学生和社会人士接连为青年们奋起声援。

针对读书会和公益活动和组织参与者的思想来追究刑事责任,“八青年事件”无论是在事件处理严厉程度还是舆论声势上都前所少有。2017年11月15日警方闯入读书会现场至今,事件仍然没有得到警方的公开响应,张、孙、郑、叶仍处于取保候审期,其他四位青年,仍被网上追逃。

本文综合自各媒体平台公开信息,整理出其中的重要环节,力图呈现整个事件的清晰脉络。

▶ 2017年11月15日

张云帆等人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保安突然闯进教室,[……]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胡见鑫:左翼青年的派出所奇遇记

2018年1月31日 51 comments

大家好,我是胡见鑫,南京中医药大学15级中医八年制学生,马克思主义者。

《左翼青年季超超:红星照耀荆棘路》里面的季超超是我同学。

我作证他真的被警察打了,出来时脸都是通红的。

黄纪苏老师说:“作为第三方,我们可以一点不相信学生,但不能一点不相信警方。”

这人大家可以自行百度

我和超超想的一样,“如果我一直沉默不语,左翼社团“致远社”就这样被无声摧毁,那些读书会、那些义诊、那些紫金山上的歌声就好像从来没存在过。”

我必须贴出自己在派出所和被喝茶的四次经历。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一、2017年8[……]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

张云帆读书会事件中被网上追逃的四名青年之一黄理平: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

2018年1月24日 23 comments

我叫黄理平,是张云帆读书会事件中被网上追逃的四名青年之一。

毕业后,我在大学城工作生活,一次跑步到广工,遇见一群阿姨和学生在跳广场舞。

她们很像我的妈妈——显而易见的底层劳动妇女。

显而易见的来自农村、工作辛苦、工资微薄。

就这么简单,我开始和她们一起跳舞,做游戏,力所能及为她们服务。

她们常常十几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宿舍,有的宿舍甚至还住了好几对夫妻;

她们渴望融入这个学校,但是从来没有人意识到她们的存在,她们常常自嘲校园里的流浪猫都比她们的存在感高。

她们在广工工作好多年了,有的人却还从来没有坐过地铁。

她们为了孩子过得好点,自己过着苦行僧般的[……]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