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末世拍案惊奇’

邓王爷簧夜助太子 俞都督漏算赤先生

2011年8月24日 5 comments

闷热了许久,这雨总算下了,浇熄了蝉鸣,淋湿了天地,世人皆盼天行霹雳,地做汪洋,将那秽物一并涤净,却不曾想此番只做的一时爽利,待得云收雨散,不多时便又是肮脏世间。

北国之大,方圆万里之遥,此刻均遭骤雨遍扫,北戴河惯经阵仗,此番风雨虽大,却属寻常,那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之流,被雨拦了路,三两聚于路边茶肆,碌碌小民,粒米之见,身无分文,心思朝堂,有那前朝遗老,自命耿耿孤忠,天寒拿衣服,便忧太上皇,叹道天朝这般风雨,老人家怕是受不住,思及太上那灼灼英姿,眼圈红了,复又拈袖在眼角试擦,却惹得旁人讪笑,便有人说太上皇素知水性,那是天生的本领,又在那南海里住了十几年,愈加惯熟。此番风雨定然无碍,此刻怕是出[……]

继续阅读

白龙鱼服问国运 说文解字戏天子

2011年8月21日 6 comments

天已立秋,京城却未见凉意,依旧是水一阵火一阵地搓揉。枝上夏虫每日聒噪,仿佛晓得好光景不长了。

天生异相,京里更是谣言横起。什么平西薄王爷进京大闹银安殿,什么圣上气得吐了血,什么东宫掌掴了一品相爷,相爷找太上哭诉,反被太上啐了出来……说得真真儿的,仿佛相爷挨啐时他就在边上站着。

大人老爷们吐血也好,挨啐也罢,升斗小民的日子还是照过。京城十里街上引车贩浆鬻儿卖女的总是热闹。当街的酒铺子里,一个酒客叹口气,另一个酒客也叹口气,酒保走上来赔笑:”二位客官,咱们莫谈国是啊,嘿嘿~”

酒 铺对面有个测字摊儿,守摊的老先生须发全无,身后挂着副对子:”卜凶问吉测安天命,横平竖直字在人心”。测[……]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论朝政权臣谋上位,逢疾雨薄督遇故人

2011年8月13日 1 条评论

立秋刚过,这天气越发的沉闷了,日头早被遮死了,天上那片雨云厚的竟似看不到底,忽地狂风掠过,风后便是雨,细微而至淋漓,又至瓢泼,夹伴着闷雷轰鸣,疯了般扑向人间,似要决绝的把这天地扫个干净。今上不在帝都,朝廷的老爷们便也不用上朝,索性整日介到衙门点卯厮混,有这雨拦着,想来也没人到府上寻门路办事,老爷们关了窗,闭了门,咒骂了两句,便搂着小妾快活去了。帝都本来楼子极多,楼里的姑娘不绣花,做的却是绣花针的生意,所谓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想来这功夫还是不错的,只是前些年里六扇门不知道发了甚么疯,把帝都楼子里的姑娘们都逐了出去,这大雨天里,小民们无处可去,只好躲在家中,想到此事便暗地里的骂那朝廷里的狗官都[……]

继续阅读

末世拍案惊奇(连载中)

2011年8月10日 2 comments

第〇回:赖大还朝惊老臣 太师良策安众官

第一回:北戴河督抚朝圣驾 小茶馆草民议时局

第二回:论朝政权臣谋上位 逢疾雨薄督遇故人

第三回:邓王爷夤夜助太子 俞都督漏算赤先生

第三回(伪?):白龙鱼服问国运 说文解字戏天子

第四回:明大势奸相缄口 举红旗西王起兵

第五回:汪洋入京急勤王 太子正位强续统

第六回:大争辩西王受谪 小折腾太上逼宫

第七回:至尊屈意拔大海 太上违众指春华

北戴河督抚朝圣驾,小茶馆草民议时局

2011年8月10日 没有评论

一入了七月,天气就开始闷热起来,日头不见得怎么毒,却好似下了火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也不知怎地,这满城的知了开始骚动起来,又是喊又是叫,却不知朝廷的老爷们早就不耐烦听了,接连几道命令下来,这满城尽是六扇门的捕快粘知了,一夜之间,除了几个悍不畏死的还在呱噪,这偌大的城,竟听不见什么不和谐的声音,前阵子大雨下的厉害,连帝都都被淹了,这往年叫唤的最厉害的蛤蟆,也几近的销声匿迹了,小民们到处传谣言,说甚么今年蛤蟆都不叫唤了,莫不是太上皇龙驭殡天了,草民们传的言之凿凿,也未见朝廷有甚么话说,发了几次邸报,却都是些不相干的,这事慢慢的也就淡了下去。

城外的官道上,一队队的侍卫鲜衣怒马,明晃晃的大旗[……]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赖大还朝惊老臣 太师良策安众官

2011年8月2日 没有评论

一年里最热的便是这个时节了,帝都的官宦人家,都早早的打开了冰窖取冰降温,八百里加急送来南国的海味,北国的山珍,至于鲜菜果蔬,更是京郊专供的。这时节的官宦人家如不摆足威风,怕是要被同僚嘲笑小气的,早年皇上便有谕旨,诸事皆有法度,以威四夷,切不可堕了天朝的威风。    帝都的房价,近年来涨势惊人,但是再涨也涨不到太师府上去,这一大片的府邸,亭台阁榭,郁郁葱葱,在帝都里少有能及。吴太师位列三公,虽属闲差,但位高以至人臣之极,早年跟随太上皇东征西战,立过汗马功劳,太上皇退位之时,便明发谕旨晋了太师,至今已近十年。    太师府的宴客厅里,下人们早将大块的冰用锤子砸成小块,再用镰刀细细的切割雕凿成五角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