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张雪忠’

张雪忠:鲁迅、柏杨和龙应台等人的国民性批判错在哪里?—— 兼谈文艺和知识的区分

2015年11月4日 13 comments

        (作者按: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表明,国民性这一概念,以及所谓的国民性批判,完全是知识不足的产物。人们如果缺乏适当的方法和必要的知识,但又企图解释社会现象或解决社会问题,就喜欢臆造各种毫无解释作用的伪概念,提出各种徒劳无功甚至遗害无穷的怪主张。国民性批判及其各种素质论的变种可谓流毒深远,它们最大的危害,就是将各种政府治理危机渲染成社会道德危机,从而妨碍公共政策的检讨与改进。文章采用对话体的形式,只是为了写作的方便。)

 

        友人:过去一百年来,中国的不少文化名人都曾主张通过国民性批判或改造,来改变中国人的文化特质和精神面貌。在这方面,鲁迅、柏杨和龙应台三个人,被不[……]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张雪忠:中国的政治局势与前途

2014年8月14日 11 comments

(作者按:最近一段时间,我曾在不同的场合,与多位朋友谈及中国的政治局势与前途。我们的观点各有异同。这篇文章只是我个人观点的记录,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准确表达他人的观点。尽管我在闲谈中说得比较随意,但在本文中,无论是表达我自己的观点,还是批评他人的观点,我将只进行合乎政治学专业水准的理论分析。我不会用哪怕一个字,去讨论形形色色的宫廷秘闻,或是其它道听途说的消息。另外,由于文章内容涉及不止一个主题,采用对话式的文体,或许比一般的政论文体更合适一些。)
友人: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人们对新一届领导人的施政方向,特别是对习的政治理念,有各种各样的解读,你自己的看法是什么?
张雪忠:这是一个很大和很难[……]

继续阅读

张雪忠:革命不能告别 — 关于中国政治问题的一次对话

2014年2月19日 没有评论

(张雪忠按:半年前,我曾与几位朋友茶叙,谈到了中国人是否适合民主,以及革命与改良的关系等问题。我将自己的谈话内容记录下来,记录稿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两部分均可独立成文。上半部分对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说法进行了一般性的理论评析,并以“中国人配得上民主吗”为题公开发表过。这篇文章是谈话记录稿的下半部分,主要讨论革命与改良的关系问题。近年来,我曾与我的朋友赵楚、温克坚等人.多次讨论革命、改良以及中国的政治转型路径等问题,他们的见解给了我诸多教益和启发,我在此对他们表示感谢。)

下半部分:革命不能告别

友人:在中国,随着网络乃至社交媒体的出现,当局已无法控制和垄断信息的传插,越来越的人开始认[……]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张雪忠:中国人配得上民主吗? — 关于中国政治问题的一次对话

2014年2月19日 没有评论

(张雪忠按:前几天和几位朋友茶叙,聊到了中国人是否适合民主的问题,当时我较为详细地谈了自己的看法。现将我的谈话内容记录下来,以供大家参考。记录稿分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对认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说法,进行了一般性的理论评析,下半部分则主要是对中国政局的一些具体看法;两部分文稿均可独立成文。)

上半部分:中国人配得上民主吗?

友人:有一些认为,中国不可能实行一人一票的民主政治,因为中国人的素质,或者中国的文化,并不适合实行民主政治;如果中国勉强进行民主选举,就会使国家陷入混乱与动荡,最终又会回到专制或独裁统治。对于这种观点,你是怎么看的?

张雪忠:这种观点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实际上[……]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张雪忠:《新常识》 序言 一党专政的性质与后果

2013年10月16日 1 条评论

张雪忠:《新常识》 结论&附录 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结论

我相信,我的这本小书已足以表明,中国共产党只是一群国民主权的篡夺者,它在中国实行的一党专政统治,是一种毫无正当性的权力僭越,也就是说,是由一帮缺乏正当统治权的人所实行的非法统治。
中国共产党既然是国民主权的篡夺者,就必然要剥夺国民自由选任执政者的权力,不可能容许任何政党竞争。为了使自己的专制统治不受挑战,它甚至还要进一步剥夺国民的结社权,以压制国民采取共同行动的自由。
用武力篡夺的权力,也必须用武力来维持。中国共产党所奉行的军队政党化原则,已使由全体国民供养的中国军队,彻底沦为执政党的党卫军。这种迫使军队与人民为敌的做法,既扭曲了军队的本性,也辱没了军队的荣誉。
专制统治者不[……]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十章 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十章

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全体国民是国家主权的正当享有者,政府的组建以及政府的形式和权限,都应该是出自主权者意志的产物。宪法即是这种主权者意志的体现。宪法既是政府得以产生和取得权力的根据,也是国民用来约束政府行为的根本规范。
立法机构是政府的组成部分之一,其立法权限也应由宪法所界定,不得超出宪法规定的范围。立法机构制定的法律若是与宪法相抵触,就不应该发生效力。否则,就意味着立法机构可以超越宪法所赋予的立法权限,并可以随意侵害或削减宪法所保障的公民权利。
若要认定立法机构制定的法律是否与宪法相抵触,就必须对宪法和法律进行解释。基于任何人不得担任自身案件的裁判者的原则,这种法律解释[……]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九章 代议制与责任行政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九章

代议制与责任行政

在基于普选的代议制民主政体中,全体国民通过定期选任自己的代表,行使对国家事务的最终控制权,成为支配政府行动的主人。
在这种由一切人治理一切人的自治政体中,所有阶层的国民都能在某种程度上参与政府管理,并分享从政府管理中得到的教育和锻炼。
在经由普遍的选举所产生的代议机构中,每一部分的国民都有自己的代表,每一个人都可以指望有人把他想说的话说出来,并且是当着反对者的面,经受相互辩驳的考验。国家之中的每一种利益和每一种意见,都可以在不同的利益和意见面前,充分展示自身的论据和力量。在这里,国民中占优势的意见明白无误地显示它的优势,政府的任何有违民意的政策或措施都[……]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八章 人民代表大会是虚假的代议机构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八章

人民代表大会是虚假的代议机构

立法机构既然不能在立法中对部分国民进行歧视,也就不应在立法中让部分国民享有特权,因为让部分国民享有特权,即是对其他国民进行歧视。但中国的现行宪法,却对一群具有特定政治身份的人,即中国共产党的成员,赋予了一种垄断国家执政权的特权。
一部公然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进行政治歧视的立法,竟能在中国出现并延续至今,其原因只有两种可能:(1)中国人具有自甘轻贱的本性,因此乐于通过立法将自己置于受歧视的地位;或者(2)制定现行宪法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只是一个虚假的代议机构,根本不能代表中国人民的意志和利益。只要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稍作考察,人们就不难发现,后者才是[……]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七章 代议制民主政体与专制政体的区别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七章

代议制民主政体与专制政体的区别

一个国家的民众,作为一群聚居在一起的有理智的生物,他们之所以组成国家,是为了改善自己的境况,而不是为了恶化自己的境况。如果人们在尚未组成国家时,都可以在不受他人侵害的前提下,增进自己的财产,追求自己的幸福,并通过与他人的合作促进彼此的利益,那么,在组成国家之后,人们的生命、财产和自由,就应该得到更有效、更确当和更充分的保护,并且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也应该变得更便利、更广泛。若是在国家组成之后,人们反而变得更不自由,财产权更不能得到保障,那只能是因为国家主权不再掌握在全体国民手里,而是已经被少数人所篡夺。
人们组成国家的目的,是为了全体国民共同[……]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六章 党化教育的实质及危害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六章

党化教育的实质及危害

中国共产党作为篡夺国民主权的专制统治者,一直通过严密的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剥夺人们的表达自由,压制人们的公共讨论,以使人们难以认清篡权者的真实面目,也无法看到篡权行为导致的种种恶果。不过,仅仅是限制或禁止人们的公共讨论,仍不能让专制统治者完全放心。为了使自己的专制统治高枕无忧,他们认为还必须让人们的心智,始终处于愚昧无知的状态,从而彻底失去进行公共讨论的能力。
专制统治本是人们绝大多数苦难的根源,但统治者却要竭力使人们相信,它是人们幸福的保障。这种颠倒黑白的欺骗,只有在人们普遍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得逞。但一个人若是已经获得了独立思考和自[……]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五章 国民主权与新闻出版自由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五章

国民主权与新闻出版自由

在一个国民主权被少数人篡夺的专制国家,多数国民是纯粹的受压迫者,他们并无选择和更换执政者的权力。少数垄断政治权力的专制统治者,则将利用手中的权力,以多数国民的利益、自由和尊严为代价,明目张胆地逐取自己的私利,寡廉鲜耻地放纵自己的贪欲。
与专制国家不同,在一个主权在民的民主国家,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可以通过公开和竞争性的政治选举,自由选任执政者。自由选任执政者的权力,既是国民主权的主要体现,也是国民利益的重要保障。不过,如果国民作出的选择不够明智,被选任的执政者能力低下或是品性恶劣,这一权力的作用仍将大打折扣,甚至有可能完全落空。
全体国民作为主权[……]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四章 国民主权与军队国家化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四章

国民主权与军队国家化

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的授权,是执政权唯一正当的来源。任何政党要想合法地取得执政权,都只能努力制定符合国民利益的政策,并向国民阐明自己的施政计划,以说服国民将执政权授予给自己。
从相互竞争的不同政党中,选择适合执政的政党,是国民行使主权的主要方式。如果一个政党用武力压制甚至消灭其他的政党,它就不但侵犯了其他政党(及其成员)的平等政治权利,而且也侵犯了全体国民的主权,因为它已经剥夺了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选任执政者的权力。
实际上,政党完全不应拥有专属于自己,或是只听命于自己的武装。如果政党拥有自己的武装,并在政治竞争中动用武力,就必然会使国家要么处于内战状[……]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三章 国民主权与结社自由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三章

国民主权与结社自由

在中国,除了长期垄断执政权的中国共产党,还有八个所谓的“参政党”,但这些党派的存在,并不能掩盖中国缺乏政党竞争和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事实,也不能掩盖中国的国民主权已被执政党篡夺的事实。因为,这八个党派均在各自的章程中,明确表示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它们和共产党并无任何政治竞争关系,更没有成为国民选任执政党的替代选择。面对国民主权被执政党篡夺的事实,它们不但不去反对执政党的篡权行为,反而极力支持和粉饰这种篡权行为,而国民却仍要为这些被阉割的政党,年复一年地提供巨额的活动经费。可以说,这八个所谓的“民主党派”的存在,非但没有减轻中国人受到的压迫,反而加重了中国人[……]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

张雪忠:《新常识》 第二章 国民主权与政党竞争

2013年10月16日 没有评论

第二章

国民主权与政党竞争

国家主权属于全体国民,但如果国民数量太多,分布地域太广,他们就不能总是聚在一起,直接行使主权。他们需要将部分权力,委托给他们之中的某些人去行使,以便进行国家的治理。这就是政府权力和执政权的由来。被授权的执政者,只能根据授权的目的,行使被授予的权力,他们既不能违背授权的目的,也不能超出授权的范围。主权者把执政权委托出去,其主权本身并不因此有任何减损,因为权力委托不是权力转让。主权者只要认为有必要,就可撤回对原先选定的执政者的授权,并另行选定新的执政者。
与主权者对执政者的自由选任相对应的,是不同的政党(作为潜在执政者)之间的自由竞争。执政权的授予是为了主[……]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