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犬儒主义’

“幸好还有XXX”?!

2017年7月13日 8 comments

世界末日红旗手

不管说什么,都有人会说“幸好还有XXX”“来我们XX啊”“还好我在XX”“还剩下XX”。

雾霾的时候说幸好自己不在北京,而雾霾可以一直去到南方。关掉GREEN的时候说还有别的app可以用,迟早那些也会消失。觉得北电事件是无理取闹,其实性侵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你自己身上。当初A站聚集消失,还好有B站。
…展开全文c

不管说什么,都有人会说“幸好还有XXX”“来我们XX啊”“还好我在XX”“还剩下XX”。

雾霾的时候说幸好自己不在北京,而雾霾可以一直去到南方。关掉GREEN的时候说还有别的app可以用,迟早那些也会消失。觉得北电事件是无理取闹,其实性侵就发生[……]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新极权体制下知识人的精神自戕

2017年3月10日 7 comments

作者: 黎学文

今年过年回家,和家里人闲聊,在某名牌大学做副教授的二哥,又说起他买了第二套房子的事,话语之间,很有些得意。我看着他说这些,觉得很是陌生。我的二哥,曾是我精神的领路人,他是八九一代,那年在大学读书,还曾还是学生头,在当年毕业的时候,还被秋后算账进了学习班,差点没让毕业分配工作。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夏天,电视机上那些飞扬的旗帜、激荡的画面,和他从学校回来后每日黄昏,在乡村的田间,蹙眉沉思的情景。

二十多年过去了,一代人在老去,又一代人在成长,我的二哥,如今是我家里最成功的人了。尽管他并不属于既得利益集团中大富大贵的人,但显然已是中产阶级中的中上层一员。如同许多主流社会中的人[……]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柏林墙倒塌了,还有什么墙不会被推倒

2017年2月24日 3 comments

关于“柏林墙”为什么会倒塌,从政治学、社会学和经济学角度有许多的阐释,但从心理学角度,“柏林墙”的倒塌也自有其必然性。

从历史和政治学的角度,“柏林墙”意味着自由世界与不自由世界的边界。“柏林墙”是由代表不自由的前东德政府修筑,从建成到被推翻,28年时间里,这堵封禁的墙将无数追求自由的前东德民众挡在墙的外面;而且有不少仅仅试图追求自由的民众被射杀在这堵墙的外面。28年前,随着“柏林墙”的被推翻,不自由的前东德在接下来的2年后也被它的民众所推翻,整体并入了自由的西德。“柏林墙”的倒塌不仅促使两个德国统一,而且同时也意味着不自由世界在很大程度上的土崩瓦解,“二战”后横亘整个人类世界的“冷战铁[……]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唐映红:皇帝在裸奔 他们还批评新衣不合身

2017年1月18日 2 comments

《皇帝的新衣》是丹麦作家安徒生第一篇脍炙人口的童话。故事的梗概是一个国王爱慕虚荣,不仅会背无数的书名,还能解答哲学终结问题。有两个骗子就试图骗这个国王,告诉他说,他们为他量身定做的新衣有神奇的功能,凡是愚蠢或者不忠诚的人将看不到美轮美奂的新衣,只有聪明和忠诚的人才能欣赏到新衣之美。周围人包括国民都知道骗子宣称的神奇功能是什么,因此,从上到下,包括国王自己为了掩饰自己其实愚蠢或不忠诚,都假装能够欣赏到新衣的瑰丽。于是,在大臣们的簇拥下,皇帝就穿着这件神奇新衣出皇宫到外面巡游,向聪明忠诚的人展示新衣的美轮美奂,同时也甄别那些愚蠢或不聪明的人。皇帝惊喜发现,不仅周围大臣、幕僚、侍卫们个个都聪明、忠诚[……]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押沙龙:勇敢者下地狱,懦弱者吸雾霾

2017年1月8日 11 comments

这几天心情有些烦躁,是因为雾霾。

孩子嗓子疼,咳嗽,让她请了一天假。在班级群里张罗安装净化器的事情,但是在教室那个环境里,净化器有多大的效果,也没有把握,但总是希望能有一台。可就是这件事情也没有能够交涉成功。

生活在这个国度里的父母,经常会有一种无力感。这种无力感相当地折磨人。

其实,仔细想起来,我们已经吸过很多年的雾霾了,只是一开始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们傻乎乎地觉得那是雾,或者是沙尘,或者是什么别的东西。我们根本不知道有个东西叫PM2.5,会渗透到我们的肺泡里,进入我们的血液里。

而我们能知道这一点,恐怕很大程度上要感谢美国大使馆。他们坚持每天公布pm2.[……]

继续阅读

张鸣:臣记者与臣教授

2016年12月6日 8 comments

在清朝,只有满人才能自称奴才,汉人只能称臣。我们今天的教授也可以分成“臣教授”和“奴才教授”,属于领导自己人圈里的,是奴才;圈外的,是臣。

洪宪帝制的时候,北京有位记者表现积极,对袁世凯自称“臣记者”,被媒体传为笑谈。帝制还没有结束,臣记者就已经混不下去了,只好夹起皮包走人。

后来历史的大势所趋,任谁也做不成皇帝了,中国近代以来出现的新职业,诸如记者、律师、作家之类,庶几得以幸免加盖“臣”的印记,稀里糊涂过了几十年。

然而皇帝这个东西,废除其名号容易,要真的将之从国人的心里和文化里消灭,却难上加难。在没有皇帝的天地里,很可能皇帝更多了,遍地都是。大小是个头,感觉上就觉得自己像[……]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冉云飞:过于聪明的莫言

2016年12月6日 5 comments

有点历史感的人,就知道这标题,不是我的原创,而是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人文精神大讨论”一个笔战标题的袭用。评论家王彬彬写了一篇《过于聪明的中国作家》批评王蒙、萧乾等作家,大意谓很多中国作家真话不敢说一句,却为自己说假话,找了很多看似漂亮的理由。萧乾的回应,算是就事论事,中规中矩,并没有引起多少后续的争论,但王蒙夹枪带棒的讽刺能力,此后连续发作,其中尤以《黑马与黑驹》,名躁当时。

老实说,经过四九年后历次运动的人,没有几个不惧怕不懦弱的,这本来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但不诚实地面对人性之弱点,却是我们许多人的通病。要是别人说我软弱,我得回应说是的,人得面对自己真实的丑陋,就不要装什么[……]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唐映红:到底是什么令莫言“拍案而起”

2016年12月4日 10 comments

莫言是一个作家,一个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他是唯一一个在这国获得诺贝尔非科学奖项而没有被官府屏蔽的的人。在他之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不能说和不能说,以及移民法国获得文学奖的不能说,只有“莫言”能说。

人类第一,宇宙第二的网红宋石男写了篇文章,《佞圣者莫言的分裂世界》。里面引了莫言在法兰克福书展讲过的一个故事:

多年前,莫言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讲过一个故事:“歌德和贝多芬在路上并肩行走。突然,对面来了国王的仪仗队。贝多芬昂首挺胸,从仪仗队面前挺身而过。歌德退到路边,摘下帽子,在仪仗队面前恭敬肃立。年轻的时候,我也认为贝多芬了不起,歌德太不象话了。随着年龄增长,我慢慢意识到,在某种[……]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宋石男:佞圣者莫言的分裂世界

2016年12月4日 5 comments

在最近的文代会上,诺奖获得者莫言“非常好、非常棒”的赞词让许多网友拍案而起。

与莫言有关的另一条新闻也引起我注意。据中新网消息,11月30日莫言一幅书法仅以起拍价5000元成交,而在他刚获诺奖时,其书法最高成交价达97.75万元。

5000元我都觉得高了,莫言的字跟书法没什么关系,我老爸的书法比他高得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莫言的字,我老爸用脚趾头都比他写得好。哈哈。)

再想到莫言曾手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的字就更一钱不值了。一个中国作家手抄延安文艺讲话,跟一个犹太人手抄纽伦堡法案有什么区别?

多年前,莫言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讲过一个故事:“歌德和贝多芬[……]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被迫沉默:自由,还是不自由?

2016年6月28日 没有评论

江棋生

我不曾想到,由钱杨话题所激起的公共论辩,会是那么热闹和较真。我也不曾想到,这场论辩会引发我持续的关注和思索,并最终出现难于遏制的冲动,要将悟到的东西拿出来与人分享——在这篇短文中,我将通过对“被迫沉默”这个概念的聚焦,来言说自己的感悟。

何谓本文的“被迫沉默”?本文所言及的“沉默”,专指人们对公共事务的沉默,即政治性沉默。而所谓“被迫”,则是特指由权力压制所造成的“想说而不敢说”、“敢怒而不敢言”。因此,这里说的“被迫沉默”,乃是一种由制度造成的政治性沉默,可简称为“迫默”。

首先,我赞成不应苛责迫默者。他们不是恶人、坏人。在人品上,他们比只知歌德、颂圣的媚权小人要高[……]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张千帆:沉默比“道德绑架”更危险

2016年6月22日 1 条评论

前些日子,围绕知识分子的沉默是不是一种“权利”,萧瀚老师写了篇质疑我的文章(《律己的道德以及社会分工》,可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辩论到了这个阶段,就开始有点好看了,因为我们进入了“角色互换”的境界。

萧瀚是一位极勇敢的写手,他写的一些东西连我都替他担心,而他也为自己的敢言付出了代价。然而,恰恰是他反对所谓的“道德绑架”。和他相比,我则保守许多。在某种意义上,我恰是那个坚持“职业主义”的人。

我认为中国敢言者太少,而敬业者也不多。敢言固然可贵,但是并不能代替敬业,而我之所以偶而也貌似勇敢地说了几句话,完全是职业性质使然——我的专业是宪法,以宪法评论政事,肯定会批评国家政治中诸多不[……]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山东疫苗案发生之后,我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冷笑一声

2016年3月23日 10 comments

@鬼首天龙

山东疫苗案发生之后,我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冷笑一声。
你可能会说:你怎么这样呢?真特么不是个好人!呵呵,我好像从来就没说过我是个好人吧?千万别误会啊!……

你们终于感到恐惧了,真是好事!
当他们制造着假冒伪劣的时候,你没有感到恐惧,因为你可能就是制造者之一。
当他们出售有毒奶粉的时候,你没有感到恐惧,因为你有朋友为你在海外代购。
当出门呼吸着浓重的雾霾的时候,你没有感到恐惧,因为你认为人人都在呼吸,雾霾面前大家平等。
当有人为言论自由发声而遭到逮捕的时候,你没有感到恐惧,因为你说自己从不关心政治,言论自由顶一顿饭吃么?
当有人为司法不公挺身而出而遭遇磨难的时候,[……]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我为什么要在朋友圈谈政治?

2016年3月14日 5 comments

作者: 知能

‌‌“撕裂‌‌”作为中国的关键词,绝非始于今日。孙立平曾将‌‌“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社会‌‌”定性为‌‌“断裂社会‌‌”,他的专著《断裂》与《失衡》,当年读来,便觉触目惊心,现在看去,愈发佩服他的先见之明。这两本书,不止写实,兼具预言色彩。如今,中国社会正徘徊于断裂与失衡的阴影之下,愈陷愈深,无以自拔。

明确了这一点,再来说朋友圈的撕裂,可知这不过是断裂现实的一种投影,只是表象,而非本原。被撕裂的友谊背后,隐藏了断裂的观念、断裂的利益、断裂的阶级、断裂的体制与断裂的社会,后者才是病源。由此而论,朋友圈的撕裂不是一个社交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不是一个审美问题,而[……]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徐贲:很多年轻人并不知道自己是犬儒主义者

2015年8月29日 1 条评论

徐贲先生提醒人们注意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学术专业主义也罢,做一些『顺风』的论文也罢,都是情有可原的——人的两大弱点,第一个就是怕死,第二个就是贪财,说白了就是这个东西,谁也不例外。最可怕的是什么,就是有一些明白人,浑水摸鱼,这种犬儒才是真正的带有时代性的犬儒主义。」

《人物》微信账号:renwumag1980

文|许晓 编辑|赵立 摄影|严鑫峰

跟徐贲先生谈论「犬儒」之前,聊了会儿他印象中的80年代。徐贲说,他是老三届里的高中生,1969年初就去昆山农村插队,因为成分不好,一直没法回城,直到「文革」结束以后,才通过考学的方式进入复旦。

我们聊起新中国成立以后,[……]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刘瑜:沉默不是金,而是社会的悲剧

2015年8月25日 2 comments

  此文是刘瑜为译著《房间里的大象——生活中的沉默和否认》(伊维塔·泽鲁巴维尔著,胡缠译)所写的序言。

  很多时候,人会被习惯和情绪所无形控制。沉默久了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中国社会习惯明哲保身,说多错多,活着就是好事。只要自己和家人没受伤害或大伤害,对很多恶事也是无所谓的。“莫管闲事”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直到有一天,当黑暗延伸到自己,才奋力嘶喊,看到的也许是当日自己的“无所谓”。有一句话说的好:你可以不勇敢,可以不说真话,可以逃避;但是不要阻止那些善良而又有勇气的人们说话,以及为了他人而付出的血汗。当一些人为了这个社会在付出的时候,请不要嘲笑他们的“卑微”和“愚蠢”。

  沉默是[……]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