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微信’

被微信伤的最重的男人——王五四

2017年3月16日 3 comments

不知道为什麽,王五四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上幼儿园时,他经常偷偷从牆缝鑽出去,跟着买票的大人进电影院看电影。成功多次之后被发现,管理员恶狠狠的对着他说: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做过微信公众号的朋友都知道,最难的环节就是涨粉和提高阅读量,如今随着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若干新型谘询平台的兴起,公众号文章阅读量和打开率日益下降的今天,有个男人从来不屑于这些东西。

2014年,他创建第一个公众号,文章多属于带强烈个人风格的辛辣时评。热爱他这种风格的粉丝们快速积累,文章篇篇刷爆朋友圈,阅读量频频突破100000+。

即使他搞一个新号,阅读量也是分分钟上万,纯粹粉丝自动转发,他是目前在微信公众号[……]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第一财经:微信小程序满月 “新生儿”失宠

2017年2月19日 3 comments

1月9日推出小程序以来,微信的新生儿已经“足月”。与“出生”前的众星拱月相比,小程序显得有些落寞,这个“新生儿”能否承载微信之父张小龙庞大的线下野心,一切仍还是未知。

正如父母的期待常常让孩子感到不能承受之重,对小程序而言,或许是承载了用户以及开发者的过高期待,在数据表现上也难言理想。

冷清的满月

“选择这个时间点其实蛮尴尬,整个过年期间都是低谷期,大家在家过节,除了像微信的社交App以外,其他应用用户量和黏性都不大。”一位开发者无奈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不少小程序都面临着相同的情况:与1月中旬数据相比,过年期间,新增用户量放缓。

大众对于小程序的期望值呈现抛物[……]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王亚军:“你们幸福着吧,我退群了”

2017年2月18日 7 comments

“你们幸福着吧,我退群了”

连着三天退掉了多个加入五年以上的群,一个是行业群。

进入这个行业群大约有七八年时间,目的基本上都一样,建立关系网,拉业务,但谁也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当然,其口号还是很冠冕堂皇的“行业交流”。

行业交流?交流什么呢?哪个企业主不是都把真正的赚钱手段当做核心竞争力视为商业机密绝不外传?

只剩下每天风花雪月,扯淡八卦,任何让“普通人”觉危险的话题,都会被一群人勒令删除抑或遭遇到围攻指责,群规曰:不谈政治

而那些在脸上贴着“大师、专家”整日里满口官话新名词的人又几乎全无任何一个成功的实体经营,懂的人不信,知道他们不过是在别人的成功里掏摸总结出所[……]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虎嗅网:微信小程序发布一个月,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

2017年2月10日 16 comments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张小龙身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微信小程序发布一个月,一开始的大红大紫居然渐归沉寂,曾经的风光无限已无人谈起,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这真像一场噩梦,一切都可怕地颠倒了。一款微信的战略级产品,本来应该万人瞩目,应该火遍中国,应该让人爱不释手,应该改变这个世界。微信小程序本应是彻底改变中国互联网行业走势、创造新时代风口的产品,因为微信历来的战略级产品都改变了世界。

小程序的开发交流群仍然每天活跃着——群管理员时刻不离为大家鼓劲。开发者的心态却各不相同——有人刚刚踏入这片领域想大展拳脚,有人正在项目的重压下气喘吁吁,也有人对小程序彻底失望,按下了退群的按钮。

微信小程序发布[……]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天狼孤星:别了,我的同学群!

2016年12月14日 28 comments

昨天一大早,我就从微信同学群里退了出来,满打满算我在里面待了整整一年时间。

去年初冬,有个老同学把我拉进一个我当年班级名称的群,一进去,哇!已经到了近四十名当年在师范就读的同学——要知道,我们班当年一共五十名,且已分手27年了!由于多是修改的实名,看到这些久违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庞,他们的动作举止、一笑一频、生活场景……一帧帧重新复活起来,恰如电影的蒙太奇镜头,在我的脑海里来回交替闪现,偶尔有个陌生的头像出现,大家心中便打起大大的问号:他(她)是谁?现在什么样子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同学们交流十分活跃,很快,大家都基本熟悉了如今同学们的各自工作与生活情况,那个极有才华又[……]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端传媒:微信审查——群聊比单聊更严,还不告诉你消息被拦了

2016年12月3日 3 comments

为进军拥有7亿网民的中国市场,全球社交网络巨头 Facebook 不惜秘密开发内容审查系统。然而,就算最终被中国政府所接受,Facebook 面对的将是一群审查经验更丰富的竞争对手,其中就包括稳居中国大陆社交软件龙头的微信——根据腾讯公司今年第三季度财报,微信全球用户数已达到8.5亿。

那么,面对众多用户和海量信息,微信具体是如何进行内容审查的呢?研究中国互联网多年的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The Citizen Lab)于11月30日再度发表报告,揭示微信审查系统的运作机制。

由于现行版本的微信要求用户必须在注册时绑定有效手机号,手机号码的所在地就成了筛选审查对象的方法。[……]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

自由亚洲电台:中文微信——一个应用,两个体制

2016年12月2日 2 comments

在中国大陆,腾讯的手机“微信”应用已经主导了大陆手机通讯市场,目前该公司要抢占海外市场。腾讯公司表示,微信在海内外会有不同版本,进军外国市场没有问题。有微信用户表示,大陆通用的是经过当局政治审查的版本,但海外用户通过海外版微信和大陆民众联系时,仍会受到中国当局的监视。

法新社12月1号以“中国通讯应用为应付新闻检查,实施‘一个应用两种制度’”为题,报道说,中国腾讯旗下的手机应用程序“微信”,近年来声势凌厉,占领了中国大陆的手机通讯市场。目前该公司正在向海外市场进军,微信在海外的版本叫直「WeChat」内容与国内的一样,但海外版本会有所不同。微信的中国大陆版本,因当局网络审查严格,过滤了诸[……]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每日经济新闻》一个草根微商暴富梦破

2015年12月15日 2 comments

从面膜到美妆产品、保健品,微商从诞生到落寞也就两年时间。这两年里,暴富传说一度刷屏,不断冲击大众的神经。但是,从今年4月媒体集体炮轰朋友圈“杀熟”之后,微商风光不再。

互联网的确颠覆了一些传统行业,起到了“革命性”的作用,但在微商这个领域,一度群魔乱舞,混乱不堪。如今,经历层级动销模式,面临式微的结局,靠发展代理赚钱而根本不管产品的营销,已经被市场证明:这种游戏肯定玩不下去。不少传统微商开始站在了转型的十字路口,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至少在半年前,微商的造富神话还一度震惊众人。如今微商遭遇的大溃败,让不少人成为这座庞大金字塔底的“炮灰”。

近日,在微商行业摸爬滚打超过一年的小[……]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电子商务 标签:

WittSay:最平静的话语乃是狂飚的先声——微商已死

2015年3月27日 1 条评论

走在街上随便找一个人,可能就是个“IT从业者”,话不出三句便和你大谈B2BO2OP2P,如果经验老到一点从业时间长一点还会和你扯扯用户体验,指着街上的广告牌告诉你这就是乔布斯回归时候提出的圆角矩形设计,可惜这块广告牌的倒角太大不美观,接到传单会和你说这是线上运营过剩导致的线下营销滞留现象,如果你表现的再感兴趣一点,说不定还会有意无意的给你透露一些互联网业界的内部消息,或者悄悄告诉你一个Number,让你好在开盘时赚上一笔,最后临走时突然想起来有句话忘了对你说,“兄弟,不妨看看我的手机扫描一下这个二维码,我们这个产品很好卖快脱销啦,我看你是个朋友才和你讲啊,就算你不懂推广卖不出去也能随便找下家,[……]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电子商务 标签:

美国之音:国外中国微信用户担心受到审查

2015年1月16日 1 条评论

华盛顿—随着中国移动信息产品向海外扩展,遭受中国的长城防火墙影响的不仅有中国网民,还有越来越多的国外用户。有国外网络权益组织说,采用必要的软件技术,似乎可以应对中国的网警。

1月13日,哈佛大学举行了一场有关中国长城防火墙国际影响的报告会。报告人内森•弗雷塔斯(Nathan Freitas)是移动通讯安全软件开发机构“捍卫者”(Guardian Project)的负责人,同时兼任哈佛大学内设的“博克曼因特网与社会中心”研究员。

近年来,中国腾讯公司推出的微信(WeChat)应用软件的用户数量激增,除了中国大陆用户外,海外用户据报目前约一亿人,因为同类中国公司以提供免费服务等手段为诱[……]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白名单来了: 腾讯称在微信朋友圈内分享的域名需要ICP备案

2014年12月12日 3 comments

【TechWeb报道】12月12日消息,今日腾讯官方发表声明称:根据互联网管理相关规定,即日起在微信朋友圈内分享的域名,请在2014年12月31日前完成ICP备案,以避免分享频率受到限制。

据了解,ICP备案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在网上从事非法的网站经营活动,打击不良互联网信息的传播。分析人士指出,此举或将对微信朋友圈分享低俗谣言等信息起到很好的净化作用。

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未取得经营许可证,擅自从事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或者超出许可的项目提供服务的,由所在地电信管理机构责令限期改正,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处违法所得3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55万[……]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朋友圈被传销笼罩 腾讯电商完败

2014年12月4日 没有评论

老铁

有些时候我们以为手握流量万事大吉,却万万没想到流量并非万能。腾讯觊觎电商已久,当年推拍拍,宣布永不收费,并利用腾讯旗下各种入口进行流量导入。当年有舆论称QQ的弹窗足以支撑腾讯的电商大计。现在想想还很是荒唐,对于电商行业而言流量自然是重要的,但也告诉我们单纯流量缺乏完整购物生态其流量多数是无效的。

可腾讯貌似没有完全吸取拍拍失败的教训,转而把宝押在了移动大热门微信上。于是,这一年腾讯以微信为核心继续在走QQ的老路,一味追求流量用户的刺激,也正在尝试用流量以及所谓的海量用户去绑架用户以及其合作伙伴。其本质上同样是在走当年PC时代以QQ为核心的拍拍的老路,即错把社交流量当成进军电商[……]

继续阅读

分类: 科技 标签: ,

微信正拉低中国社会的整体智商

2014年11月25日 5 comments

文/李光斗

社群原指在某些地区或领域内发生联系的一切社会关系,也用来表示一个有相互联结的网络。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由于每个人都成为了一个自媒体可以自由的对外发声,信息通过体育场式社会进行网状传播,不同地区领域内有某些共同特质的群体也可以轻易的集中到一起,这样就形成了互联网社群。
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睡觉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浏览朋友圈,早上醒来第一件事也是刷微信,甚至朋友之间已经不再交换电话号码而只保留微信号了,微信对于人们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种通讯工具,更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一旦当微信出现系统问题无法发送消息的时候,整个社会都陷入社群焦虑和恐慌之中。[……]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叶匡政:用“莫谈国事”来管制谣言?

2014年8月10日 7 comments

网信办发布的“微信十条”,让大陆媒体一片哗然。普通公号禁发时政新闻,这里的时政新涵盖面很广,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说法,“包括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一言以蔽之,就是:莫谈国事。与老舍《茶馆》的情形还不同,那是茶馆自己张贴的提示纸条,这回却是官方的明文规定。
有意思的是,网信办却称,《规定》的出台有利于保护正当的言论自由,不知这句话是如何完成逻辑自洽的。这句完全不具简单自洽的话语,让人都不愿反驳。网信办解释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允许谣言、暴力、欺诈、色情、恐怖信息传播”,可是时政新闻属于“谣言、暴力、欺诈、色情[……]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令狐事件与帝国政争

2014年7月1日 1 条评论

节选自《一个大食使节的长安见闻》(Khumdan Travelogue)

作者:Ibn Fadlan

译者:易言

河南少尹令狐绪因为涉嫌贪污而被下狱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帝国的各个角落,并激起广泛的猜测和议论。在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帝国君主发起了一次整肃官场贪墨贿赂的运动,而因此被革职下狱的朝廷和地方高级官员不在少数。单从官阶上看,令狐绪这个河南少尹只是从四品的地方副职领导人,不仅赶不上刚刚被革职的历任三地节度使的尚书左仆射萧邺,甚至比之前下狱的一大批节度副使、观察使们都要逊色不少。

但所有人都明白,令狐绪不止是一个河南少尹,他还有另一重身份——朝廷重臣、先帝亲信[……]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