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辛子陵’

辛子陵:就违反宪法的“党国体制”,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2012年7月20日 没有评论

邓小平会见波兰领导人时说过:“我们两国原来的政治体制都是从苏联模式来的,看来这个模式在苏联也不是很成功的。”[1] 苏维埃体制不属中国特色。这个体制的特点是党在国之上,领袖在党之上,所以被称为“党国体制”。列宁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是党国体制的理论基础。列宁创建的苏维埃就是党国体制的母本。用列宁的话说:党国体制“是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2] 个人独裁是这个体制的应有之义。因为“在革命运动史上,个人独裁成为革命阶级专政的表现者、代表者和执行者,是屡见不鲜的事。” “所以苏维埃的(即社会主义的)民主制与实行个人独裁之间,绝无任何原则性的矛盾。”[3] 从1919年列宁[……]

继续阅读

联合早报:中国左派网站万人署名 “公诉”茅于轼辛子陵

2011年5月29日 没有评论

针对经济学家茅于轼4月发表一篇抨击中共前领袖毛泽东的文章,中国著名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号召网友集体签名,以“公诉团”的名义向全国人大和司法机关控诉茅于轼和《红太阳的陨落》一书的作者辛子陵。

  茅于轼4月26日发表题为《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读<红太阳的陨落>》的文章,指毛泽东1949年后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造成无数人丧生,包括1959年至1961年的大饥荒导致3000多万人死亡,并指“毛泽东还把人间一切美好的东西加以破坏,中国几千年积累的文化,理想,道德,艺术,全部被否定”,“把对社会最有用的知识分子一个个打倒,甚至逼他们自杀,把宣扬善的宗教领袖关进监狱,甚至干脆杀掉。”

  文[……]

继续阅读

参与:辛子陵为何禁声

2011年5月9日 没有评论

著名学者、传记文学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四级研究员,被广大读者称为中共党内改革派旗手的辛子陵教授,近月来突然禁声消失,再不见他有文章问世,再不见他出席各种座谈会的讲话,也不见他与朋友聚会,是他病了还是忙于其它事务,都不是,是他被中共敌视民主的极左派圈禁。 据可靠渠道透露,2011年3月25日他受江西南昌大学之邀前去讲课,结果被北京一个电话迫使校方强行取消了这一活动。3月29日他回到北京,中共北京市纪委一位姓张的常委奉高层之命立即找他谈话,谈话地点在海淀区青龙桥干休所会议室,参加谈话的还有国防大学政治部洪副主任。谈话内容主要是追究今年2月11日,他受科技部19位老干部之邀,在座谈会上发表了《形[……]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辛子陵:当代中国真相与危机

2011年3月14日 没有评论

有机会跟上海各界朋友们见面非常荣幸。正值春节,先给大家拜年。宋朝的政治家和文学家范仲淹说过两句话:“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作为执政党的一员,我关心百姓的疾苦;作为退休老干部,我关心党的兴亡。这是我今天谈话的立场。后面我揭露的党的阴暗面可能是骇人听闻的,但我是为了救党。帮助党走出“改革共识破裂,社会危机加深,执政合法性丧失”的困局

政府崛起,人民没有崛起

  世界经济危机发生以来,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中国GDP已超日本成为 “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20国首脑会议上中国领导人扬眉吐气。法国总统萨克齐说:“中国是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和发展的重要力量。”

中国的国民生产总[……]

继续阅读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2011年2月10日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1年2月25日 没有评论

今天是老同志座谈会,我们年龄相近,都在七十以上,都是老干部,老党员, “老员外”,对国事仍然很关心。京戏里面经常出现的一个角色是“员外”,所谓“员外”就是定员以外的人员,不在编,但还拿朝廷的俸禄,就是告老还家的官员。我们就都是“老员外”。头上没有乌纱帽,不求升迁了,可以讲真话,讲心里话,不需要跟风,不戴假面具讲话。现在科技发展了,到处有摄像头,有监听设备,我们吃饭的这个地方,可能也有。但我们不怕。我希望我们的一些意见,一些见解,传到中央去。我们对时政的一些评论,实际上是给中央当“编外参谋”,刘帅晚年就经常说给中央当“编外参谋”。我们出于善意,出于好心,该说的要说,听不听在他们,在当权的领导人。[……]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辛子陵:必须大规模让利于民才能继续保持执政党地位

2010年2月24日 2 comments

必须大规模让利于民才能继续保持执政党地位2010年春节辛子陵在上海与朋友座谈时的讲话2010-2-22  有机会跟上海各界朋友们见面非常荣幸。正值春节,先给大家拜年。  宋朝的政治家和文学家范仲淹说过两句话:“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作为执政党的一员,我关心百姓的疾苦;作为退休老干部,我关心党的兴亡。这是我今天谈话的立场。后面我揭露的党的阴暗面可能是骇人听闻的,但我是为了救党。帮助党走出改革共识破裂,社会危机加深,执政合法性丧失的困局。  政府崛起,人民没有崛起  世界经济危机发生以来,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中国GDP已超日本成为 “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20国首脑会议上中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