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明朝’

官员贪腐导致的明末银荒

2018年4月20日 1 条评论

作者: 吴钩

明王朝立国之初,对贪官污吏的惩治非常严厉,朱元璋规定:“凡守令贪酷者,许民赴京陈诉。赃至六十两以上者,枭首示众,仍剥皮实草。府州县卫之左,特立一庙,以祀土地,为剥皮之场,名曰‘皮场庙’。官府公座旁,各悬一剥皮实草之袋,使之触目惊心”(赵翼《廿二史札记》)。贪污60两银子以上,就是死罪,不但要枭首示众,还要剥皮实草。每个地方衙门的旁边,都设一个剥皮行刑的皮场庙。

朱元璋在世时,这一严厉的反贪立法确实对官员造成巨大的威慑,一些官吏纵敢贪污,也是心怀恐惧,“暮夜而行,潜灭其迹,犹恐人知”。但随着法制的松弛,官场腐败很快就死灰复燃,至中晚明时,官吏贪污已经明目张胆,“纳贿受赂[……]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朱元璋的“洪武时代”是非常荒诞的

2018年3月13日 4 comments

短史记

文 | 谌旭彬

以《大诰》治国的朱元璋,虽然一再强调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在遵循“古先哲王教令”,是在恢复儒家传统,但其最终造就的洪武朝,却只是种种荒诞政治的集合体。

发动群众抓污吏

常熟县农民陈寿六突然间就成了大明帝国最耀眼的政治明星。

这位老实巴交的江苏农民,平日常受当地“害民甚众”的县吏顾英侵害。忍无可忍后,陈寿六与自己的弟弟和外甥联手将顾英绑起来,手持朱元璋亲自编写的《大诰》,来到京城告御状。朱元璋很欣赏陈寿六的行为,赏给他二十锭银钞,赐给三人各两件衣服,还免除了陈寿六三年的“杂泛差役”。

然后,皇帝下旨,将此事通报全国,予以表彰。

在表彰文[……]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马伯庸:保卫龙脉大作战

2018年3月1日 6 comments

大明万历年间,保龙一族与屠龙者之间,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万历二十八年的九月初九,正逢大明的传统佳节——重阳节。

在这一天,帝都的天家会登上万岁山,登高燕饮,簪菊泛萸。而从京城到十三个布政使司、南北直隶的普通百姓们,同样也要畅饮重阳酒,分食花糕。家里有女儿的,还会在这一天返回娘家,一起拜祭灶神和家堂,其乐融融。

不过在此时的南直隶徽州府婺源县,却是一片愁云惨淡。居民们虽然也忙于重阳之事,可都有些心不在焉。从知县、县丞、主簿、典史到县学教谕到当地有名望的乡绅乡宦们,都聚在位于保安山的紫阳书院,一脸颓丧,一脸愕然。

就在一天之前,有本县的快手从南京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大明朝的灭亡:越反越腐败

2018年2月27日 12 comments

西单读史

腐败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地方都无法避免,差别在于对待腐败的方式和控制腐败的措施。明代反腐败的经验教训启示我们:从制度上减少权力被滥用的机会,推行公开透明的决策和管理程序,增大腐败的机会成本,当属治本之策。

明代后期贪腐横行

明代洪武、永乐时期,官员们畏惧于肃杀严酷的高压政治,大多噤若寒蝉,人人自危,不敢擅越雷池。仁宣时期,君臣相处比较融洽,皇帝能够做到广开言路,虚心纳谏,任贤使能。朝廷贤臣毕集,正良之风昌盛,对贪官污吏亦能做到严加惩处,其时“三杨”辅政,史称“天下清平,朝无失政”,因此明代前期官场吏治相对清明。但英宗后期,特别是宪宗成化、武宗正德年间,由于宦官[……]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马伯庸:梵钟为坟而鸣 —— 大明律政风云

2018年2月4日 16 comments

一说起黄山的美景,有句人人必引的名言:“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这句话的最早出处,来自于著名驴友徐霞客:“薄海内外之名山,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那一句“徽之黄山”,指的是明代徽州府。徽州府一共下辖六县:休宁、歙县、黟县、婺源、绩溪、祁门——黄山正好位于歙县的最北端。

徐霞客醉心于描绘山景,无意记录人事。他不知道,在一百多年前的嘉靖年间,黄山脚下曾发生过一桩民间官司。这起官司不算大,案情也不复杂,却被诉讼双方硬生生打出了美国律政剧的节奏。其奇崛跌宕之势,比起天都、莲花、玉屏三大奇峰亦不遑多让。

故事的主角,是一座古寺,和一座孤坟。

[……]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马伯庸:正统年间的四个冤魂

2018年1月9日 12 comments

《都公谭纂》下卷里有一个故事,真拍出来,怕是比杨乃武和小白菜还离奇。

正统年间,北京有个忠勇前卫的百户,叫杨安。杨安的老婆姓岳,长得很漂亮。有一个锦衣卫校尉垂涎她的美色,想要侵犯,结果没能得逞。半年以后,杨安染疾而死,怀恨在心的校尉跳出来,指控岳氏谋杀亲夫。他有鼻子有眼地编造说,岳氏早和她的女婿邱永有染,杨安得病之后,这一对奸夫淫妇通过邻居郝氏找来术士沈荣,把符纸烧成灰混入汤药中,害死了杨安。

按《大明律》,妻妾谋杀亲夫,要判斩决;而如果杀人动机是与人通奸的话,则要判处凌迟之刑,奸夫一并处斩。比如说湖南曾经有个案子,有一对兄弟袁应春、袁应节,弟弟袁应节和大嫂丘氏通奸,被袁应春撞破了[……]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马伯庸:怎样让大明变得透明

2017年12月22日 5 comments

大明初年,南京城外的玄武湖突然被离奇封禁,这一封,就是几百年……

序章 天生命苦,湖中玄武

中华大地之上湖泊众多,风光各有不同。假若要把它们比拟成人类的形象,鄱阳湖端方温润,像是一位器宇轩昂的名士;洞庭湖气象万千,如一名才华横溢的诗人;太湖恢弘大气,俨然一尊叱咤风云的大侠;西湖精致隽秀,必然是一个清纯少女;千岛湖则是锦心绣口的大家闺秀……

在这一群俊男美女之间,恐怕只有位于南京城外的玄武湖是个例外。若将它比作人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应该是一个满脸悲苦的沧桑大叔。

这真的不怪它。

纵观玄武湖的历史,可谓是屡遭劫难、动辄得咎。它的湖生,简直就是一部人类霸凌史。[……]

继续阅读

文官集团、阉党及其他乱像的思考

2014年6月17日 2 comments

虽然说我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但是当人有了一点自以为是的东西的时候总是难免会显摆出来以博赞赏,所以还是希望各位大家看在新手的份上不要打脸打的太狠。
窃以为从个人私德的角度去考虑明末文官集团和阉党是偏颇和片面的。一个人的私德好坏不代表他的执政理念。当执政者坐在那个位子上,他已不是简单的个人的概念,而应该更多的看成是利益集团的代表。
所以如果从利益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可以让我们对明末的历史看的跟透彻。
在封建王朝,平民是鱼肉,是蛋糕,他们处于社会结构的底层,是封建王朝的基石。而文官集团有管理权,皇帝有所有权。
在正常的稳固的王朝,文官和皇帝的权利是互相制约的。
理论上来说,平民的所有利益都属于[……]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宋石男:明代厂卫的秘密拘捕和黑名单

2012年3月18日 没有评论

明代司法机构分为中央三法司和地方司。三法司为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刑部是国家最高审判机关,有点像现在的最高法院;大理寺掌复核,也有部分最高法院的功能;都察院是监察机关,兼理刑名,有点像现在的最高检察院。地方司则包括依照行省设置的提刑按察使,府县两级的知府、知县等。但在国家法定的以三法司为首的司法机构之外,明代还存在由皇帝直接支配和操纵(有时实权也落于宦官之手)的秘密警察系统,从侦查、拘捕到审讯及执行,做足全套。所谓“缉访于罗织之门,锻炼于诏狱之手,裁决于内降之旨”,法律失去自己的位置,司法受到极大扭曲。这套系统,历史学家一般称作“厂卫”,主要功能是侦察官员和民众的言行,不经正式司法机构之手,也[……]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碧血汗青:明朝海禁以及倭患、汪直和海商

2010年3月8日 没有评论

明朝中叶,东南沿海倭寇为祸,生灵涂炭,是为当时九边之外的又一大边患。幸得当时武有戚继光、俞大猷这两大不世名将,而文臣如谭纶和胡宗宪等督抚大吏也都大力支持剿除倭寇,因此“俞家军”和“戚家军”两支精锐,杀敌灭寇,歼灭倭寇无算,东南沿海方得一时安定。时有漳人为民谣道:“戚虎俞龙,杀贼如土”(《防海辑要》),倭寇畏称戚继光为“戚老虎”,有明一朝则把谭纶和戚继光这一文一武合称为“谭戚”,以彰其功绩之彪炳。而在谈论明朝倭患时,时常会提到一个明朝人叫汪直的,也称王直,大多称他为汉奸,指其为倭寇做向导为祸内地,所以寇害尤深。但汪直此人的身份,实际上长期以来都是有争论的,争论的焦点集中在此人到底是海盗还是汉奸这[……]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