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清朝’

网收紧的时候觉得还有活路,直到网提起来了…

2017年7月29日 10 comments

@扫书喵

《乙酉笔记》记了一段松江海鲜记:作者曾羽王生于万历年间,万历末年他六七岁,记得当时海鲜很便宜,最美味的河豚也不过五六分银子一条,松江青村人请客都要上十几味海鲜。他听老人说,嘉靖朝曾经有过海禁,一寸船板也不许下海,当然也就没海鲜吃,他总觉得疑信参半(没海鲜吃,这怎么可能呢!)

到他三十六岁,明清易代,顺治朝海鲜开始涨价了几十倍,不过还是有得吃的。后来因郑成功反攻大陆,清廷下令禁海,从此海鲜真的吃不到了。最初不许船只下海,群众用竹筏打渔,后来不许用筏,就改在滩涂拉网。顺治十六、七年间,连渔网都禁了,下令说藏有渔网就以谋反论死,从此没东西可以捕鱼了。康熙二年,海鱼特别多,随着潮[……]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我们正坐在火山口上 ――一个高级官员见证的晚清危局

2017年7月2日 16 comments

​​聂作平

法国大革命前夕,尽管社会动荡,民不聊生,但以国王为首的特权阶级依然过着醉生梦死的幸福生活。在一次由国王举行的晚宴上,一个贵族以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口吻说,“我们正坐在火山口上”。

生活在距法国万里之遥的大清官员张集馨不可能知道这个法国贵族近乎预言的感叹。然而,作为清朝道光、咸丰年间的高级官员,张集馨通过他的自订年谱给我们展示的他所见证的晚清危局,同样让我们清晰地看到,和大革命前夜的法国一样,道咸年间的中国,也是一个火山口上的国家。

这个貌似强大,时时以天朝自诩的帝国,它赖以立足的,是一座暂时还没有爆发的活火山。虽然谁也说不清这座火山到底什么时候喷发,但是,谁都可以肯定[……]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

论涉港文件的有效性问题:香港为何到1971年才废止《大清律例》?

2017年7月1日 6 comments

《大清律例》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部法典。清朝的传世基本法典《大清律例》的制定工作,开始于顺治元年,经过顺治、康熙和雍正三朝君臣的努力,到高宗乾隆皇帝即位时,命三泰为律令总裁官,重修《大清律例》,在经过乾隆御览鉴定后,正式“刊布中外,永远遵行”,形成清朝的基本法典。

  中国内地早在1910年就已经废止了《大清律例》,但是该部法律真正意义上的废止却是在1972年。1842年,香港被清朝政府划到了英国的殖民版图中。但双方签署的条约中规定,香港法律中对于华人仍按照《大清律例》,这一规定直到1972年以后才完全废止。到这个时候,《大清律例》才真正完全的废止!

  英属时代的香港,跟随英国奉行英[……]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中纪委网站:“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

2017年6月17日 11 comments

庆亲王奕劻工作能力很差,名声也不太好,官运却好得出奇。自1884年到大清倒台的27年中,他先后负责外事、海军、财政等重要部门,最后升到首席军机大臣、内阁总理大臣,当然忙得要命。

但是庆亲王业余时间更忙,忙啥呢?吃饭、打牌、投资。请客和吃请是他每天必修课,主题多是庆贺生日。当时成功人士都是老婆一群、孩子一堆,所以庆亲王不是在主办宴会,就是在出席宴会的路上。

然后就是打麻将。为了讨老佛爷喜欢,他竟然把麻将牌引入宫中,手把手地将搓麻技艺推广到人,从宫女到太监,无不乐此不疲。

当时大清正是内外交困,慈禧需要舒解心情,所以对麻将引进工作十分满意。庆亲王因此不断得到提拔重用。[……]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满清文字狱:笼子里的批评与赞美

2017年6月10日 6 comments

作者: 二大爷别院

一、批评的代价

说话虽然是人张口就来的本能,但批评就不在其中了。在传统中国历来是一件需要莫大勇气、甚至付出砍头代价的事情。

1660年,江南湖州(今天的浙江南浔)富豪庄允诚自行刊发了一部史书——《明史辑略》。由此拉开满清百年文字狱第一案的序幕。

《明史辑略》的原作者是南明大学士朱国祯,写成后一直小范围传阅,未能刊发。庄允诚是南浔富豪,家底殷实,儿子庄廷珑酷爱读书,因为眼病而致盲,受到史书上“左丘失明,厥有国语”的启发,也想做点藏之名山传之后世的有意义的事情,就从朱国祯后人手中重金买下史书手稿,聘请江南一带有名文人加以大幅度扩充编撰,还请了原南明礼部侍[……]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莫理循眼中的庆亲王

2017年4月25日 7 comments

莫理循(1862-1920)是个出生在澳大利亚的英国人。他1897年担任《泰晤士报》驻北京的记者,辛亥革命以后又当了袁世凯和北洋政府的政治顾问,在中国生活20年左右。在此期间,他除了向报社发消息写通讯之外,还给自己的上司、同事、朋友写了大量书信。这些书信对那个时代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涉猎,同时也记录了他个人的观察与感受。

后来,这些书信分别保存在悉尼米歇尔图书馆、伦敦《泰晤士报》档案室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图书馆等处。上世纪70年代末,澳大利亚华裔学者骆惠敏将它们汇编成两卷本的《莫理循书信集》,由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因为这些文字材料对清朝末年和民国初年的政治、社会和外交等各个领域都有反[……]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如松:大清如何“印”出垮台前最后十年的繁荣?

2017年3月29日 25 comments

清朝末期,甲午海战之后,清朝又进入一轮民族资本主义蓬勃发展时期。特别是1901年,慈禧颁布新政之后,相当于承认戊戌变法的的措施是正确的,直接带动了民族资本主义的大发展,这个周期一直持续到清朝灭亡,这是史学家基本的共识,也就是所谓的“繁荣十年”。

在这个时期,清政府做了很多事情,那些修园子等类的事情不必赘述,军备上最为典型。北洋水师在中日甲午海战惨败后,首只近代海军舰队便不复存在,大清帝国似乎没有近代海军这个大军种了。但事实并非如此,大清于战败后的次年,即1896年又开始了重建帝国海军之路。1896年5月,总理衙门指定许景澄向德国订购的3艘穹甲巡洋舰中的最后一艘“海琛”号军舰北上驶抵大[……]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同治回乱”,一段被颠倒的民族血泪史!

2017年3月10日 8 comments

作者 : 王琦琦

19世纪下半叶,太平天国运动席卷了整个南中国,随着最后的根据地南京的陷落,曾经轰轰烈烈的天国走向衰亡,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陕西等西北省份又爆发了捻军,他们与太平天国余部携起手来,继续抗击清廷。

这是个战乱年代,在这个年代里,无产者和流氓无产者成为起义队伍中的主导力量,他们之中鱼龙混杂,有多少罪恶以起义的名义明目张胆的进行着,又有多少国家和民族的罪人以起义者的形象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这个动荡时刻,西北的回民首领们认为推翻现有统治,建立伊斯兰国家的时刻到了。

1862年5月,两个参加过云南起义的阿訇——任五和郝明堂来到了陕西华县,他们[……]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

行贿的帝国

2017年2月3日 4 comments

作者: 雪珥

鸦片战争前,清帝国的腐败就已经名扬全球,但即便是西方人也意识到,这与其说是中国人身上没有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莫如说是制度性缺失带来的“技术”层面的问题。当“潜规则”成为体制主流后,官僚基层“搭便车”勒索便成为常态,所有的政策都被异化为寻租工具。最后,“腐败化的制度”也就催生了诸如行贿基金这样的“制度化的腐败”工具,并加速了整个体制、乃至整个社会的整体腐败和沉沦。

广州的“公行”商人们开始筹建一种基金:每家公司缴出利润的10%,存入共用的资金池。而其作用,除了作为参与者们的行业保险外,更多的是为了应对政府层出不穷的勒索。

在强大而贪婪的公权力面前,商人们抱团取暖,合[……]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当反腐系上松紧带

2017年1月2日 4 comments

作者: 雪珥

巡抚出事

主管财政的副省长杨灏出事了。

杨灏是湖南布政使。布政使主管一省的财政,又称“藩司”“藩台”,从二品,比总督低一级,但与巡抚(“抚台”)、学政(“学台”)平级,比主管司法的按察使(“臬司”“臬台”)高一级。总督、巡抚、学政、布政使、按察使,构成了一省的常委会。而布政使因为管着“钱袋子”,原则上归中央财政部(“户部”)垂直领导,实际影响力往往高于学政和按察使,仅次于总督和巡抚。督抚们无论要搞政绩还是要捞好处,一般少不得需要布政使配合;即便是为了争权,也少不得要打击一下不配合的布政使;正因如此,“常在河边走”的布政使,往往容易主动或者被动地“湿了鞋”。[……]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到底谁说了算?是不是橡皮图章?清末资政院为何屡次挑战军机处

2016年12月19日 没有评论

资政院的开设

宣统元年(1909)年九月,清廷宣布,在各省召开谘议局,此举一为指陈地方利弊,二为资政院储才。谘议局的权限,主要包括本省预算、税法公债、章程修改、议决资政院议员等。凡谘议局议定可行事件,交给督抚公布施行。谘议局议决不可行事件,督抚必须更正后再施行,如果督抚不同意更正,则应说明理由。若本省督抚有侵犯谘议局权限或违背法律之行为,则谘议局可以向资政院申诉备案,由资政院裁决。由于资政院的一半议员来自谘议局,这就使谘议局在与督抚的争端中处于有利地位。

谘议局创设的同时,资政院的开办准备工作也在筹划之中。至宣统元年(1909)七月,经过三次修改,资政院院章陆续公布。资政院[……]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清末为什么轰然倒台

2016年12月18日 8 comments

作者: 蒋祖权

历史上看清末,那是一个轰轰烈烈的时代,开启了经济改革的洋务运动,有了先进强大的北洋舰队,有了与西方技术同步可以仿制生产“马克沁”重机枪的金陵制造局,有了电报,有了铁路,有了留洋学生,有了独立的报纸媒体,各省有了谘议局,还有了史无前例的举国预备立宪。那个时代该有的东西,大清几乎都有了,几千年没有的立宪改制也正在筹备之中,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似乎各方面都正在崛起的大清却突然就倒下去了。

清末,绝对是中国是历史上一个充满期望和惋惜的时代,对比今天那些不应该不如清末的地方,我也曾经写过一些称赞清末的文字,然而历史是无法假设的,历史只能用事实说话,历史上谁也阻挡不了大清的[……]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故宫与早点

2016年9月20日 1 条评论

故宫臭狗食

你要吃早点,我就把地摊儿练……


​题图,《走向共和》第12集,翁同龢、庆亲王等等的大臣们,上班前在宫里吃早点摊儿。

就为找这个印象中的桥段哇,活活逼死强迫症患者…好在翁师傅和老庆保佑,终于找到了…我也别白找了这小一个月,随便写点什么纪念一下…

就聊聊这大臣们,到底在宫里怎么吃早点吧:

《走向共和》里这帮大臣们吃早点,是在故宫实景拍摄,地点是在景运门外。景运门和与之对称的隆宗门之间这个区域,叫“天街”,这个天街把皇宫分成了外朝和内廷(也就是后宫啦),这俩门也就成了后宫的禁门。大臣们上班前的准备工作当然要在这俩门外搞定了…


喏,所谓的“天街[……]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美食 标签:

郭老学徒:慈禧时期的言论自由状况

2016年8月8日 3 comments

中国人在境内办的第一份民间报纸是在慈禧太后执政期间创办的。那是1873年,一个叫艾小梅的人在汉口创办了《昭文新报》。

虽然北京从明朝起就一直有民办的《京报》,但那是政府机关报“邸报”的翻印板,是原腔原调一个音符都不走板的主旋律的扬声器。而《昭文新报》却不传播主旋律,不登载大清朝的中央文件和干部讲话,而是刊登些轶闻趣事诗词小品之类的文章。在中国新闻史上,艾小梅是第一个吃螃蟹自办媒体的。尽管《昭文新报》因销路不畅办了不到一年就停刊了。但它的历史意义还是非同寻常的。慈禧政府也算开明,没有设置报禁,允许艾小梅吃第一个民间办报的螃蟹。

中国民间大量办报是在戊戌变法时期,那时形成了办报高潮,一[……]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聂作平:天朝的铁幕是怎样被撬开的

2016年7月11日 2 comments

1、

尽管我努力克制这种神奇而又令我沮丧――可能也令所有中国人沮丧――的联想,但思维总会在不经意间碰撞到1000多年前那则著名的寓言:黔之驴。在这场现实版的驴与虎的博奕中,中国充当了那头愚蠢的庞然大物,而人口与历史均与中国不成比例的英国,则充当了狡黠而又隐忍的老虎。

在从“慭慭然,莫相知”到“大骇甚恐”,到“稍近益狎”,再到因断定“技止此耳”而“断其喉,尽其肉”的不断深入中,最初把驴子视为神的老虎,终于获得了饱餐的机会。

真正意义上的东西方接触,始于明清之际。西方对中国最早的了解,来自于传教士、冒险家和商人们的转述。透过这些充满夸张的东方传说,西方最早的中国形象近似于哈哈镜:[……]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