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药家鑫’

药家鑫案二审已立案

2011年5月13日 没有评论

药家鑫案于今年4月22日一审宣判,4月28日药家鑫在上诉书上签字。今天上午,记者从此案被害人代理人张显处了解到药家鑫有四点上诉理由。张显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介绍,目前受害人家属还没有拿到上诉状,不过他还是在法院找到了上诉状,看到了上诉内容。上诉状显示,药家鑫上诉理由具体为:第一,原判决对“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认为定性不当。原因是“案发在车辆少和行人少的郊区路上;路灯暗,光线不如白天的好,药家鑫高度近似眼神不好;杀张妙身上的部位比较乱,药本人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刀,致命仅有一刀,是激情和瞬间作案;是由平时的抑郁和压力所致。第二,西安中院认可了药家鑫的自首情节,却未按自首减轻[……]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高晓松怒斥药家鑫漠视生命 转眼轮到自己漠视生命了

2011年5月10日 没有评论

5月9日10时,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在东城区驾车与前车追尾,造成四车连撞,4人轻伤。因涉嫌酒后驾车,高晓松已被警方带走。
——-
朋友问我怎么看药家鑫案?我说即便他活着出来,也会被当街撞死,没死干净也会被补几刀。人类全部的历史告诉我们:有法有天时人民奉公守法,无法无天时人民替天行道。至于有人能一手遮天,那纯属杞人忧天。另外鉴于西安音乐学院学生集体支持药家鑫,今后音乐界将不接受他们,生命都漠视的人会爱音乐吗?4月17日

高晓松真的进去了 现在评委是陈耀川,今天达人秀录影音乐厅现场报道

分类: 新闻 标签:

假如你被车撞,爬起来说句什么话最安全?

2011年4月14日 没有评论

要选择装死,否则会被捅死。至少也要声明“没记车牌号”。 我出门一般记不住车号。 别杀我,我没记你车牌号。 “我的眼镜(或者隐形眼镜)掉哪儿了?”双手配合做摸索搜寻状! 哎呀!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感谢上帝,幸亏不是火车。 对不起,我会带您去修车。 伙计,我没事,耽误你开车咧!对不起,对不起。 我记性不好,眼神也差,还有医保。妨碍您开车啦,真对不起。 我全医保!没您任何责任!谢谢啦!然后拔腿就跑。 你走,我掩护! 先生,我刚才被前面的拉土车撞[……]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笑话 标签:

海峰:药家鑫案,惊忆8平方前的另一起车祸–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1年4月11日 没有评论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23日中午一审结束,法官宣布本案在经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看到这则新闻报道,心目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心,突然想起8平方前,也有一起当时看来影响很坏的车祸。8平方的时候,俺正在北京上中学。我从2年纪开始看报纸,小学毕业前看完了全套的水浒、三国以及金庸的神雕系列4套全部。大家就不用怀疑我的理解能力了。8平方有2件事情,我感觉很不可思议。一是官倒两民愤最大的公子,赵公子和邓公子,等到群众真的上街散步的时候,赵公子的父亲,居然摇身一变,居然成为了带领中国人民奔向免煮湿疣光明未来的英明领袖。我不知道其他经历过这件事情的人的感想,是否也有人感觉到这其中的不可思议呢?第2件事情,是一起[……]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熊培云:比死刑更可怕的是不宽容

2011年4月8日 没有评论

就在昨天,编辑邀我写一篇关于药家鑫的文字。实话实说,对于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太多关注,只知道微博上有不少人在讨论,零零散散看过几眼。一个印象是,场面宏大,群情激愤,大凡反对判处死刑的,都被骂得狗血淋头。

  我承认,我是一个死刑废除论者。具体写作方面,通常只做观念上的陈述,而不涉及具体的案情。若干年前我还写过一篇《杀人不偿命,欠债要还钱》的文章,表明自己因何反对死刑。就在昨晚,为了解药家鑫案,我在微博上简略谈到五点,以求抛砖引玉:

  1.铡刀落在自己的脖子上最重,落在别人的脖子上最轻。2.你可能不只在表达一个观点,而且在杀一个人。3.废除死刑不等于废除刑罚。死刑之外,刑罚之威慑仍在。4.[……]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药家鑫案:央视的采访报道能否助其免除一死?

2011年4月2日 没有评论

药家鑫很容易让人想到“要加薪”,可惜家境殷实的药家鑫加不了薪,却给一个无辜的女孩儿张妙一车头又加了八刀,张妙走了,留下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躺在父亲的怀里吃着奶,他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被人杀了。辩护律师说这属于激情杀人,很富有激情的样子。网友声音:媒体跟风,药家鑫成阳光灿烂好青年?我在怀疑声援药家鑫这几百学生甚至有一部分根本就不认识药家鑫,不知道来的目的是真的想拯救药家鑫,还是加了薪才来的,为了下次要加薪。在这里讨论以暴制暴的错误性是不对的,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他们眼中的好同学药家鑫把人撞了,还要补上几刀,他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暴制不暴。不讲法律,只讲道理,他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一点简单的道理,大学[……]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李承鹏:药

2011年4月1日 没有评论

一个钢琴青年半夜开车撞倒一个串串店下班女工,没死。想了想,取下一把三十多公分的刀连捅八刀,这个过程,女工一直央求别杀了,家里还有两岁半的儿子需要照顾……他没听,颀长的手指激情弹奏中。一会儿,女工果真死了。大家知道,这个女工叫张妙。这个钢琴青年叫药家鑫。我把他简称,药。案子大家已很清楚了。该怎么判决也清楚,不清楚的拿把刀在自己身上举例,便会清楚。我之所以把这简称为,药,是因为发生在长安的另一些事情。这天,长安的法庭格外开恩,允许五百名群众入场围观,后来我们知道,这是为了方便四百名整编制的长安乐府,也就是药的同学们接受调查问卷:药,到底该不该判死刑?这时的民意前所未有的统一,药渣子药引子药罐子都答[……]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