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清朝’

“同治回乱”,一段被颠倒的民族血泪史!

2017年3月10日 7 comments

作者 : 王琦琦

19世纪下半叶,太平天国运动席卷了整个南中国,随着最后的根据地南京的陷落,曾经轰轰烈烈的天国走向衰亡,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陕西等西北省份又爆发了捻军,他们与太平天国余部携起手来,继续抗击清廷。

这是个战乱年代,在这个年代里,无产者和流氓无产者成为起义队伍中的主导力量,他们之中鱼龙混杂,有多少罪恶以起义的名义明目张胆的进行着,又有多少国家和民族的罪人以起义者的形象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这个动荡时刻,西北的回民首领们认为推翻现有统治,建立伊斯兰国家的时刻到了。

1862年5月,两个参加过云南起义的阿訇——任五和郝明堂来到了陕西华县,他们[……]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

行贿的帝国

2017年2月3日 4 comments

作者: 雪珥

鸦片战争前,清帝国的腐败就已经名扬全球,但即便是西方人也意识到,这与其说是中国人身上没有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莫如说是制度性缺失带来的“技术”层面的问题。当“潜规则”成为体制主流后,官僚基层“搭便车”勒索便成为常态,所有的政策都被异化为寻租工具。最后,“腐败化的制度”也就催生了诸如行贿基金这样的“制度化的腐败”工具,并加速了整个体制、乃至整个社会的整体腐败和沉沦。

广州的“公行”商人们开始筹建一种基金:每家公司缴出利润的10%,存入共用的资金池。而其作用,除了作为参与者们的行业保险外,更多的是为了应对政府层出不穷的勒索。

在强大而贪婪的公权力面前,商人们抱团取暖,合[……]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当反腐系上松紧带

2017年1月2日 4 comments

作者: 雪珥

巡抚出事

主管财政的副省长杨灏出事了。

杨灏是湖南布政使。布政使主管一省的财政,又称“藩司”“藩台”,从二品,比总督低一级,但与巡抚(“抚台”)、学政(“学台”)平级,比主管司法的按察使(“臬司”“臬台”)高一级。总督、巡抚、学政、布政使、按察使,构成了一省的常委会。而布政使因为管着“钱袋子”,原则上归中央财政部(“户部”)垂直领导,实际影响力往往高于学政和按察使,仅次于总督和巡抚。督抚们无论要搞政绩还是要捞好处,一般少不得需要布政使配合;即便是为了争权,也少不得要打击一下不配合的布政使;正因如此,“常在河边走”的布政使,往往容易主动或者被动地“湿了鞋”。[……]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到底谁说了算?是不是橡皮图章?清末资政院为何屡次挑战军机处

2016年12月19日 没有评论

资政院的开设

宣统元年(1909)年九月,清廷宣布,在各省召开谘议局,此举一为指陈地方利弊,二为资政院储才。谘议局的权限,主要包括本省预算、税法公债、章程修改、议决资政院议员等。凡谘议局议定可行事件,交给督抚公布施行。谘议局议决不可行事件,督抚必须更正后再施行,如果督抚不同意更正,则应说明理由。若本省督抚有侵犯谘议局权限或违背法律之行为,则谘议局可以向资政院申诉备案,由资政院裁决。由于资政院的一半议员来自谘议局,这就使谘议局在与督抚的争端中处于有利地位。

谘议局创设的同时,资政院的开办准备工作也在筹划之中。至宣统元年(1909)七月,经过三次修改,资政院院章陆续公布。资政院[……]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清末为什么轰然倒台

2016年12月18日 8 comments

作者: 蒋祖权

历史上看清末,那是一个轰轰烈烈的时代,开启了经济改革的洋务运动,有了先进强大的北洋舰队,有了与西方技术同步可以仿制生产“马克沁”重机枪的金陵制造局,有了电报,有了铁路,有了留洋学生,有了独立的报纸媒体,各省有了谘议局,还有了史无前例的举国预备立宪。那个时代该有的东西,大清几乎都有了,几千年没有的立宪改制也正在筹备之中,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似乎各方面都正在崛起的大清却突然就倒下去了。

清末,绝对是中国是历史上一个充满期望和惋惜的时代,对比今天那些不应该不如清末的地方,我也曾经写过一些称赞清末的文字,然而历史是无法假设的,历史只能用事实说话,历史上谁也阻挡不了大清的[……]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故宫与早点

2016年9月20日 1 条评论
72748a36gw1f7zwqaxis4j20ku0bpmzf

故宫臭狗食

你要吃早点,我就把地摊儿练……


​题图,《走向共和》第12集,翁同龢、庆亲王等等的大臣们,上班前在宫里吃早点摊儿。

就为找这个印象中的桥段哇,活活逼死强迫症患者…好在翁师傅和老庆保佑,终于找到了…我也别白找了这小一个月,随便写点什么纪念一下…

就聊聊这大臣们,到底在宫里怎么吃早点吧:

《走向共和》里这帮大臣们吃早点,是在故宫实景拍摄,地点是在景运门外。景运门和与之对称的隆宗门之间这个区域,叫“天街”,这个天街把皇宫分成了外朝和内廷(也就是后宫啦),这俩门也就成了后宫的禁门。大臣们上班前的准备工作当然要在这俩门外搞定了…


喏,所谓的“天街[……]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美食 标签:

郭老学徒:慈禧时期的言论自由状况

2016年8月8日 3 comments

中国人在境内办的第一份民间报纸是在慈禧太后执政期间创办的。那是1873年,一个叫艾小梅的人在汉口创办了《昭文新报》。

虽然北京从明朝起就一直有民办的《京报》,但那是政府机关报“邸报”的翻印板,是原腔原调一个音符都不走板的主旋律的扬声器。而《昭文新报》却不传播主旋律,不登载大清朝的中央文件和干部讲话,而是刊登些轶闻趣事诗词小品之类的文章。在中国新闻史上,艾小梅是第一个吃螃蟹自办媒体的。尽管《昭文新报》因销路不畅办了不到一年就停刊了。但它的历史意义还是非同寻常的。慈禧政府也算开明,没有设置报禁,允许艾小梅吃第一个民间办报的螃蟹。

中国民间大量办报是在戊戌变法时期,那时形成了办报高潮,一[……]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聂作平:天朝的铁幕是怎样被撬开的

2016年7月11日 2 comments

1、

尽管我努力克制这种神奇而又令我沮丧――可能也令所有中国人沮丧――的联想,但思维总会在不经意间碰撞到1000多年前那则著名的寓言:黔之驴。在这场现实版的驴与虎的博奕中,中国充当了那头愚蠢的庞然大物,而人口与历史均与中国不成比例的英国,则充当了狡黠而又隐忍的老虎。

在从“慭慭然,莫相知”到“大骇甚恐”,到“稍近益狎”,再到因断定“技止此耳”而“断其喉,尽其肉”的不断深入中,最初把驴子视为神的老虎,终于获得了饱餐的机会。

真正意义上的东西方接触,始于明清之际。西方对中国最早的了解,来自于传教士、冒险家和商人们的转述。透过这些充满夸张的东方传说,西方最早的中国形象近似于哈哈镜:[……]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2016年5月30日 19 comments
640

故事得从一场棒球赛开始。这场棒场赛已经过去了两个甲子,当年的参赛者和观看者都已化作了泥土和腐殖质。

人们之所以还记得它,乃是参赛队之一来自一个古老而陌生的国度。当这支参赛队队员的同胞们脑袋后面还拖着一根猪尾巴似的长辫子,还穿着长袍马褂,随时伸手打拱时,这些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已经在被他们的同胞看作蛮夷之地的美利坚生活了将近十年。

十年里,这群来自中国的少年,三三两两地入住于新英格兰地区的美国家庭,并与同龄的美国孩子同窗共读。溜冰、跳舞、打棒球,这些新鲜的东西潜滋暗长地烙进了他们记忆的沟回。

少年的经历影响巨大,十年过去,他们不仅已经习惯了美式饮食起[……]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杨乃武与小白菜:晚清权力博弈下的冤案

2016年5月13日 3 comments

雷洋之死跟杨乃武小白菜案一样,杨乃武是谁不重要,关键他是浙江举人,同科同省出来做官、经商、做报纸的一大票人,一人出一小把力就把案子送到慈禧面前了。人民大学在新闻宣传、公检法乃至政府机关有的是人,校友不明不白死了,谁不暗中使把劲儿?昌平派出所这回玩儿大收不了场,上峰只怕是要弃卒保帅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光绪元年也就是1875年的10月18日,此时大清国的实际执政者慈禧老佛爷收到了一份弹劾奏折,执政多年的她敏锐的感觉到,可以利用这个案子里提到的案子来夺回她想要的东西。这个案子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已经被定性成“通奸谋夫”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这件原本平常的风化案最终像滚雪球一般,牵扯了十几位朝廷命官[……]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

叶檀:满清高官为何主张“土烟驱逐洋烟”?

2016年5月9日 1 条评论

换个角度看,晚清的历史就是禁烟、又屡禁不绝的历史。这中间不仅仅是道德高低的较量,而是现实、经济民生与利益同时裹挟在内的一潭混水,不是一句好或者坏能够概括的。

在高层政治生活中,雍正以来洋烟一直是个话题,从道光以后成为一个严肃的公开的政治话题。在道德与现实之间,官员们来回滚刀板。当我们可以平静地回顾这段往事时,会发现鸦片与国际贸易的变化、中国国内经济、官吏生存方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道光年间朝廷进行为期两年的禁烟大讨论。朝廷并不是一刀切的准备禁止鸦片,事实上,在道德的洁癖、体制的尊严与源源不断的税收之间,道光帝并非毫无动摇。否则,他不会允许一场长达两年的大讨论。这场讨论[……]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

蒋祖权:透过清末看历史

2016年4月17日 21 comments

清末,慈禧反对戊戌变法,是怕变法动摇大清和她的统治。

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后,慈禧主动变法改革,预备立宪,也是为保大清和她的统治。

慈禧变法改革不是为了老百姓,而是为保住统治地位。

古今中外,那些为保住统治地位的改革最后都没成功,法国路易十六,俄国尼古拉二世,大清慈禧,这都是活生生的案例。

历史嘛,都是恶人之间的博弈,古今中外都一样,不是恶人也抢不到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如今西方社会有了一套控制恶人的规矩,中国什么也没有。

中国老百姓总是恶人博弈中的受害者,受害者还最爱看恶人博弈的热闹,并不在乎身前身后的深受其害,或者根本就想不明白。

近代中国百年,唯一在恶人博弈[……]

继续阅读

让人啼笑皆非的鸦片战争

2016年3月5日 15 comments

中国人习惯上把第一次中英战争称为“鸦片战争”,但实际上这场战事的起因绝对不是什么“英国为了倾销鸦片”。当时世界范围内吸食鸦片基本都是合法的(例如英美都是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开始立法限制毒品),奇怪的是,这些不禁鸦片的国家反倒没什么人吸鸦片,倒是中国这个禁烟的国家对鸦片一往情钟。一方面清朝有很多人是拿着高官厚禄却没什么正事干,平时除了黄赌自然就是毒(这就像某个人均GDP不到三千美圆的穷逼国家却能在奢侈品消费领域独领风骚一样),而其它洋货要么是像钢琴一样玩不来,要么是像刀叉钟表睡衣之类不好玩。另一方面,乾隆禁烟之后,各地官员反倒可以找鸦片商收保护费了,收了黑钱还不用纳税,为了抢这块肥肉,不仅没[……]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10年前的中国宪政改革

2016年2月19日 4 comments

夏白鸽

1906年1月29日是农历正月初五。春节刚过,中国派驻英、法、德、美的大使联衔发表声明,称五年内中国必能改行立宪制度。这一年上半年,中国派出的两路政治考察团马不停蹄地穿梭于亚、美、欧大陆之间,重点就是考察宪政。同是1月29日这一天,政治考察团中的一路正在美国华盛顿参观华盛顿故居。考察大臣戴鸿慈在日记中赞叹美国开国总统“自以身为公仆”,认为这是美国历代总统均遵循的原则。也许是有感于当时中国的政治体制,他感慨道:“诚哉,不以天下奉一人也!”

1905年7月15日,光绪皇帝发布谕旨,派考察团分赴东西洋各国,“考求一切政治,以期择善而从。” 1906年两路考察团历时半年有余,遍访当[……]

继续阅读

傅国涌:1911,大清朝完蛋的前夜

2016年1月15日 1 条评论

进入1911年,北京所有掌权的人们,没有一个想到他们快完蛋了。我看到那个时代掌握大权的人留下来的日记,包括他们的回忆、他们的书信,没有一个人在10月10日之前想过大清朝快完蛋了,从上到下都没有。他们的日记整天记录的就是吃饭送礼,看上去似乎真是繁华的“盛世”。街上到处是灯红酒绿,胡同里的生意好极了,澡堂里的生意好极了,就像香港今年出版的英国爵士巴恪思尘封了68年的《太后与我》所说的,不少有权有势的人都在澡堂里忙着同性恋。这是一百年前的中国。 巴恪思告诉我们晚清最后十年中王公大臣和将军们的私生活。由于缺乏旁证,他的回忆录不能完全当做信史来看待,但是也不能当做完全的八卦来看待,八卦中有信史,信史中有[……]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