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金庸’

沧海一声叹

2017年11月18日 9 comments

作者:包小姐

前阵子马云和王菲合唱的那首《风清扬》里头,高晓松找来他的爱将尹约填的词。这个尹约是高老师在美国收的徒弟,据说是个“毕业于美国名校”的 80 后才女,才貌双全。

按高晓松自己的说法,这首歌的词改了七八版,而好几句歌词都是最后时刻才改出来的。

其实有些地方能看出来是赶工手笔,比如“天地生太极”。天地怎么能生太极呢?《周易正义》里说的,太极正是天地未开、混沌未分阴阳前的状态。我们这个“风清扬”不耍剑法,独爱太极,对这点应该是清楚的。

高晓松和尹约还在歌词里套了一句“沧海一声笑”,这是致敬黄霑了。

霑叔是写武侠歌曲的鬼才。那首《沧海一声笑》,是受邀给《笑傲江[……]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凯迪:丐帮弟子与星宿派门人,谁更值得怜悯?

2017年10月27日 8 comments

少室山上,佛门净地、少林寺门前,一场惨绝人寰的恶斗正在上演。

一方是臭名昭著的星宿老怪丁春秋,一方是号称武林侠义道的丐帮新任帮主庄聚贤。

丁春秋抓起一名门人弟子向对方掷去,庄聚贤也是反手抓到一名丐帮三袋弟子,运劲推出。

【二人一撞之下,只听得嗤嗤声响,跟着各人鼻中闻到一股焦臭,真是令人欲呕,群雄有的闭气,有的后退,有的伸手掩鼻,有的立服解药,均知丁春秋和庄聚贤都是以阴毒内劲使在弟子身上。那两人一撞,便即软垂垂的摔在地下,动也不动,早已毙命。】

【他二人掷出一名弟子,跟着又掷一门弟子。但听得砰砰砰响声不绝,片刻之间,双方已各掷了九名弟子,十八具尸体横卧地上,脸上均是一片乌[……]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一伙冰糖葫芦小贩的离奇死亡

2017年9月4日 5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这是《鹿鼎记》里的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故事:

话说这一天,北京热闹的天桥左近,突然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有几个卖冰糖葫芦的突然被查办了。

现场的情况是,二十多个差役忽然“蜂拥而来”,两名捕快带头,手拖铁链,把附近所有卖冰糖葫芦的统统抓去,糖葫芦也都没收了。

整个查办的过程,可以说是效率很高,快如闪电,雷厉风行,但又十分蹊跷。群众都表示很诧异:

“这年头儿,连卖冰糖葫芦也犯了天条啦?”

——《鹿鼎记》第十四回

而那些卖糖葫芦的人,估计也是满脑子懵逼:

我怎么卖个糖葫芦都犯事啦?

大家感觉到懵逼[……]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金庸历险记,爱国青年的艰难成长手册

2017年8月10日 52 comments

来自微信公号:第四维的晚宴

1967年盛夏,金庸先生如常在凌晨时分结束报社的工作,与同事一道返回寓所休息。

寓所的门口摆了一个大的邮包,金庸以为是正常的邮包,弯腰就想拿起来,倒是跟他一道回去的同事王世瑜觉得有可疑,拉住了金庸。

这样一拉救了金庸一命。

报警后,警察到场,确认那是个装有土制炸弹的邮包,并在金庸寓所门口引爆了。

金庸先生是内敛的人,即便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旁人也很难从他脸上看到变化。

但他的内心肯定思潮起伏、百味俱陈,因为当时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他,把他放入暗杀名单的第一位,甚至放置炸弹想置他于死地的人,极有可能是他认识的人,甚至是他曾经的同事。[……]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六神磊磊:做坏事的底线是至少卖个好价钱

2017年7月24日 8 comments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金庸是很会写坏人的,有些人简直坏得令人发指,干了不少坏事。

比如《笑傲江湖》里有一个林平之,把爱他爱得要死的老婆杀了,可以说是很坏了吧。

“岳灵珊倒在大车的车夫座位上,胸口插了一柄长剑。”——这个人也真下得了手。你说他禽兽、没人性,说什么都可以。

但林平之干这件事,也是有原因的,这是他投靠大佬左冷禅的投名状,要证明自己和岳家决裂。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要向左掌门表明心迹。”

人家左掌门那边可是慷慨地允诺了回报的:“今后林兄弟永远是我嵩山派上宾!”

瞧,是“上宾”,而且“永远是”,人家林平之干坏事,好歹是干出了身价的。

再比如另一个人,《倚天[……]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六神磊磊:金盆洗手,盆洗手,洗手,手

2017年6月24日 4 comments

《笑傲江湖》里,有一段特别有名的情节,叫做‌‌“金盆洗手‌‌”。

五岳剑派中,衡山支部有个高手叫刘正风,厌倦了江湖,想去当音乐家,搞了一场‌‌“金盆洗手‌‌”,打算宣布退出江湖。

结果江湖不是你想退就可以退的,就在洗手的当天,嵩山的大boss左冷禅给他定了一个罪名‌‌“勾结魔教‌‌”,派工作组到衡山现场执法,杀了他全家。

这一段情节,看过小说、电视剧的都很熟悉了。

可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反常的细节——左冷禅对刘正风之前的定罪、公示、派工作组、采取果决措施,这都没什么,都算是正常的工作流程。唯独有一点反常是:左盟主派的这个工作组,规格也太高了一点。

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林平之,你来,我们谈谈你报仇过当的事

2017年3月28日 7 comments

六神磊磊

平之啊,心情怎么样,被惩处了,后悔不?

你来,我给你讲讲规矩。

你怎么可以这样弄死余沧海,一刀子又一刀子地去捅人家呢?你这个事情啊,过了。

没错,余沧海是堵了你家福威镖局的门,是找你家讨了剑谱,是虐待了你爹妈,是脱裤子对你娘那啥啥了。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嘛。不就是虐个爹妈嘛。

你逃学过不?你偷偷打游戏不?你不也把你爹妈气过个半死吗,谁拿刀捅过你了?

是,余沧海是坏人。但坏人也是人嘛,也是受江湖规矩保护的嘛,你受过教育,还不懂这个道理吗。

当然了,他受保护,你爹妈也是守保护的。

我们当时不就去保护了你爹妈了吗?你看监控,我们22点13分来,呆到17分才准备走,保护了4[……]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华山气宗的困境

2017年3月20日 6 comments

为了对付淫贼田伯光的快刀,华山派宁女侠在与大徒弟对练正酣时,激发了自身的潜能,以巧心慧思,临时触机创出了包含华山派内功、剑法绝诣的凌厉一招,被丈夫岳不群命名为“无双无对,宁氏一剑”。

但是令狐冲在思过崖的山洞里却发现了这一剑招更为完美的加强版本——原来宁女侠创制的这招暗合华山前辈。悲摧的是,这妙手偶得的绝招却被破解得一败涂地。可见用八个字命名的招式都有其至致命的弱点,比如过三拳的“横扫千军,直摧万马”。

之后,师娘考验他的武功进度,使出这得意绝技时,被他用石壁上的招式稀里糊涂地破了,还险些要了师娘的性命。

这就象一个软件系统出现BUG,遭遇了黑客乘隙攻击一样。从求真求知求实的[……]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倚天屠龙克苏鲁

2017年3月9日 2 comments

  饿,好饿。

  这是朱长龄的唯一感觉,他已经饿了五年。

  朱长龄是南帝一灯大师弟子朱子柳的后人,昆仑山朱武连环庄的庄主,在江湖上大名鼎鼎,家财亿万,仆役无数,只因为贪图屠龙刀,意图欺骗张翠山的儿子张无忌去冰火岛,张无忌看穿逃走,朱子柳追到悬崖,纠缠间两人一起掉到悬崖半空中的一个小石台上,无法逃脱,被困在石台好几年。

  这石台有个山洞,可以通向山腹之中,可是洞口狭小,张无忌年纪尚小身材未长能钻过去,朱长龄已经成年,钻过不去。这山洞之后显然另有天地,张无忌每隔几天就会送来一两个果子,全凭如此,朱长龄才没有饿死。

  几天才一两个果子怎么够吃,朱长龄很饿,非常饿,饿得[……]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金庸告诉我们:要你是打手,用完流浪狗

2017年3月4日 2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金庸的小说里面,有一个行当叫做“打手”,专门帮人家打人、砸场子、起哄捣乱搞事情的。

这个行当也是分价格、分档次的。同样是打砸,档次不一样,老板给的钱也不一样,差别大了。

有的打手就非常贵。《笑傲江湖》里,大boss左冷禅收买了个打手,叫做玉玑子,他就很贵。有多贵呢?根据桃谷六仙爆料说,左冷禅给了他“三千两黄金、四个美女”。

当然,桃谷六仙有可能夸张了,但是不要三千两,一千两也许是要的;不是四个美女,一两个美女也许是给了的。

怎么会这么贵呢?因为玉玑子身份地位不一样,他自己本身就是泰山派的元老,不是一点小钱收买得了的。其次,他的任务也不一样,[……]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向问天的十分钟:做老人家身边的男人有多难

2017年1月10日 7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今天我们聊的话题,叫做“向问天的日常十分钟”。

向问天,有些人可能不熟悉这个名字。简单科普一下。这个向问天是什么人呢?乃是《笑傲江湖》里一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简而言之,他是日月神教的高管、元老、巨头,有时候是二把手,有时候是三把手。

大家可能有些糊涂,他到底是二把手还是三把手?这就要看教主任我行老人家的安排了。任我行有时候提拔年轻人,比如设了个副教主,让令狐冲去当,那向问天就是三把手;可是令狐冲不识好歹,失宠了,失势了,副教主没当成,那他就又是二把手。不管怎么说,对向问天这根顶梁柱,教主老人家是一直倚重的。

可是,众所周知,任我行老人家乃是一代雄[……]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杜宝俊:为什么要维护张无忌这个核心

2016年10月23日 4 comments

《倚天屠龙记》里的明教,其最高权力——教主一职的承续,是由上一任教主指定接班人,同时交接信物——圣火令。

圣火令是波斯山中老人霍山所铸,刻着他毕生武功精要,和明教同时传入中土,成为教主令符。不难理解,圣火令本质是明教的理论体系,身为教主,如果不掌握这个理论体系,就失去了“道统”上的合法性。

对新任教主来说,上一届教主的指定,赋予了“法统”合法性;再掌握圣火令,有了“道统”上的合法性,这样才能有令有权,有名有实。

但是,到了第31代教主手中,圣火令丢失。这导致32代、33代教主(阳顶天)有权无令,用灭绝师太的话说,“这教主便做得颇为勉强”。其实就是这两任教主虽有教主之权,但没有[……]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保卫丽春院

2016年10月14日 5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金庸小说里,有一家丽春院,开在扬州。

这种老牌院子,规模很大,从业人员很多。但是服务呢?那就呵呵了,所有看过《鹿鼎记》的人都知道,丽春院的服务不好。

给客人买的粽子,说不定就被韦小宝偷吃过米粒;桌上的火腿片,一不留神会被小姐顺走。

更要命的是,这里的姑娘房间脏乱差,态度不好,不但挑客,还多年不磨练提高服务水平。

比如韦春芳,“小调唱来唱去总是那么几支”,不是“相思五更调”,就是“一根紫竹直苗苗”,十多年都没想过学两首新的。

服务不好也罢了,还特别碎嘴,一边炕上工作,一边还和你聊国际局势,乱讲各种吴三桂和康熙抢陈圆圆之类的八卦谣言。[……]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六神磊磊:“老婊子”的信仰

2016年9月28日 5 comments

《鹿鼎记》,可以算是一本清朝的官场小说。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那就是清朝宫廷里官员、干部们的信仰问题。

在那个班子里,最有名的红人是韦小宝。这个货的精神世界很简单,一片空白,没有信仰,无所畏惧。所以他坑蒙拐骗、见风使舵,肆无忌惮地做了很多坏事。

这很符合我们平时的预期——一个人没有信仰,在世上很少有什么敬畏的东西,就容易干坏事。

不过,韦小宝的那些同事、上下级们,很多都是有信仰、有敬畏的。他们又都干些什么事呢?干不坏事?干的时候害怕吗?研究起来有趣的很。

比如有一个人,是韦小宝的上级,就大大的有信仰,那就是“假太后”——被韦小宝叫做“老婊子”的毛东珠。[……]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表忠心和忠心婊

2016年9月8日 3 comments

作者: 六神磊磊

令狐冲和师父是什么关系?一开始,俩人都会脱口而出:‌‌‌‌“名为师徒,情若父子‌‌‌‌”,父子关系嘛。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深情对望着,一个慈爱,一个孺慕,仿佛这份温存会长留到天荒地老。

然而慢慢地他们发现,这个‌‌‌‌“父子关系‌‌‌‌”根本无法维系。原因很简单——本来就不是父子嘛。

他们两人,是先讲的感情,等后来需要讲利害的时候,已经讲不了了。于是各自腹诽暗生、怅怨滋长,闹到最后形同陌路,原先一口一个的‌‌‌‌“冲儿‌‌‌‌”也变成了‌‌‌‌“那小贼‌‌‌‌”。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韦小宝和陈近南的关系。

两个人是先讲的利害:我们一起合作,反清复[……]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