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民生’

好奇心日报:人口它是个问题 这是两个大城市二胎家庭的生活

2018年4月28日 5 comments

太难了。

做父母的都有这种感觉:第一步就决定了未来十几年的事。

第一步说的是幼儿园升小学。“好的小学——好的初中——好的高中——好的大学——好的工作——好的人生”,这样的设定在好几代人中都存在。不过如今,它多了很多附加条件:要好的幼儿园/小学,需要学区房,需要早期教育,需要父母家世良好,最好还“门路广泛”。

在上海,家长们希望孩子生活无忧,平均每月的所有生活需求开支六七千元总是要的。不计算通货膨胀,抚养到 18 岁就是 130—150 万元。如果有了第二个孩子,那可能还要再翻个倍。

2016 年 10 月,上海社科院的数据显示,年收入在 10 万到 20 万的上海家庭比[……]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中国青年报》抱团取暖的晚年:6人租15平米

2018年4月5日 22 comments

这个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更像一间青年旅社。屋里塞着上下铺,6块木板搭成的小床,一个挨着一个,紧贴墙和窗户,过道只够一人通过。这里毗邻繁华,透过油腻污浊的玻璃窗,能瞅见筷子般密不透风的高楼大厦。一公里外,是重庆市地标建筑解放碑。

这里几乎没有安静的时候。每天凌晨3点多,闹铃声开始此起彼伏。晚上到了12点,租客才一茬茬回来。电视里嘈杂的声音、爬木梯时的咯吱声、如雷的鼾声交织在一起。

屋里充斥着老人房间特有的潮闷味儿。6个老头占据着这些上下铺,他们中最老的已经81岁,最年轻的也有61岁。年龄加起来差不多400岁。

74岁的房东王甘德不久前才搬出这间屋子。老伴尚在世时,他俩睡中间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何三畏:重庆出现“薄王孙余毒式养老”

2018年4月5日 8 comments

6个老头,最小的61岁,最大的81岁,总计四百多岁,15平米,上下铺。隔重庆最繁华的闹市中心解放碑一千米,密不透风的建筑森林里,黑黢黢的角落。每人150元,他们租下这个房间,组成了一个家,打算在城市顽强地活下去。他们都是孤老,活过去就行了。

当你走在强大祖国的街道上,你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吗。他们像尘埃一样卑贱,如果不是挡了你的道,你多半不会注意到他们。他们可是城市的劳动者,连最老的老头都在卖糖葫芦。听听他们的名头,孔老头,瞎子,廖神头,覃荒儿,罗棒棒,周三儿,你应该可以想像他们这一生是怎么过的。

我多少有点了解他们。二十多年前,我还自以为对这个社会负有一份责任的时候,曾经关注他们,有[……]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连装也懒得装了……

2018年4月3日 8 comments

让你们老念叨薄书记的好……

分类: 新闻 标签: ,

日本经济和中国经济的个人感受

2018年2月6日 24 comments

作者: 日本小小智

有人说日本经济成长慢,中国快,当然这个是现状,不过我讲几点。

1.设计部分。

如果经常来日本的,会发现,即便到了农村郊区,好多小店的广告招贴,招牌,都几乎是找团队设计制作的,反观中国,别说郊区,市区也几乎都是拿张纸,写几个大字,‌‌“此处禁止停车‌‌”,‌‌“乱倒垃圾死全家‌‌”等等。

2.电动马桶。

日本的电动马桶普及率应该超过9成,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部分也都是,马桶圈带加热功能,不仅杀菌,冬天还暖和,上厕所是一种享受,可是在中国,家庭电动马桶不会超过两成,公共场所几乎没有。

3.住房。

日本人中小城市几乎人人住[……]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活在北京有点闹心

2018年2月5日 13 comments

作者: 幼河

在北京暂住的两个月里,让我最别扭的是住在圈里的感觉。现在大部分北京居民都住居民楼。大院门口有杆子拦着,非本院车不得随意入内。居民楼的每个单元的大门都有锁,基本上自己公寓都安着防盗门,窗户上都牢牢地安装上铁条,整个居民楼像个笼子。这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圈。人们总说‌‌“不装锁不行,那些个外地农民工中盗贼多着哪‌‌”。真有那么多?我想,有一户被盗,那大家就都怕起来。如同世界上飞机无数,发生空难的几率比开车低多了;但只要发生过一场空难,大家就会觉得坐飞机很危险。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我是不舒服的。另外,真的屋中失火,也有可能无法及时逃脱。

北京市中心有个特号的‌‌“圈‌‌”,就是[……]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买不起房的北京人

2018年1月5日 18 comments

张小米

我出生在北京,身份证号以110106开头。我是北京人,但不是土著。

上世纪50年代初,我姥姥和还是未婚夫的姥爷工作调动,先后来到北京,我奶奶一家则来得稍早一些。上世纪30年代前后,我爷爷到北京上大学,于是从祖籍地举家迁了过来。

18岁之前,我一直住在南四环外航天大院的姥姥家。大院的人多数都是从上世纪50年代起,陆续因工作调动来到北京的,包括我姥姥一家。这其中也有一些曾经的英雄人物,是通过地下通道,从香港来到北京,几经辗转来到大院工作生活的。上世纪第一批人口普查时,这些人被登记成为了北京人,拿到了110开头的身份证,尽管他们乡音未改。

到我出生时,已经是航天大[……]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30岁不到,我们为房子发了疯

2017年12月31日 3 comments

梦yao在路上

今年6月,在大学毕业3年后,我和老姜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我父母不再计较老姜的学历以及远在中印边境藏区的工作,并承诺结婚时不要一分钱彩礼,但前提是满足一个条件:必须在杭州市区买套房,最好是离他们近的地方,‌‌“不买房,不能结婚‌‌”。

不容商量,毫不妥协。

我和老姜同是90后,都来自农村,我有个小我6岁的弟弟,他有个小他11岁、还在念中学的妹妹。老姜比我早工作了三四年,为了方便妹妹在镇上念书,把这几年的存款大部分都寄回了家中,让他父母用这笔钱做首付买了套房。而我因为和父母同吃同住,日常开销不多,工作几年也算是攒下了一笔钱。

按照我俩原先的计划,本来[……]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界面》租房记

2017年12月23日 2 comments

1、筒子楼

同学离家出走后,来北京投奔我。坐了一夜大巴,又辗转公交。隔着十车道宽的马路,孤零零的公交牌下,他拎了一个包。穿过蛛网般的胡同,我把他带到住处,筒子楼的一层。

那时我刚工作,和另一个同事住在筒子楼。一共三层,我们是一层最靠里,一室一厅。筒子楼地理位置好,在虎坊桥,离天安门两公里。房租要一千六,我们嫌贵,在网上找到一个合租者。我同学是第四个人。好在床多,有两张上下铺,还有一张单人床。

‌‌“太烂了。‌‌”这是我同学对那间房的评价。虽说是南北通透,但是南边采光很不好。房间也谈不上装修,水泥地面,掉漆的墙,简单几样家具,看年头不比我小。同学想撒尿才发现没有卫生间。我说,要[……]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中国青年报》河北曲阳多所乡村小学至今未供暖

2017年12月5日 8 comments

近日,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的最低气温一直在零摄氏度以下。而记者接到当地一位小学生家长的短信反映:“当地采暖季已开始近20天,一些乡村小学至今还没有供暖。因为教室里没有供暖,处在阴面的教室,还不如院子里暖和。”

12月4日,一名小学校长告诉记者,院子里有阳光,而且孩子们活动着也可以取暖,所以虽然临近大雪节气,但学校还是尽量安排室外课程。

记者近日在曲阳县走访发现,当地多个乡镇的多所乡村学校都未按时供暖。

对此,曲阳县教育局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因为今年曲阳县所有学校的供暖进行“煤改电”改造,但是工程没有按时完工,所以就出现了部分小学未能供暖的状况。“我们会加[……]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寒冷

2017年12月4日 2 comments

作者: 韩丽明

1962年的冬天,非常寒冷,似乎从十月初就开始感到冬天的威力了。那时,我家住在地方病研究所院子里的排房。虽然家里有炉子,但因为烧的都是煤面儿,炉子永远也不旺,半死不活的。

记得那时,后墙也开裂了。从缝隙往外眊,能看见马路上的汽车和行人。家里有个温度计,温度始终在零上6度左右徘徊。

家里的温暖全靠那一盘炕。遗憾的是,那盘炕也不争气,除了炕头热以外,后炕冰拔凉。姥姥年事已高,睡在炕头;我和两个妹妹睡在中间;父母睡在后炕。

入夜,因为有做晚饭的烟气,刚睡下时还不算难受。一到后半夜,炉子的火一熄灭,就感到了寒意。早晨起得最早的是母亲,她要起来生火做饭。[……]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界面》惊弓自如客

2017年12月3日 2 comments

她说,到北京是为了做牛逼的人,她觉得自己原来的生活也不错。一场火灾之后,她问:‌‌“难道我悲惨吗?‌‌”

突变

下班后,年薪60万的杨进(化名),又开着奔驰车去租房了。他本来租住的自如房间,突然被判定为隔断间,被强行清退。

这个情况很突然。

在五道口上班的杨进,供职于一家科技公司,他代表着这样一类人:科技、中产,对生活没有太高的野心,只想‌‌“有个地方睡觉就行了‌‌”。

现在,他不得不收拾仓促抢出来的几件行李,住进楼下的酒店。他对我说,他不想麻烦朋友,更不想打扰别人。这原本是他和周遭中产朋友们的共同生活原则。

这个初冬,北京的专治行动继续开展。在城乡结合部自[……]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洛杉矶整治无家可归者行动

2017年12月3日 9 comments

提起洛杉矶,我们往往不自觉地在脑中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南加州的艳阳照耀着海滨的棕榈树,也照耀着无数如La La Land一样星光璀璨、亦真亦幻的梦想。带着这样憧憬来到洛杉矶的游客大概要大吃一惊:临时帐篷在洛杉矶几乎随处可见,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也能看到衣衫褴褛、裹着肮脏摊子的无家可归者,道路两旁的商店店主必须定时冲洗马路,以驱散流浪者留下的刺鼻的尿骚味。

洛杉矶不仅是天使之城,还是全美闻名的“流浪者之都”。

高房租逼年轻人无家可归

由于房价居高不下,而民众收入又增长迟缓,越来越多人难以承受高昂的住房费用,“无家可归”现象愈发困扰加州南部这个以好莱坞和文化产业文明的城市。根据《洛杉[……]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做了一个美好的中国梦,就是醒来时瑟瑟发抖

2017年12月2日 8 comments

中国资源禀赋就是煤多气少。
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以后每年冬天都被鹅毛卡脖子,那感觉不要太爽。

测算的人该枪毙,差出一个数量级

才刚进12月,真正冷的日子还没到,今年冬天压力比较大,不过明年就好了
美国阿拉斯加和西弗吉利亚都是天然气,问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大毛(俄罗斯)的呢?

管道才修通,估计还在试运行
明年供应量应该就上来了

其实就算允许烧煤,天然气也未必够用…

供给侧限产是不是搞过了?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暴涨,人为制造出供应短缺,最终消费者买单,但因为限产,很多生产者也赚不到钱,最后是有关系的赚肥了

也就钢涨了,限产50%,同[……]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中国经营报》“11·18”火灾逝者:拿着北京户口过着低端人口的生活

2017年11月27日 4 comments

本报记者 张晓迪 郭婧婷 北京报道

“妈妈,别走!”18日早上8点,母亲黄翠翠出门前,3岁的张文杰突然醒了,哭着喊她。“我以为他故意撒娇,就凶了他……”

“烟特别呛,怎么回事啊!我不敢出去,出去这烟就呛着我们了!”下午18时14分,三段视频、两段语音。11岁的张俊杰发的这些信息,并未被父亲张过武看到,那天,他关了流量,儿子的手机欠费。

这是张俊杰、张文杰兄弟留给父母最后的话。两个月前,张过武把自己的房子2000元租出去,全家搬进了每月只要700元的“聚福缘公寓”。小儿子的幼儿园每个月要1000块。张氏兄弟一家,是北京本地人。

2017年11月18日18时,这座工业大院起[……]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