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文革’

蒋祖权: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认为自己有责任

2017年7月26日 18 comments

刚开始用微信的时候,加了很多群,后来发现信息量太大了,手机也卡,就退了很多群,现在只剩几个不太争论的小群分享文字,交流观点。

微信群就像一个思想散步的地方,散步也会踩到狗屎,微信群里也会遇到因为观点不同就骂人的。微信群里有一个比较撕裂国人的话题是关于当年“领袖”的:有人称他是灾星,有人称他红太阳,有人说文革都是他带来的灾祸,有人说那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一个人犯了那么多罪,却说成是犯错,到今天居然还能得到老中青几代追随者的怀念和吹捧。如此明确的是非善恶在这个时代都有很多人分不清楚,未来怎么可能往好的方向发展?这个状态真的很危险,老中青几代人的狂热延续下去会让历史的灾祸[……]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中国数字时代:清华《1966-1976年中国文化史论》课程停开

2017年7月12日 13 comments

吴超

今天看到朋友圈很多人在说《1966-1976年中国文化史论》课程停开了。我还在新疆旅游,忙碌一天回到酒店,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决定熬夜写一篇推送。

这是一门本科通识教育课程,是清华少有的较好的通识课程,选课时非常火,很多学生抢这门课。我没选上,最后选择去旁听。本科教育应该是通识教育,但现在清华的通识性课程本来就不多,而比较好的通识性课程就更少了,如今文革史课程停开,学弟学妹们能选的较好的通识性课程就少了一门。

《1966-1976年中国文化史论》是一门什么样的课程?作为一个旁听生,我就结合个人上课体验和大家分享一下这门课。

这门课其实就是讲文化大革命的那段历[……]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文革·清华·人性

2017年6月21日 6 comments

开篇

1966年六月初,笔者还在北京北部的延庆县参加“四清”,毫不知晓当时的清华园以及全北京已经翻了天。我们奉命草草结束工作,撤回学校,才发现校园里到处是大字报,已经“开了锅”。

笔者自中学到大学,一直到当研究生,都是属于“政治觉悟低”、“思想后进”的学生之列。不仅中学时未加入共青团,到了清华后,在班上也是从后面数的。好不容易三年级时被同学又拉又推入了团,此后就再没什么长进。因此,虽然已贵为研究生,“四清”时在延庆刘斌堡大队第四生产队,还是给一位女大学生当了下手。那时候,我在政治上十分幼稚,除了努力学习,紧跟“党的方针政策”外,从未有过其他的想法。

在刘斌堡的九个月,我对农民[……]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文革味,嘎嘣脆

2017年5月25日 4 comments

整场事件里最滑稽的莫过于马大中国学生会了,率先录视频爆出网络大字报以为能向祖国表忠心。没想事情越闹越大,马大被一干极左公号热炒为“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的大学,这帮人开窍发现情况不妙,自己有成为炮灰的趋势,开始呼吁“理性看待这次【个人言论】,不要【伤及无辜】”。点火之后真以为自己不会被烧到?文革味,嘎嘣脆。

THE LIFE OF LOH

然后再补充一句。。我并没有说马里兰大学想要故意搞个大新闻,只是分析了一下这种稿子竟然能拿出来讲的原因。因为马里兰大学不设立Valedictorian, 校长在介绍杨小姐的时候说了一句是Committee[……]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黎学文:若罪行得不到清算 宽恕便是伪善

2017年5月13日 5 comments

这两天,新凤霞之子吴欢在微博上提起他母亲文革初期被演员张少华抄家迫害的事实,引起舆论较大关注。而当年的作恶者现在的著名演员张少华,则以轻佻的口吻声称那时是“院里派我带人处理”予以回应。张少华不愧是“著名人民表演艺术家”,对青年时期的恶行毫无悔意,对受害者家人连一句道歉都懒得说,真是瓷国作恶者脸厚心黑的又一个样本。

几年前在微博上,我看到有网友人肉出了文革时害死著名艺术家严凤英的直接凶手在南昌的住址,便和一批网友呼吁对他进行揭露,一帮理中客马上跳出来说我们在学红卫兵,是对他人进行不正当审判,大帽子满天飞,弄得我们似乎比凶手还残暴。我以为:在文革罪行都不能公开的土地上,既然法律不能为受难者伸[……]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马前卒:为张铁生说几句话,他这辈子对得起所有人

2017年5月7日 11 comments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张铁生的信就是替当局回答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张铁生1973年写在试卷上的信向当局指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政治问题,即便其中掺杂着他的个人情绪,也绝不能忽视作为主体内容的真知灼见。现在如果有哪个中学生在放弃高考的同时,就当前社会局势上书言事,写到类似的深度和尖锐度,我认为也应该给他一个进修的机会,何况张铁生得到的进修机会还很一般呢?(铁岭农学院,定向分配回农村,换到现在也就是一个驻村干部到XX省农业大学进修2年,进修后回基层的经历吧)那么,张铁生的文章好在哪里呢?我们先回到毛选第一卷第一篇第一句: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红歌”、“红文”作者们的悲哀

2017年3月17日 4 comments

作者: 五丘

浏阳河弯过了九道弯
五十里水路到湘江
江边有个湘潭县哪
出了个毛主席
领导人民得解放啊咿呀咿子哟
……

红歌《浏阳河》,当年几乎家喻户晓,至今,演唱中还会听到。在红歌排行榜上它几乎是《东方红》的姊妹篇了。歌词都明白畅晓,曲调都优美动人,更重要的都是“民歌”。《东方红》陕北民歌,《浏阳河》湖南民歌。不同的是前者有时会写上作者“李有源”,而后者标上“湖南民歌”,没有作者。这更增添了歌曲的份量。你看,没有专门家,人民群众不照样歌唱自己的“大救星”,而且歌唱得这么动听啊。对此,笔者早有疑问:谁都知道,一首民歌的形成必须相当长的岁月。我家正好与“红太阳升起”的湘潭县相[……]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一个“狗崽子”的迷惘——惶恐的“红卫兵”经历

2017年3月13日 4 comments

作者: 李斌

惶恐的“红卫兵”经历

1966年8月,我看到毛泽东戴上了红卫兵袖章,便也想当红卫兵。当我戴上自制的红袖章,立马迎来工农子弟的冷眼,我心里沮丧,感觉自己的地位从此不一样了。好在我们学校的红卫兵很快分成了两派,造反派从属于“毛泽东主义红卫兵上海东北地区指挥部”,不太讲究出身,我就混入了其中。我会画画,组织了“钢刀”木刻战斗小组,创作了不少版画宣传品,数《造反有理》最出名。记得那天,我把整张的胶合板铺在地上,随便画一画,就拿木刻刀刻起来,再用全开的大红纸印出,画面上红卫兵右手高举《毛泽东选集》,左手紧握“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大旗。没过几天,来了一位老先生,说是中国艺术研究[……]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动向》极左复辟,义和团复活 —— 党国走在黑恶化的路上

2017年2月20日 2 comments

作者: 吴祚来

有人说今年的春晚有七十年代文风,而整个二〇一六年,文革回潮已非常明显,中共会退回到文革吗?当然不可能,他们只是借用文革的手法与方式,用民间的极左打击右边敢言人士而已。习近平对极左力量的兴起是乐观其成的态度,如果把他助推到毛的圣坛上,也许正是他本人的中国梦。

春晚:党文化复兴“繁荣”

鸡年春晚我第一次完全没有看,只能通过朋友圈的观感,来感受春晚。譬如有统计数字显示,东北地区观众高达百分之八九十,而南方城市最低达到百分之十左右,整个收视率非常精准地从北向南递减。

我形容这个统计数字,实则是主动接受洗脑的数字,也是中国因政治洗脑造成的脑残比率图表,越蒙昧的地方[……]

继续阅读

文革:只反清官,没反贪官

2017年2月18日 3 comments

作者: 顾土

这些年,贪官层出不穷,贪腐无处不在,因为对腐败的强烈不满,于是,很多人便将目光转回到文革。在网络的各种文字表达中,你会发现,将文革看作是反腐败的革命,把文革当做是批斗贪官的舞台,甚至形容文革是廉洁的温床,已经成为一种语言习惯。

可惜,30多年前的那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事实上与反贪毫无关系,不仅如此,文革还是以反对、批判、清算历史上的清官而拉开大幕的。

用清官海瑞为文革祭旗

1965年11月,姚文元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吹响了文革的号角,海瑞,这位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清官,300多年前以刚正不阿而著称的人物,被拿来为文革的祭旗。[……]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胡平:大力推荐杨继绳先生新著《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

2017年2月5日 4 comments

继2008年推出两卷本《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后,去年年底,杨继绳先生又推出新著《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也是两卷本,共32章,90万字,也是由香港的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我以为,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部文革通史。

第一部用中文写的文革通史是高皋与严家其合写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出版于1986年。杨继绳这部文革通史出版于2016年。其间相隔整整30年。杨继绳谦称自己是文革研究的“后学”。正如杨继绳所说:“后学有后学的好处,不需要从零开始,先行者的卓越工作是我的起点。”30年来,有关文革的文字可谓汗牛充栋。杨继绳为了写这部文革通史,单单是阅读量之大,就不能不让你佩服;[……]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卢麒元:文革的本质以及现实意义

2017年1月23日 13 comments

第一个部分:为什么要重新讨论文革。

早在去年,就与朋友们商量,纪念文革五十周年。今年春节,想要开一个公开的研讨会,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取消了。另外,一些对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有较深研究的学者,也感到现在就拿出研究成果恐怕会带来一些麻烦。因此,沉寂了。我也打算沉寂的,但经济危机来了。大危机,意味着大变革,我们需要理论准备。讨论文革,就是这个理论准备的一部分。显然,不能再拖了。

另外,改革出现了一些问题,用改革固有的思路很难解决问题。例如,林毅夫和张维迎的争论,产业政策(其实是权力)或市场(其实是资本)能解决问题吗?显然,没有了社会(人民)的参与,改革解决不了改革问题。解决改革问题的钥[……]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奇文共赏:张宏良对特朗普就职典礼演讲的点评

2017年1月22日 11 comments

  张宏良:特朗普演讲——新世纪的大众政治宣言
  
  看特朗普的就职演讲,让人激动不已,心潮澎湃,其中的精彩部分几乎全都是毛主席的理念,毛主席的语言,是毛主席逝世以来最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一篇国家领导人讲话。特朗普这个演讲的历史意义,不亚于当年美国的独立宣言。
  特朗普是毛主席逝世以来第一个指出“为人民服务”才是当今普世价值,才是核心价值观的国家领导人;第一个指出“当权派”是人民大众的主要敌人,人民大众对“当权派”造反有理的国家领导人;第一个指出要把管理国家的权力交给人民的国家领导人;还是第一个提出国家利益高于国际规则的国家领导人,只是在这个方面他与普京并列第一。总之,特郎普是第一个在[……]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警惕右纵容左 文革重来谁倒楣?

2017年1月16日 9 comments

作者: 乔木

中国的左、右,和国际的标准并不一样,有些方面甚至相反。在中共的革命历史中,被批评的右派投降、保守并不多,危害也不大,而一直被推崇的、最革命的左,一次次重复,危害尤甚。所以邓小平多次告诫“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左主要还不是对敌斗争、对外斗争,而是对内斗争、内部斗争,不管是革命时期的各种肃反,还是后来的文革。邓小平以及他的战友刘少奇、薄一波、习仲勋等,都是左祸的受害者,毛临死前还在发动反击邓小平的右倾翻案运动。

现在中国的语境下,右是民主宪政、权力民选、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公民权利等主张,字面上和当局到处宣传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差不多,但政治含义和变化方[……]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山东济南再现文革闹剧 —— 评“毛左”声讨邓相超教授事件

2017年1月11日 29 comments

作者: 牟传珩

2016年岁末,山东省府所在地济南的“毛左”们,在英雄山聚会,散发传单,播放高音喇叭,号召人们去山东建筑大学揪斗邓相超教授。

2017年1月4日上午8点半,他们聚集在山东建筑大学和平路校区西门,声称要打倒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教授,因为其反毛泽东思想,反共产党,反政府。

“毛左”山东省城重演文革闹剧

济南“毛左”大都是深受“三忠于”洗脑的文革参与者。他们常年聚集在济南英雄山,打出“山东英雄山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旗号,颂毛唱红,经常搞纪念活动,并募集资金。他们竟能在山东省府眼皮子底下,不断做大,发展成为全国“毛左”重要的基地,并与全国各地的毛左团体组织串通互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