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左派’

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2018年1月17日 18 comments

尊敬的某老师:

感谢您此前对北大毕业生左翼青年张云帆一事的支持!正是您的仗义执言帮助张云帆于12月29日得以取保候审,获得暂时的自由。

除张云帆外,另外3名被刑拘的左翼青年学子也得以相继取保候审。本以为此事已暂时平息,舆论呼吁获得了暂时的胜利。

然而,番禺警方又将4名左翼青年列入网上追逃系统,誓要将读书会的参与者都打入牢狱。这4名青年包括张云帆的女友、北京大学2016届毕业生顾佳悦,以及另外3名青年学子。

对此,张云帆觉得无论如何不能再沉默,他勇敢地将事实真相公之于众,作为对此前支持他的师友和社会热心人[……]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自由亚洲电台:传北大左派张云帆遭番禹警方抓捕后被迫承认「有极端思想」等罪名

2018年1月17日 7 comments

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去年11月在位于广州东郊的广东工业大学校园举办读书会,被番禺警方抓走后一直未有音讯。本周一(15日),一封题为「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的公开信,在网上流传。

张云帆在信件的开首先答谢北京大学多位的师长校友、著名左派人士孔庆东、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徐友渔和陈洪涛等四百多位社会人士。他指,各人的「仗义执言」使自己可以重见天日,得到释放。

本台无法证实公开信的真伪;不过,去年12月,本台记者曾致电广州番禺公安分局小谷围派出所,询问张云帆一案的进展。对方当时称,如果是要采访,需要找公安分局专门对外的部门。

张云帆刑拘期满后再遭秘密关押,期间国内多[……]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标签: ,

张千帆:言论自由不分左右

2018年1月1日 7 comments

11月,广州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捕了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申请批捕期限将近时,才有其家人找我,告知他是在一次大学读书会谈论“敏感”事件遭人举报,但并没有说明他本人的思想背景。我也没有多想,当即表示支持。

近年来,因言获罪者多矣,广州警方的行为有明显违背中国宪法第35条的嫌疑。此事的法理极为简单——事实上,中国绝大多数事件无需法理,只需常识即可判断。我当时说了几点:首先,需要确认张云帆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如果没有,则几乎不论他说了什么,均属于宪法言论自由保护的范围,不能入罪。如果无罪,警方即应立即还其人身自由;即便要找个台阶,给予“取保候审”,也应立即让他回家,而不可“变更强[……]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小心右,但主要防左?北大左派张云帆办读书会被抓,引知识界联名信抗议

2017年12月24日 13 comments

北京大学毕业的左派人士张云帆,上月在大学校园举办读书会被警方抓走后,刑拘期满后再遭秘密关押。多位左派人士向警方发出联署公开信,要求释放张云帆。

据周四(21日)发出的公开信显示,去年在北大毕业的张云帆,上月15日晚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参与读书会时,被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并将他和数人刑拘。到本月15日刑拘期满后,番禺警方改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公开信显示,中国著名左派人士孔庆东、司马平邦等人,以及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都有联署。

据了解事件的知情人陈先生对本台记者透露,今次一共抓了三个人。他认[……]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荣剑:比深红更红的是什么红?

2017年7月12日 2 comments

前几天,钱钢先生推出了“2017上半年语象观察”,我在推荐阅读时写了如下评语: 钱钢的语象观察理论非常精辟和精彩,从语象的色谱变化和温度变化,观察中国的政治走向,具有无与伦比的可信度。值得专门提到的是,2013年,浅蓝话语和浅红话语还处于博弈状态,而2017年,浅蓝话语几乎被全部清除出话语领域,现在完全是为深红话语所笼罩,由此可以判断当下的政治状态。特别关注,特别推荐!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篇文章只存在了几个小时便消失了。

钱钢先生所创立的语象观察理论,把流行于当下的政治话语分为四种色彩,深红是毛时代流行的话语,浅红是改革开放以来流行的当政者话语,浅蓝是这些年来民间流行的宪政话语,深蓝应[……]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遭左派围攻,作家方方谈《软埋》的“软埋”

2017年6月27日 14 comments

纽约时报

4月底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路遥文学奖颁奖典礼上,评委们把大奖颁给了湖北作家方方的《软埋》,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位土改中失去惨痛记忆的老妇人的故事,评委们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她固然不是选取土改题材的唯一作家,但她却是把同类题材处理得恰到好处的作家,让批判性与文学性打到了很高程度的融合。”

就在这部小说获得这项民间奖项的前一天,在方方的家乡武汉举办了一场针对小说的批判会,亲身经历土改的老革命、工人、农民、解放军指战员,及其后代参加了该会。武汉钢铁厂原组织部长殷学元发言说,方方污蔑土改,意在颠覆共产党。座谈会上还挂着一个大横幅“《软埋》是一株大毒草”。

不久,中国一批极左派人物[……]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红色堂会那些事儿

2017年6月2日 12 comments

作者: 娃厨

那些租借大会堂、钓鱼台场地展开的红色堂会,除了展示‌‌“情怀‌‌”,更重要是为生意。

​​​2016年5月2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交响演唱会,参演团队是外号‌‌“红色天团‌‌”的五十六朵花少女组合,演出中出现了大量文革题材的节目以及舞台背景。

5月6日,作为举办方之一的中国歌剧舞剧院在官网上发布声明,认为该院上当受骗了。


中国歌剧舞剧院官网声明


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员会声明


中档价格的演出票


大屏幕展现主席像章里的经典图案


北京地铁媒体上播放的宣传短片

这场红歌盛宴的主打歌就是《大海航行[……]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不忘初心

2017年5月18日 22 comments

谢邀。

今年年初,我一个在安徽滁州开广告公司的朋友,手里剩了一块广告牌。

他想空着也不像话,自己还是个左派,就设计了一幅海报,上面挂着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巨幅画像,之后旁边写了两行字。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

全程全自费,无任何法律纠纷问题。

结果挂上不到一周,让政府摘了。

他本人也是犟的一笔,和政府杠上了。市委推治安,治安推宣传,市宣传推省宣传。跑到合肥找省宣传,省宣传让我们走”正当上访程序”。

就因为这事儿,他被国保支队请去喝了N次茶。我也有幸陪客,喝了一次。

所以我感觉这事儿吧。怎么[……]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图片, 传闻, 笑话 标签:

薩德風波的最危險之處

2017年3月14日 5 comments

吴戈

國內民間「自發」抵制韓國的手段,恐怕達不到迫韓國停止部署薩德系統的效果。

薩德風波既不是真正被傷害後的正義反擊,也不是對國家利益,以及國家間利益衝突、平衡和調節規律清晰認識下的策略,更無視當前國際社會公認的一些起碼準則。在國內政治上,它是極左勢力為生存和奪權而歇斯底里,煽動、操縱和利用國內公眾盲目、愚昧而狂熱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表演的一場鬧劇。

即使不是合謀,最高層也明顯放縱甚至有意配合和庇護了這種鬧劇。其原因包括但不限於:高層飢渴地需要狂熱民族主義經由愛國─愛黨─愛政府─愛領袖的偷換邏輯刻意誘導,轉化為政治合法性和廣泛民意支持;高層自身對國家利益和自身實力的認識,已因[……]

继续阅读

中国红二代网红恶言威胁港七警案法官

2017年2月21日 8 comments

在香港亲中团体近日上街抗议,表达对七名港警因在2014年79天的占领行动期间殴打示威者被两年徒刑不满。中国大陆一位红二代微博网红星期天称,愿为殴打判案英籍法官的人支付一万元人民币,引发外界强烈反应。

香港区域法官杜大卫2月17日对包括总督察在内的七名警员占领运动期间殴打示威者的“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监禁两年的判决,引发中国大陆一些官媒和左派人士的攻击,指责英国籍的杜大卫的判决“诡异”,是“偏哨”,香港司法界仍严重“殖民化”。

前中国开国少将、原陕西省军区政委蔡长元之子、“红二代”“五毛网红”蔡小心近年活跃于微博,是所谓“正能量”代表人物之一。蔡小心星期天在微博转贴一篇有关七警案判[……]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动向》极左复辟,义和团复活 —— 党国走在黑恶化的路上

2017年2月20日 2 comments

作者: 吴祚来

有人说今年的春晚有七十年代文风,而整个二〇一六年,文革回潮已非常明显,中共会退回到文革吗?当然不可能,他们只是借用文革的手法与方式,用民间的极左打击右边敢言人士而已。习近平对极左力量的兴起是乐观其成的态度,如果把他助推到毛的圣坛上,也许正是他本人的中国梦。

春晚:党文化复兴“繁荣”

鸡年春晚我第一次完全没有看,只能通过朋友圈的观感,来感受春晚。譬如有统计数字显示,东北地区观众高达百分之八九十,而南方城市最低达到百分之十左右,整个收视率非常精准地从北向南递减。

我形容这个统计数字,实则是主动接受洗脑的数字,也是中国因政治洗脑造成的脑残比率图表,越蒙昧的地方[……]

继续阅读

长平:如何清除“薄、王”遗毒?

2017年2月17日 3 comments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生犯了任何错误,都要给老师写检讨。检讨不能就事论事,而要进行深刻的思想挖掘——这并不困难,无论是上学迟到,吵嘴打架,还是考试不及格,思想深处的问题都是同一个:“四人帮”的遗毒(或“流毒”)还没有肃清。

那时我们觉得,“四人帮”真是无所不能的恶魔,他们知道我们将要犯的所有错误,早早就遗下了毒给我们,而且还难以肃清。

“‘四人帮’的遗毒”成了一个笑话,但是“‘文革’遗毒”遗留下来,官方和民间都热衷于此说。有些人仍然认为这毒来自“四人帮”,有些人则认为来自毛泽东,但更多的人笼统地认为来自当时的社会。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发生后,《人民日报》发表著名的“四二六”社论,[……]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我为什么不愿意跟毛粉交流了

2017年2月16日 11 comments

作者: 胖佑胖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个以大连人为主的微信群里看到一个群友被毛粉骂的记录。觉得毛粉是一群思维很奇怪的人,出于一个作家对不熟悉的事物的好奇心,于是要求那位被骂的群友把我拉进一个一个毛粉群,现在我还记得那个群叫做‌‌“大慧悲贤‌‌”,群主是个和尚。

有人问了,和尚还能是毛粉,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不是对佛教有巨大的伤害吗?和尚居然会崇拜‌‌“无神论‌‌”者毛泽东?呵呵,你还真别不信,这个和尚不仅是‌‌“毛粉‌‌”,而且四处宣传毛泽东是菩萨。我进了这个群以后,当然要跟这个群主有番辩论了。我问这个群主,你说毛泽东是菩萨,那么,大跃进饿死那么多人是咋回事?历次政治斗争尤其是文革死那[……]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2017年2月6日 4 comments

作者: 胥志义

对西方国家的攻击,“中国左派”有两种观点,一是西方国家对落后国家实行经济“封锁”,使落后国家经济长期落后。二是西方国家的发达和富裕,是建立在对落后国家的经济“侵略”之上。但经济“封锁”与“侵略”是相矛盾的。经济上封锁了就无法侵略,侵略了便不是封锁。

何谓经济“封锁”?国家之间无经济往来是也。具体说来,便是国家权力截断商品资本技术劳力的跨国界流动。这种截断,如果是本国自己所为,或可称“封闭”,如果是其它国家断其往来,才能说是“封锁”。不管封闭还是封锁,其实质就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既然不往来,你先进还是落后,都与他人他国无关。你自己封闭,是你自甘落后。他人[……]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谁在定点清除妄议毛者

2017年1月27日 15 comments

作者: 刘未未

近段时间来,大陆网络的氛围有点诡异,在网络上妄议毛泽东和毛时代的公职人员,稍微有些影响力的,基本上都会被定点清除。用媒体人石扉客的话说,当局在以“现场办公”的效率处理这些妄议者。最近被清除的有两人: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河北省石家庄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版权局)副局长左春和。前者2016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123周年当天转发讥讽毛泽东的微博(认为毛做的最正确的事是他死了,前面列出因其政策死亡的人数),毛粉(毛泽东支持者)连日声讨,今年1月4日到校外抗议,山东省政府1月5日即公开表示,解聘其政府参事职务。后者也在微博上讽刺毛泽东(暗讽毛创造了最大邪教,万人拜魔),[……]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