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金庸’

头拱地嗷嗷叫:官腔的困境

2018年2月16日 17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一个朋友发给我的,说打赌我会写。其实之前没打算写的。

只是简单调侃嘲弄这事的话,没太多意义。理性地讲一点分析和建议吧。

事情是这样的:朋友圈近期有一张很好玩的截图,来自“诸城新闻网”,当地的领导说,要大家“头拱地嗷嗷叫”。

然后这句话就有点火了。

其实地方领导的意思是好的,就是说,要大家努力干,嗷嗷地干。

可实话实说,它也确实会让我们联想到一种动物,具体地说,就是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真兽亚纲偶蹄目猪形亚目的一种动物。

我觉得,这个事情反映了我们个别一些地方所面临的困境,可以叫做“官腔的困境”。

话说,一个江湖[……]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六神磊磊:早知如此,不如学学鲁有脚长老

2018年2月14日 2 comments

鲁有脚,升得很慢。

他不像那个才十年八年就从小叫化飙升成大头目的本家。

他花了好多年,才当到了丐帮长老,那时候就已经不年轻了。在这个位子上他又一呆就是至少二十年。黄蓉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他就在干长老了;等到后来郭芙都长大了,他还在原地踏步。

身边的年轻人蹭蹭地往上走,十几岁的杨康差点当了丐帮帮主,成了他领导;接着,十几岁的黄蓉又当了帮主,成了他领导。

看着这一幕,他本来应该有点沉舟侧畔、病树前头的牢骚感叹吧?可是他没有,继续埋头认真上班。

蛮佩服鲁有脚的。

人生仕途,提得太快固然是好,但也有坏处。快了就容易发飘,张狂,才十年就从一线小叫化变成八袋弟[……]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千古谁识丁敏君

2018年2月7日 4 comments

一、

丁敏君和纪晓芙奉师命查询杀人狂魔谢逊的下落,惟一知道线索的白龟寿被彭和尚营救藏匿。二人联手少林、昆仑几派,付出几人重伤的代价,才将彭和尚制服。

丁敏君手执长剑,指着他的右眼,逼问:

【“你若不说,我先刺瞎你的右眼,再刺瞎你的左眼,然后刺聋你的右耳,又刺聋你的左耳,再割掉你的鼻子,总而言之,我不让你死便是。”】

被刺瞎右眼后,彭和尚丝毫不减凶悍。当她准备刺瞎他左眼时,却被师妹纪晓芙出剑拦阻:

【“这人也是条硬汉子。师姊,依小妹之见,便饶了他罢。这人已然无力还手,这般伤害于他,江湖上传将出去,于咱们峨嵋派声名不好。”】

丁敏君几次出手都被师妹阻止,顽固的彭[……]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凯迪社区:谢逊为什么不杀成昆?

2018年1月27日 6 comments

谢逊对成昆的复仇贯穿了整部《倚天屠龙记》,篇末的双方对决是亿万读者关注的焦点。大家期待着金大侠用生花妙笔,让一场世纪大战,给这对不共戴天的师徒各自一个合理的归宿:让正义之光在盘肠大战中熠熠生辉,让祸福善恶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得到诠释。

双方的打斗描写得十分精彩。但是当谢逊反败为胜,毁去成昆双目,又两记七伤拳废去他武功的大快人心之际,却发生了不可理喻的一幕:打出去的第三拳却在中途凝力不发,对这个恶贼高抬贵手了:

【“我本当打你一十三拳七伤拳。但你武功全失,双目已盲,从此成为废人,再也不能在世间为恶。余下的一十一拳,那也不用打了。”】

接着他逆运内息,散尽全身武功。对成昆说:[……]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大侠们的毁书情结

2017年12月15日 10 comments

武侠世界里,神功上身是所有人的追求。打遍天下无敌手,就拥有了对草民生杀予夺的特权,声望财富会不邀而至。在拳头是硬道理的丛林社会,武功天下第一隐喻着身登大宝、鞭笞天下。

但是凌霸天下的神功躲进穷山僻壤很难自行参悟出来;机缘巧合嚼了几株仙草,吃了两枚蛇胆,或者祖坟冒烟,偶遇活腻了的耆宿前辈逆运北冥神功把起步一甲子的功力强行灌给你的,属于极少数走了狗屎运的棒棒们,不能担任风华绝代的一号主角重任。在通往霸主的道路上,起决定作用的还是牛逼哄哄的武功秘笈。

但是顶级大侠,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热衷于毁掉超级武术教材。

少林派莆田系的红叶方丈临终前,召集门人弟子做了一个决定:把《葵花宝典》投[……]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有的事见本来并不是政治事见

2017年11月30日 12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我的主要工作是解读金庸的小说。

在金庸小说里,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有一些事见,它本来可以并不是政治事见的,可是因为没有处理好,应对的路子不对,给稀里糊涂弄成了政治事见了。

你比如说,《笑傲江湖》里有一段情节,令狐冲在思过崖上面壁,无意间学了一招新的剑法。后来师徒比武,他稀里糊涂地用这一招打败了师娘。

对这个突然发生的事情,师父岳不群该怎么处理?

它可以完全只是一个技术上、业务上的事情,岳不群可以当成一个业务上的事处理就完了。

令狐冲“自创新招”,是不是违规?应该鼓励还是应该批评教育?按规定来办就是;又或者,组织大家研讨一下这个新招[……]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沧海一声叹

2017年11月18日 9 comments

作者:包小姐

前阵子马云和王菲合唱的那首《风清扬》里头,高晓松找来他的爱将尹约填的词。这个尹约是高老师在美国收的徒弟,据说是个“毕业于美国名校”的 80 后才女,才貌双全。

按高晓松自己的说法,这首歌的词改了七八版,而好几句歌词都是最后时刻才改出来的。

其实有些地方能看出来是赶工手笔,比如“天地生太极”。天地怎么能生太极呢?《周易正义》里说的,太极正是天地未开、混沌未分阴阳前的状态。我们这个“风清扬”不耍剑法,独爱太极,对这点应该是清楚的。

高晓松和尹约还在歌词里套了一句“沧海一声笑”,这是致敬黄霑了。

霑叔是写武侠歌曲的鬼才。那首《沧海一声笑》,是受邀给《笑傲江[……]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凯迪:丐帮弟子与星宿派门人,谁更值得怜悯?

2017年10月27日 8 comments

少室山上,佛门净地、少林寺门前,一场惨绝人寰的恶斗正在上演。

一方是臭名昭著的星宿老怪丁春秋,一方是号称武林侠义道的丐帮新任帮主庄聚贤。

丁春秋抓起一名门人弟子向对方掷去,庄聚贤也是反手抓到一名丐帮三袋弟子,运劲推出。

【二人一撞之下,只听得嗤嗤声响,跟着各人鼻中闻到一股焦臭,真是令人欲呕,群雄有的闭气,有的后退,有的伸手掩鼻,有的立服解药,均知丁春秋和庄聚贤都是以阴毒内劲使在弟子身上。那两人一撞,便即软垂垂的摔在地下,动也不动,早已毙命。】

【他二人掷出一名弟子,跟着又掷一门弟子。但听得砰砰砰响声不绝,片刻之间,双方已各掷了九名弟子,十八具尸体横卧地上,脸上均是一片乌[……]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一伙冰糖葫芦小贩的离奇死亡

2017年9月4日 5 comments

文/六神磊磊

这是《鹿鼎记》里的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故事:

话说这一天,北京热闹的天桥左近,突然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有几个卖冰糖葫芦的突然被查办了。

现场的情况是,二十多个差役忽然“蜂拥而来”,两名捕快带头,手拖铁链,把附近所有卖冰糖葫芦的统统抓去,糖葫芦也都没收了。

整个查办的过程,可以说是效率很高,快如闪电,雷厉风行,但又十分蹊跷。群众都表示很诧异:

“这年头儿,连卖冰糖葫芦也犯了天条啦?”

——《鹿鼎记》第十四回

而那些卖糖葫芦的人,估计也是满脑子懵逼:

我怎么卖个糖葫芦都犯事啦?

大家感觉到懵逼[……]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金庸历险记,爱国青年的艰难成长手册

2017年8月10日 52 comments

来自微信公号:第四维的晚宴

1967年盛夏,金庸先生如常在凌晨时分结束报社的工作,与同事一道返回寓所休息。

寓所的门口摆了一个大的邮包,金庸以为是正常的邮包,弯腰就想拿起来,倒是跟他一道回去的同事王世瑜觉得有可疑,拉住了金庸。

这样一拉救了金庸一命。

报警后,警察到场,确认那是个装有土制炸弹的邮包,并在金庸寓所门口引爆了。

金庸先生是内敛的人,即便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旁人也很难从他脸上看到变化。

但他的内心肯定思潮起伏、百味俱陈,因为当时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他,把他放入暗杀名单的第一位,甚至放置炸弹想置他于死地的人,极有可能是他认识的人,甚至是他曾经的同事。[……]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六神磊磊:做坏事的底线是至少卖个好价钱

2017年7月24日 8 comments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金庸是很会写坏人的,有些人简直坏得令人发指,干了不少坏事。

比如《笑傲江湖》里有一个林平之,把爱他爱得要死的老婆杀了,可以说是很坏了吧。

“岳灵珊倒在大车的车夫座位上,胸口插了一柄长剑。”——这个人也真下得了手。你说他禽兽、没人性,说什么都可以。

但林平之干这件事,也是有原因的,这是他投靠大佬左冷禅的投名状,要证明自己和岳家决裂。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要向左掌门表明心迹。”

人家左掌门那边可是慷慨地允诺了回报的:“今后林兄弟永远是我嵩山派上宾!”

瞧,是“上宾”,而且“永远是”,人家林平之干坏事,好歹是干出了身价的。

再比如另一个人,《倚天[……]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六神磊磊:金盆洗手,盆洗手,洗手,手

2017年6月24日 4 comments

《笑傲江湖》里,有一段特别有名的情节,叫做‌‌“金盆洗手‌‌”。

五岳剑派中,衡山支部有个高手叫刘正风,厌倦了江湖,想去当音乐家,搞了一场‌‌“金盆洗手‌‌”,打算宣布退出江湖。

结果江湖不是你想退就可以退的,就在洗手的当天,嵩山的大boss左冷禅给他定了一个罪名‌‌“勾结魔教‌‌”,派工作组到衡山现场执法,杀了他全家。

这一段情节,看过小说、电视剧的都很熟悉了。

可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反常的细节——左冷禅对刘正风之前的定罪、公示、派工作组、采取果决措施,这都没什么,都算是正常的工作流程。唯独有一点反常是:左盟主派的这个工作组,规格也太高了一点。

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林平之,你来,我们谈谈你报仇过当的事

2017年3月28日 7 comments

六神磊磊

平之啊,心情怎么样,被惩处了,后悔不?

你来,我给你讲讲规矩。

你怎么可以这样弄死余沧海,一刀子又一刀子地去捅人家呢?你这个事情啊,过了。

没错,余沧海是堵了你家福威镖局的门,是找你家讨了剑谱,是虐待了你爹妈,是脱裤子对你娘那啥啥了。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嘛。不就是虐个爹妈嘛。

你逃学过不?你偷偷打游戏不?你不也把你爹妈气过个半死吗,谁拿刀捅过你了?

是,余沧海是坏人。但坏人也是人嘛,也是受江湖规矩保护的嘛,你受过教育,还不懂这个道理吗。

当然了,他受保护,你爹妈也是守保护的。

我们当时不就去保护了你爹妈了吗?你看监控,我们22点13分来,呆到17分才准备走,保护了4[……]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华山气宗的困境

2017年3月20日 6 comments

为了对付淫贼田伯光的快刀,华山派宁女侠在与大徒弟对练正酣时,激发了自身的潜能,以巧心慧思,临时触机创出了包含华山派内功、剑法绝诣的凌厉一招,被丈夫岳不群命名为“无双无对,宁氏一剑”。

但是令狐冲在思过崖的山洞里却发现了这一剑招更为完美的加强版本——原来宁女侠创制的这招暗合华山前辈。悲摧的是,这妙手偶得的绝招却被破解得一败涂地。可见用八个字命名的招式都有其至致命的弱点,比如过三拳的“横扫千军,直摧万马”。

之后,师娘考验他的武功进度,使出这得意绝技时,被他用石壁上的招式稀里糊涂地破了,还险些要了师娘的性命。

这就象一个软件系统出现BUG,遭遇了黑客乘隙攻击一样。从求真求知求实的[……]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倚天屠龙克苏鲁

2017年3月9日 2 comments

  饿,好饿。

  这是朱长龄的唯一感觉,他已经饿了五年。

  朱长龄是南帝一灯大师弟子朱子柳的后人,昆仑山朱武连环庄的庄主,在江湖上大名鼎鼎,家财亿万,仆役无数,只因为贪图屠龙刀,意图欺骗张翠山的儿子张无忌去冰火岛,张无忌看穿逃走,朱子柳追到悬崖,纠缠间两人一起掉到悬崖半空中的一个小石台上,无法逃脱,被困在石台好几年。

  这石台有个山洞,可以通向山腹之中,可是洞口狭小,张无忌年纪尚小身材未长能钻过去,朱长龄已经成年,钻过不去。这山洞之后显然另有天地,张无忌每隔几天就会送来一两个果子,全凭如此,朱长龄才没有饿死。

  几天才一两个果子怎么够吃,朱长龄很饿,非常饿,饿得[……]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