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政治体制改革’

薛化元:台湾为什么在三十年前选择走向自由化?

2017年5月20日 9 comments

1949年5月20日,台湾宣布临时戒严(Martial law),但是并未依法呈报政府中央核准,8月,省政府主席陈诚呈请行政院核准将台湾(纳入之前的全国戒严令)划为接战区域,中央政府核定后,1950年1月开始实施。而在戒严令下达之初,就制定了“台湾省戒严时期防止非法集会、结社、游行、请愿、罢课、罢工、罢市、罢业等规定实施办法”,限制人民的基本人权,直到1987年7月15日才告解严。当年总统蒋经国作为政治强人,同意解除戒严,是影响台湾后续政治发展的关键转折。

蒋经国当年决定解严,与国内外要求改革的压力有关。

“党外”与美国同时要求改革

1979年,美国不再承认中华民国政府,而以[……]

继续阅读

腾晓东:中国的体制改革已经失败,经济改革没有能够突破政治改革的屏障

2017年4月12日 22 comments

从今天的社会角度来看,中国的“体制改革”已经宣告失败。

1、始于1978年的邓小平经济改革,取得了长达三十年的“高速增长”,但是,“改革成果”并没有惠及全体普通民众,而是让权贵集团篡取了99%的经济果实。

2、既得利益集团依靠国家权力垄断,强行攫取了大量的土地资源、房地产市场、货币发行权和民企成果。进入2000年以后,中央的“改革”更是完全走形,国民经济被“房地产主义”所绑架,国家政策几乎完全倒向房地产业。

3、民营企业辛苦积累的发展成果被权贵集团一夜占有,中小企业被“雄厚”的国有资本暴力排挤并几乎完全边缘化。从上到下,整个社会都被房地产权棍绑架,政府失去了制定平衡市场发展的[……]

继续阅读

荣剑:中国社会转型的“福山路径”

2016年12月14日 6 comments

作者按: 本文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山重水复的中国”之第三部分,现再单独成文推出。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国内有专业性解读,但我以为都没有读出该书的要害之处,我所概括的“福山路径”,福山自己也未必认可,但这很可能就是中国目前正在展开的一条路径。

中国社会转型的”福山路径”

改革和革命是社会转型的两条基本路径,这对所有转型国家来说都是如此。改革一定是主动的,可选择的,可设计的,或者可调节的,後果可控的,而革命一定是被动的,不可选择的,无法预计的,後果不可控的。在改革已死、革命不能的情况下,中国社会转型会以什麽方式完成?在这里有必要探讨一下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动向》政治局常委会要废除?

2016年8月18日 8 comments

“废常”非同小可

风闻习近平有意废除政治局常委会。此事说来轻巧,实则非同小可。

在一九九五年——那一年陈云过世,邓小平健康状况恶化再也无力干政——以来的整个后邓时代,政治局常委会一直都是中共的权力要津、体制重镇。其在中共政体的地位之高、份量之重,迄今无其他党政军机构可相比拟。胡锦涛时代更堪称常委全盛时代,“九龙治水”,寡头专政,御用学者甚至将胡温治下的政治局常委分工负责制称之为“集体总统制”。中共十年一轮的换“代”交接班程序也被吹嘘为“当代禅让制”,它指的是上下两届常委会之间的“集体禅让”,而非两任总书记之间的职务交接,由此可见政治局常委会在中共政体内部重中之重的地位。毫无疑问,在[……]

继续阅读

智囊吹風政治體制改革:“可搞總統制”

2016年7月14日 20 comments

近日,有“智囊”之稱的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通過媒體討論中國政治領域的改革。他表示,“在黨的體系中,我們還要不要黨的常委制?從历史上看,從1934年到1956年中國是沒有常委職位的,只有政治局委員,后來有了書記處以后,書記處從職能上就替代了政治局常委的某些職能。目前我們是政治局常委和書記處這兩個部門并行,有職能重合之嫌。”“至于有人說,中國也可以借鑒總統制的一些制度形式,我認為也是可以考慮的選項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的6月16日,中共黨報《人民日報》介紹了包括政治局常委會在內的中共中央領導機構的历史演進,里面也提及政治局常委會在一段历史時期里被中央書[……]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枪指挥党:中国军部出书为政改献议 政治法治借鉴新加坡模式

2016年7月9日 25 comments
6298156bjw1f5gjgb6qs4j20cc0goab2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今年3月出版的《新加坡发展之路》,是中国近年少有的对新加坡政治、经济、社会制度优势进行系统化分析,同时借鉴新加坡经验,针对中国各方面的改革提出具体建议的带官方色彩刊物。《联合早报》上个月 20日独家报道了此书的出版,这里进一步深入探讨书中提出关于政治和法治两个最重要领域的具体建议。

《新加坡发展之路》由国防大学课题组撰写,课题组组长由中国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亲自担任。经过两年的酝酿,课题报告在2013年之前完成,正好赶上为刚上台的中共领导层献策的时间点。报告被提交到中共高层进行内部流传。

时隔三年,今年3月,《新加坡发展之路》获出版成书。

受访[……]

继续阅读

《纽约时报》沈大伟:中国政治改革无望

2016年6月2日 8 comments

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是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政治学和国际关系教授,撰写或编辑了逾30本有关中国的书籍。这些著作的主题涵盖军事、外交关系、中国共产党和对中国领导层的描绘。他最新的作品是《中国的未来》(China’s Future),虽然篇幅不长,但大胆地分析了可能会决定中国发展方向的一些事件。在接受采访时,他谈到了中国内部的弱点,它与其他列宁主义政权的相似之处,以及美国决策者和分析人士对中国日益失望的原因。

问:自拿破仑以来,世界上便充斥着有关中国的预测。还需要再多一个吗?

答:没人拥有能准确无误地预测未来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裴敏欣:中国的中产阶级即将要求重大变革

2016年5月28日 24 comments

(博谈网记者欧阳剑编译报道)5月26日,裴敏欣在《财富》(Fortune)上发表了同名文章,以下是原文译文。

一个有关中国的疑问就是其新兴的中产阶级为什么甘于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根据民主的基本理论,持续的经济发展会导致民主,而不是独裁的继续残存。

以中国的情况来看,这一规则似乎并不适用,至少至今还没有出现。根据不同的数据来源,2013年麦肯锡的研究显示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大约是城市人口的70%,而2015年8月对4万户家庭进行的权威调查则认为中国的中产阶级是2亿人。这部分快速增长的中国人口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见多识广的,精通技术的,所有这些因素都应该让他们成为政治变革的倡导者。

但[……]

继续阅读

《亚洲周刊》中共研议取消政治局常委制

2016年5月7日 13 comments

中共于夏天举行的北戴河高层会议,临近秋天举行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高层人事“卡位”战已经打响,为明年秋天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换届人事排兵布阵。中共高层最近出现改革呼声,要研议中共体制变革。习近平如果能顶住来自各方的角力干扰,强势主导人事布局,中共体制会有外人难以想像的变革,取消政治局常委制,破除“七上八下”年龄划线规则,废除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做法,都会循序推进。

踏入五月,中共政坛呈现又一个繁忙“政治期”,中南海风起云涌。二零一六年七月底八月初举行的北戴河会议临近,金秋举行十八届六中全会也不远了,高层人事“卡位”战已经打响,当下中共政坛人事变动,大都可以被视为是在为明年秋天召开的中[……]

继续阅读

蒋祖权:透过清末看历史

2016年4月17日 21 comments

清末,慈禧反对戊戌变法,是怕变法动摇大清和她的统治。

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后,慈禧主动变法改革,预备立宪,也是为保大清和她的统治。

慈禧变法改革不是为了老百姓,而是为保住统治地位。

古今中外,那些为保住统治地位的改革最后都没成功,法国路易十六,俄国尼古拉二世,大清慈禧,这都是活生生的案例。

历史嘛,都是恶人之间的博弈,古今中外都一样,不是恶人也抢不到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如今西方社会有了一套控制恶人的规矩,中国什么也没有。

中国老百姓总是恶人博弈中的受害者,受害者还最爱看恶人博弈的热闹,并不在乎身前身后的深受其害,或者根本就想不明白。

近代中国百年,唯一在恶人博弈[……]

继续阅读

罗世宏:中共体制的“韧性”,还剩几许?

2016年4月6日 14 comments

相对于台湾人的“小确幸”,表面上空前繁荣的中国大陆则充满了不确定性。一方面是总体经济指标的“超日赶美”,其综合国力的快速提升,连美国都感到备受威胁;而一向唯现实主义是问的英国,更在去年十月对来访的习近平,准备了超高规格的接待礼遇。另一方面,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升斗小民,大多数人心里对中国的未来会如何,都难免挂着大问号。
这个大问号,恐怕也是长期观察中国的专家无法摆脱的疑惑。
曾在一年前因为“中国崩溃论”而引起极大争议的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日前(2016年3月30日)在自己的新书发表会上解释,那篇刊登在《华尔街日报》的《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hines[……]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夏白鸽:110年前的中国宪政改革

2016年3月14日 5 comments

1906年1月29日是农历正月初五。春节刚过,中国派驻英、法、德、美的大使联衔发表声明,称五年内中国必能改行立宪制度。这一年上半年,中国派出的两路政治考察团马不停蹄地穿梭于亚、美、欧大陆之间,重点就是考察宪政。同是1月29日这一天,政治考察团中的一路正在美国华盛顿参观华盛顿故居。考察大臣戴鸿慈在日记中赞叹美国开国总统“自以身为公仆”,认为这是美国历代总统均遵循的原则。也许是有感于当时中国的政治体制,他感慨道:“诚哉,不以天下奉一人也!”

1905年7月15日,光绪皇帝发布谕旨,派考察团分赴东西洋各国,“考求一切政治,以期择善而从。”1906年两路考察团历时半年有余,遍访当时欧洲的十三个国[……]

继续阅读

《纽约时报》裴敏欣:腐败将迫使中国结束一党专政

2016年3月2日 4 comments

一些社会学者穷其一生研究小众话题。这些研究可能有助于让我们对影响我们生活的宏大力量有更多了解,但也可能不会。很多学术论文从未被人引用过。

但裴敏欣不存在这个问题。他的目标很高,而且直指要害,研究的是政治学领域里,能想到的最宏大的话题之一:中国共产党会以目前的威权主义形式继续掌权吗?在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担任政府学教授的裴敏欣称,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到2030年时,中国政府将和现在大不同,现行政党体制中盛行的腐败,会迫使它做出改变。腐败正是他即将出版的著作《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政权衰败的动态》(China’s Crony Capital[……]

继续阅读

羽谈飞:中国未来转型的几种可能方式

2016年2月19日 37 comments

我并不想传播真理,更不想兜售思想,只想与读者分享一种属于我自己的视角和思维,为了同一个目标,多一份微不足道的备案,可以让路径更清晰。

上篇

人类历史走到今天,世界潮流终于九九归一,任何国家都不再有“向何处去”的十字路口之犹豫抉择问题。自由向更加自由奋斗,民主向更加民主努力,文明向更加文明出发。这既是人类的普世共识,也是地球村准入许可的国家道德准则。中国当然也不应该游离其外。

民主自由与独裁专制之间不存在任何黄金比例安排,只有0或1的选择。这种选择也没有“渐进”一说,从来都是一锤子买卖。正如女人分娩一样,要么顺产,要么难产,要么剖腹产,万万不能附加条件地分段生产,否则,就是黑医[……]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10年前的中国宪政改革

2016年2月19日 4 comments

夏白鸽

1906年1月29日是农历正月初五。春节刚过,中国派驻英、法、德、美的大使联衔发表声明,称五年内中国必能改行立宪制度。这一年上半年,中国派出的两路政治考察团马不停蹄地穿梭于亚、美、欧大陆之间,重点就是考察宪政。同是1月29日这一天,政治考察团中的一路正在美国华盛顿参观华盛顿故居。考察大臣戴鸿慈在日记中赞叹美国开国总统“自以身为公仆”,认为这是美国历代总统均遵循的原则。也许是有感于当时中国的政治体制,他感慨道:“诚哉,不以天下奉一人也!”

1905年7月15日,光绪皇帝发布谕旨,派考察团分赴东西洋各国,“考求一切政治,以期择善而从。” 1906年两路考察团历时半年有余,遍访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