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茉莉花革命’

一場顏色革命似乎開始在柬埔寨當地蔓延

2016年7月15日 6 comments

東南亞小國柬埔寨近來政治風波迭起,總理洪森被西方媒體炮轟,各種負面新聞纏身,一場顏色革命似乎開始在當地蔓延。

柬埔寨反對派評論員勘雷日前在一間便利商店內被人開槍打死,由於勘雷以批評洪森聞名,他被擊斃之後,西方媒體不點名批評洪森政府對其進行暗殺。儘管後來警方抓捕的兇手是勘雷的債主,但外界眾口一詞,認為是政府在明年選舉到來之前恐嚇反對派政治人物和公民社會的最新一波行動。

除此之外,一個設立在英國的反貪腐組織「環球證人」突然披露洪森及其家人通過空殼公司和代理人建立巨大的商業帝國,在一百多間公司擁有股份,這些公司分布在媒體、農業和能源業,積累了至少二億美元的財富。

這場來勢洶洶的輿論[……]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中国的年轻一代——有胆量关心政治吗?

2016年5月23日 2 comments

小编说:中国的年轻一代生于改革开放后,国家飞速发展中,网络信息包围中,不是颓废的一代,更不是脑残的一代,胸怀一腔血,静待国富强。我们在国泰民安的时候可以不参与政治,但是我们一直在关心,当国家无法走向富强的时候,真正需要青年们站出来的时候,中国的年轻一代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君不见阿拉伯之春的动荡,埃及政变的骚乱,一切扰乱老百姓安康的游行和革命都只是充血草率之为。我们所希望的:国富,民强!无他,唯此而已。
在深圳东门商业街一个热闹的十字路口,位于肯德基和麦当劳之间的位置,一个21岁的小伙子刘仲秋(Liu Zhongqiu),坐在一张像是马上要垮掉的白色折叠椅上,每当有行人往他的钱桶里扔钱时,他[……]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长平:奥斯卡礼赞真相

2016年3月1日 6 comments

我在新浪微博搜索栏输入“凛冬烈火”四个字,看到提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凛冬烈火’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是记录2013年底至2014年初乌克兰独立广场革命的电影的名字,入围本届奥斯卡奖。在遗憾的同时,我也多少感到一些欣慰:专制者仍然对世界的真相感到害怕。

大肆抓捕人权律师及绑架香港书商等事件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北京当局已经全然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所幸,他们无法改变这个事实:越是强权专制,越是恐惧真相,因此越需要控制媒体和信息。不仅需要控制政治新闻,隐含政治信息的娱乐新闻也不能放过。继中国广电总局及中宣部下令禁止台湾金马奖、香港金像奖直播、转播之后,奥斯卡奖的颁奖新闻也因《凛冬烈火》[……]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魚蛋革命的起因

2016年2月10日 14 comments

終於搞清楚魚蛋革命是怎麼回事了。事件發源於旺角砵蘭街,根據各方前線消息還原,年三十晚有泛民鳩嗚團幫助旺角小販們,但當食環署城管來到時,鳩嗚團要求小販不要反抗,任由城管抓捕。小販們不滿鳩嗚團,繼而聯絡本前在年初一保護他們。本前作為勇武本土派,誓用武力保衛這個香港本土新年特色「旺角夜市」。城管還以為是年三十晚那幫鳩嗚團,晚上10點肆無忌憚的來抓人,見到本前就推撞,結果遭到了本前用拳頭的武力還擊。

城管報警,結果因為現場人太多,警方無法進入,11點就出現了的士撞老伯事件,警方一個機動縱隊試圖進入現場,但被本前阻擋,雙方推撞發生衝突,警方首次施放胡椒噴霧。事後的士和老伯離場,警方撤退。砵蘭街恢復[……]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长平:旺角枪声不是“最后一枪”

2016年2月10日 15 comments

我还清楚地记得,香港维园“六四”纪念晚会结束时,人们细致地拣走身边垃圾。有些作为坐垫的报纸已经嵌入泥土,还是被人耐心地一点一点扣出来带走。我也看到,十数万人自由而又有序地离场,服务周到的警察让人觉得温暖而又安全。

香港社会的秩序,一直是中国内地人的教材。亲官方媒体强调市民的“素质”,亲自由媒体则强调警方的亲善。同时,香港人也以此自豪,对内地访客不排队、乱扔垃圾等习惯深恶痛绝,甚至斥之为“蝗虫”。

变坏似乎只在一夜之间。今晨(2月9日2时许)旺角抗议事件中响起警察的枪声(对空鸣枪),尽管当时抗议者与警察的冲突已经相当激烈,但是据多名亲历者讲述,人们感到震惊,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突尼斯翻版?香港警察开枪驱赶小贩致旺角大规模骚乱

2016年2月9日 8 comments
wp-1454983025643

分类: 新闻 标签: ,

柳三禅:北京担心越南颜色革命

2016年1月23日 6 comments

早前,北京的周边多传出不安宁的消息。先是北韩极度任性,牡丹峰乐团说走就走,并且悍然进行第四次核试,一点面子也不给;接着,承受两岸和平红利的国民党大败,不但丢了总统权,而且立法院也惨败,差点连修宪权也丢了。再跟着,越共十二大是否出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北京密切关注。

新华社发自河内的报道说,「各种敌对势力和政治机会主义分子」的活动愈来愈猖獗。他们编造抹黑越南共产党和政治制度的文章,进而在越南策动「颜色革命」。

如同中共十八大一样,越共十二大也是最高权力更替的重要会议,也是越共北派和南派的一次角力,焦点是南派的现任总理阮晋勇会否夺得总书记的大权。

北派的现任总书记阮富仲已连任两届且[……]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笑蜀:第四波民主化的失败说明了什么?

2015年12月14日 12 comments

2011年的中东“茉莉花革命”,又称第四波民主化,现在看来并不成功。仅突尼斯一隅还算差强人意,利比亚有成有败,埃及和叙利亚则是全面失败。在叙利亚的失败尤其惨烈,不仅置叙利亚于长期内战之中,更令ISIS崛起,恐怖主义阴影笼罩全球。

跟第三波民主化比较,第四波的失败更明显。学者刘瑜对第三波有过定量分析,发现第三波有超过一半的国家实现了民主体制的相对稳固。刘瑜据以认定,第三波属于“脆弱的有限成功”。

第三波的结局不算理想。即便不认同负面评价的刘瑜,对第三波的评价仍不得不非常审慎和克制。但相比有一半国家过关的第三波,第四波就只能用惨淡两字形容了。如果说因第三波而生的民主受挫论、民主悲观主义[……]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吴强:告别1984?缅甸的番红花革命与缓性群众

2015年11月12日 没有评论

在那些高度威权甚至近乎极权的国家内部,尽管革命总是难以避免,但是只要革命尚未发生,无论内部还是外部世界,通常都对革命的发生持着怀疑态度。1989的”苏东波”如此,西方社会规模巨大的苏联问题研究和情报机构几乎没有人做出正确预测,2011年的北非茉莉花革命同样如此。主流研究者们,如亨廷顿或斯考奇以来对阶级、官僚、制度等等的结构分析,解释的是传统革命为什么会发生;而近年来学界对威权体制及其镇压能力的关注,或许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威权政权有多大的可能阻止革命爆发。

但是,现实政治中,特别在那些封闭的高度威权内部,革命与反革命两股力量的较量鲜有戏剧化或者公开化,革命的发生依然是个谜。更普遍的,并非那[……]

继续阅读

笑蜀:「顏色革命」恐懼症與中國維穩2.0版

2015年1月12日 1 条评论

對中國公民社會尤其對自由知識分子來說,2014年是晦暗的一年。舊雨新知屢屢「失聯」,話語空間不斷收縮,打擊一個接著一個。而這都因為一個敏感詞:「顏色革命」。

維穩壓力居高不下

「顏色革命」成為敏感詞,始自2011年中國版「茉莉花革命」。那場所謂革命原本無非網上戲言,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確有其事。即便如此,仍幾乎陷全國於緊急狀態,大批維權人士遭非法拘捕甚至遭肉刑。從那時起,當局一直把所謂「顏色革命」當最大假想敵,習近平反覆警告:中國是一個大國,犯不起顛覆性的錯誤。他所稱「顛覆性錯誤」,或許就包括所謂「顏色革命」在內。

因為「顏色革命」恐懼症,維穩壓力居高不下。即便周永康倒台,其政治[……]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穆巴拉克“洗白”之后

2014年12月2日 2 comments

陶短房

11月29日,埃及法院宣布,对前总统穆巴拉克“共谋谋杀”和受贿两项指控均不能成立,同时埃及前内政部长阿德利等7名前政府高官也被宣布“共谋谋杀”罪名不成立。
在2011年2月的“尼罗河革命”期间,穆巴拉克当局一度动用军警对付广场示威者,导致至少846人死亡。穆巴拉克被迫下台后,对其镇压责任的清算,和兄弟会穆尔西的民选政府一起,成为“革命成果”的标志性产物。
穆巴拉克是2011年4月12日首次被埃及检查机关质询、4月13日被拘捕的。当年5月24日,埃及检察机关宣布将指控穆巴拉克“共谋谋杀”、受贿(约4000万埃及镑合约670万美元)、浪费公共财产等罪名;当年8月3日,穆巴拉克父[……]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纽约时报》埃及法院撤销针对穆巴拉克的指控 无罪释放

2014年12月1日 2 comments

开罗——周六,埃及一家法院撤销了针对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所有剩余刑事指控,全面否认了迫使穆巴拉克下台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

法院驳回了对穆巴拉克的谋杀指控,即杀害要求结束他30年的统治的抗议者。这些指控曾促使人们把穆巴拉克的雕像挂在开罗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的灯柱上,引起整个地区的关注。他属下引起众怒的安全部门负责人和六名警察也被无罪释放。

法院还撤销了针对穆巴拉克、他的两个儿子,以及一名富有的商业伙伴的腐败指控;这三人与穆巴拉克一样,都是穆巴拉克时代猖獗的假公济私现象的化身。

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穆巴拉克将[……]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王从圣:突尼斯民主转型初步成功

2014年11月17日 5 comments

  1. 导言 突尼斯是起自2010年底的阿拉伯之春的始作俑者。如今这个国家怎么样了?我们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国家的声音了。“no news is good news”;“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当我仔细地清理突尼斯革命以后的进程时再一次想起了这个熟语。但没有消息就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这真不幸!人们往往注意的是那些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故事,却不去深思这悲壮故事背后人民的眼泪和鲜血。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中国近现代一系列悲剧的原因。法国革命、俄国革命的一系列英雄史诗在历史上是国家失败的典型范例,却被中国的野心家、理想主义者如醉如痴地效仿和追随。我常常痛心于中国人,乃至世界各国的人民没能充分汲取澳大利亚和加拿[……]

继续阅读

章立凡:香港需要“颜色革命”吗?

2014年11月5日 1 条评论

今年8月,前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陈佐洱会长发表谈话,指香港“占领中环”行动为港版“颜色革命”。此后的两个月间,中共治港官员、海内外党媒和亲共媒体同仇敌忾,高调指责“外部势力”企图在香港发动“颜色革命”。

香港学联、学民思潮在10月11日致习近平主席公开信中,对此予以否认:“香港发展至今的占领运动,绝非颜色革命,而是港人争取民主的运动。”而香港特首梁振英10月12日也表示,他没有这样定性,但认为运动已失控;前港区人大代表吴康民则在《明报》撰文,称“颜色革命,言重了”。梁、吴的言论,显然与陈佐洱等人的“阴谋论”不同调。

什么是“颜色革命”?“维基百科”定义如下:

颜[……]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劉進圖:顏色革命論脫離現實

2014年11月3日 没有评论

雨傘運動持續,北京官員一再以顏色革命來形容,指有外國勢力介入,意圖藉群眾上街推翻特區政權,並要求以不設限的普選來產生親西方的特首,中央政府將堅決阻止,絕不妥協。這個論述迄今未見中央和特區政府拿出具體證據,由於論述矛頭直指美國,事涉中美關係未來走向,北京必須慎之又慎,避免誤判美國戰略意圖;北京也應該看到,顏色革命論述對解開香港當前政局的死結並無幫助。
提倡顏色革命論的人迄今提出的論據,主要建基於維基解密的一些舊資料,指美國政壇曾通過一些基金會資助香港一些民主派政治人物,鼓吹以大型群眾運動推動民主,以及近日雨傘運動獲得大量物資援助,援助方式很有組織。就算這些資料令北京認為,美國政府意圖影響香港民[……]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