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江湖’

从少林來谈宣传和迷思

2015年8月12日 3 comments

作者:王孟源

  我大概天生有些冷血吧,从小就对宣传(Propaganda)和迷思(Myth)特别敏感。原本我还以为一般群众容易受骗是教育程度的问题,后来有一天在哈佛和我最要好的同学聊天,话题转到迪斯尼(Disney)的卡通人物上,我没细想就说出真心话:米老鼠和唐老鸭其实是相当低俗(Crass)的商业产品。我那个在肯德基州长大的金发蓝眼的同学反应有如遭到雷撃,眼睛瞪得好似要蹦出框来。从此我才了解到,绝大多数人,包括哈佛的物理博士,心灵环境主要是由一系列的非理性的信念与印象构成的,例如宗教就只是这种非理性信念与印象的有组织的体现而已。即使是不信怪力乱神的优秀理工科学生,往往也没有空闲或兴趣去详[……]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五岳散人:武林外史之炖狗肉的功夫

2015年7月29日 3 comments

总是说功夫没啥意思,咱们这次聊聊我师父另外一门手艺:炖肉。

有一天,我拎着一只“白条狗”去找我师父。

“白条狗”就是杀好、剥皮的整只的狗,是当年我们厂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员工福利,在我印象里就这么一次,而且很便宜。

我是不吃狗肉的,主要是因为我是满族,我们这个民族貌似就这么一个饮食上的禁忌,其它还真没听说过。其实在我不知道这个禁忌的时候也吃过两次,都是在外面吃的,知道以后就再也不动了。但我个人对于吃狗肉这件事没啥反感的,只要不是偷来的狗,别人吃啥我可管不着,最多就是我不吃。

我师父这个人比我还开明,他是养狗、也吃狗肉。按照他的话说,这东西当年家里就是养着看家护院以及吃肉[……]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五岳散人:武林外史之太极高手

2015年7月23日 3 comments

总有人问我这么个问题:传统武术到底能不能打架?其实说白了就是问传统武术能不能实战。这事儿吧咱们要两说着。

有一回我们“烂人帮”六大长老参加“朝青帮”成立大会——别误会,“烂人帮”其实就是一个吃喝玩乐的组织,所谓“六大长老”其实就是主要负责埋单的六个冤大头,而“朝青帮”全称是“朝阳路文艺青年帮”,是一帮弱不禁风的姑娘小伙子在著名诗人、酒鬼、老流氓大仙带领下胡吃海喝的、据说是关于文艺但我估计着约炮可能性更大的组织。

既然这么多不靠谱的人凑在一起,多个更不靠谱的人也没啥,这位叫做马健,熟悉篮球的人都知道,这位可是当年第一个去NBA的中国人,比其他人早不少。这位马健人高马大,至少比我高一头[……]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五岳散人:武林外史之气功大师的本事

2015年7月23日 没有评论

其实我开始习武的时候岁数多少有些大了,十三岁,理论上说应该是六七岁就开始打基础比较好,至少筋骨容易抻开。人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再抻筋踢腿,实在是一个极端痛苦的过程。我至今记得刚开始练武的那几天里,因为抻筋踢腿导致全身疼得要命,每天都只能够爬上床去——那真是爬上去,疼得连腿都弯不过来。

那时候我师父为了让我把筋骨抻开真是操碎了心,比如说他老人家拿个绳套从树枝上甩过来,直接把我单腿给吊起,然后就旁边喝茶去了,本来是十分钟,他聊天高兴了,半个小时之后才想起把我放下来……当然了,我还是挺感谢我师父的严格教诲,三十年过去了,我即使到今天还是个筋骨柔韧、灵活机动的胖子。

我们这门功夫是内家拳,很多[……]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五岳散人:武林外史之我为啥没能成为一代暗器高手

2015年7月23日 没有评论

到了该练枪法的时候,师父打发我去香山那个武术用品商店买根儿白蜡杆儿回来。那也算是熟门熟路的地方了,骑车大概要三个小时才能走个来回。

关于本门枪法实在也没啥好说的,刀剑枪是武林里的三大主兵,大概除了大成拳之外,是个门派都能找到一套两套枪法。至于说本门这套枪法怎么样,这事儿属于见仁见智的范畴。本门以刀法见长,枪法我觉得是马马虎虎过得去的水平。

去买白蜡杆儿之前,师父告诉我:“小子,买这个要看长短啊,你站直了举起手,这个杆子要到你手指尖,而且要压一下,觉得有韧劲又不太软才行。”

“师父,什么叫有韧劲?”

“真笨,你看我用这个,”说着师父把他用的那根杆子拎过来:“看着啊,这么一[……]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知乎:怎么写出一本程序员风格的修真小说?

2015年7月22日 1 条评论

终有一天我手中的编译器将成为我灵魂的一部分,这世界在我的眼中将被代码重构,我将看到山川无尽银河无垠都汇成二进制的数字河流,过往英雄都在我脑海眼前一一浮现,而我听到无数码农跪倒在我的程序面前呼喊。

他们叫我代码之神。

到那个时候,我想我一定可以找回你。

一丶
这是一个属于代码的修真世界。

这世界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东西,包括高山大海,刀剑风云,其本质都是一串数字流。

打个比方,如果你知道一块石头的内部数据结构,并且参透其中玄妙,你就能用程序改变它的一切。如果能参透自身这一个复杂的操作系统,就能重新编码自己,获得更大的能力。

所以你的程序水平的高低,决定了你的[……]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五岳散人:武林外史之踢场子

2015年6月20日 2 comments

我学武那阵子,武侠小说正风靡。年轻,总觉得世上真有那些神功绝招,有时候感觉自己是不是投错师门了,怎么天天就这么点儿东西来回练,也没看师父教什么真功夫啊?

有一天练完基本功休息的时候我就问师父:“我这儿都练了三年多基本功了,咱们这门功夫有没有什么…..那啥…..比较厉害的…..您知道啥意思。”这话之所以敢说,是前些时候我算是正式拜祖师爷牌位做了入室弟子,不是那种跟着师父随便学学的了,这个故事咱们以后再说。

师父横了我一眼:“我不知道。”

“您说咱们这一门以掌法知名,总有点儿练掌力的功法吧?您看人家练大力金刚掌什么的……”这里我要说一句,三年基本功,除了内功掌、老八掌以及单操八式[……]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五岳散人:武林外史之奇门兵器

2015年5月20日 没有评论

我这辈子见过的第一款奇门兵器是“锤”。

可能有人问了,十八般兵器里有锤啊?怎么就奇门了?这话跟当年我问我师父的话一个字都不带差的。我师父是这么跟我解释的:“你听说过江湖上哪位英雄是用锤出名的?”“八大锤…..”“你个锤子,那是打仗,谁没事儿拎着两个大锤子行走江湖的?”所以,反正在我师父心目里这就是奇门兵器,作为徒弟,必须认可这就是奇门兵器。

我师父给我解释这对儿奇门兵器的时候是在我师爷家里,师爷带着几位小师叔练功传艺去了,我跟师父坐在师爷的客厅里参观各种兵器。话说我还真不知道本门有这么多种兵器,一直以为也就是刀剑枪。我师父是这么解释的:“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本门专有的套路,你师父我也[……]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五岳散人:武林外史之那一刀的风情

2015年5月16日 没有评论

大概练了两年基本功之后,有一天师父老人家说了:“小子,去买把刀回来,明天起教你练刀。”

这一句话就给我说蒙了。您想想啊,我13岁开始拜师学艺,两年后15岁,那时候是1987年,根本不知道那里有卖刀的。这就只能请教师父了:“您看我去哪里买啊?”师父给了个地址:香山某体育用品商店。

第二天管父母要了钱,就出发去香山买刀。地方倒是不难找,进门就被震撼了一下,只见各种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梿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一应俱全,全都明晃晃、光亮亮的——镀着一层铬。那时候岁数小,看见闪亮的东西就眼直,以为是什么高档货。

跟老板说了来意,老板从一堆刀里拿出一把:“这个最便宜,15块。”我伸手[……]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五岳散人:武林外史之一把拿梢儿

2015年5月14日 1 条评论

“小子,跟你们说一手。”

此时,我跟师弟两个人正左手举着半个猪蹄子、右手端着一杯二锅头,听见师父这话赶紧把手里东西放下,准备学点儿东西。

我师父姓郑,从十三岁开始,我就拜他为师学功夫。其实说起来我学功夫的起因跟所有武林传说的大侠都差不多,就是小时候身体瘦弱、常被欺负,父母觉得应该找个地方学点儿功夫强身防身。后果当然跟那些大侠大相径庭,这咱们以后再说。

您看见了,我从来都管师父叫“师父”,绝对不会用“师傅”两个字儿。在我们这种民间的师徒关系里,师徒如父子,师父可是不收钱的,有时候还拉着我们喝酒,当然,那是等我到了16岁以后。要说东西他老人家倒是收,我们师兄弟手里的猪蹄子就是我师[……]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