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革命’

笑蜀:谈政治要小心

2017年9月13日 14 comments

一,陈独秀式的?还是胡适式的?

过去百年的中国知识分子,陈独秀如果不是最政治,起码是最政治的之一。他当然也有学问,但他能史上留名,主要不是因为学问而是因为政治。其实陈独秀并不懂政治,更不擅长政治。去百年的中国知识分子,陈独秀如果不是最政治,起码是最政治的之一。他当然也有学问,但他能史上留名,主要不是因为学问而是因为政治。其实陈独秀并不懂政治,更不擅长政治。

陈独秀不仅不懂不擅实际的政治运作,对于理论上的政治,他也不懂不擅。证据之一,就是他初涉政坛的代表作、刊于1920年9月1日新青年杂志的《谈政治》。这篇文章和这期新青年杂志,是陈独秀及他的新青年同仁集体转向,从思想启蒙、政治批评,[……]

继续阅读

压垮骆驼的稻草:屌丝的逆袭

2017年8月26日 18 comments

作者: 二大爷别院

一、脆弱的帝国

在整个战国时代,秦国人的铁蹄屠戮了超过150万山东各国的军队。秦人创造的战史,在中国历史无出其右。这个靠为天子养马起家的恐怖帝国,其法度之缜密,贯彻之彻底,对后世的中国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异数。

现在的人,只能从秦陵残破的俑阵去体会那份震撼。整个帝国就是一部高度法西斯集权化的耕战机器,举国为战,无论谁当王谁为将,都能所向披靡。这个帝国是中国历史上人治条件下最严酷的法制(不是法治)王朝。他诸多创造性的第一,比如标准化的可以精确到毫米的武器生产,四通八达的战争高速路——直道,每天分为110刻的标准时间,无论老幼皆习商君法度的社会奇观……即便是唐宋[……]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叶启明:学习八一好榜样

2017年8月1日 8 comments

1927年4月18日,国民党“反动派”在南京建立“独裁专制”的政府。这个政府标榜什么“自由民主”,实际上却像颟顸的满清一样处处与民为敌:

这个政府奉行一党专政,将过去的“家天下”变成“党天下”,诚可谓“千年犹效秦制”。这个政府经常在报纸上强调要防范“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思想,要坚持“军队听党的指挥”,其实不过是为了维护国民党那些权贵的既得利益而已。

这个政府咋咋唬唬的说要促进商品经济发展,其实奉行的是实实在在的官僚垄断经济制度。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下,官进民退现象愈演愈烈,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权贵们骄奢横溢,狂妄自大,而不愿分一杯羹给贫困民众。

这个政府将慈禧的“宁赠友邦不予[……]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我们正坐在火山口上 ――一个高级官员见证的晚清危局

2017年7月2日 16 comments

​​聂作平

法国大革命前夕,尽管社会动荡,民不聊生,但以国王为首的特权阶级依然过着醉生梦死的幸福生活。在一次由国王举行的晚宴上,一个贵族以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口吻说,“我们正坐在火山口上”。

生活在距法国万里之遥的大清官员张集馨不可能知道这个法国贵族近乎预言的感叹。然而,作为清朝道光、咸丰年间的高级官员,张集馨通过他的自订年谱给我们展示的他所见证的晚清危局,同样让我们清晰地看到,和大革命前夜的法国一样,道咸年间的中国,也是一个火山口上的国家。

这个貌似强大,时时以天朝自诩的帝国,它赖以立足的,是一座暂时还没有爆发的活火山。虽然谁也说不清这座火山到底什么时候喷发,但是,谁都可以肯定[……]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

客观看待当年的土改和农业集体化

2017年6月3日 14 comments

忘情

一、何谓土改

 所谓土改,就是从大土地所有者手中强制无偿没收或者强制以非常低廉的价格收买其土地,并无偿或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分配给没有土地或土地极少的自耕农。

 虽然提起土改,大家普遍想到的都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的“打土豪分田地”或解放战争时期中共组织的土改,但是土改并不是共产主义者的专利。除了共产主义政党掌握政权的北朝鲜和北越以外,资本主义阵营的国家地区已组织过土改。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1949年败退台湾的国民党也在台湾组织过土改。“蒋介石来台后即由陈诚主持1953年之“耕者有其田”法案。使地主各以土地一部分价让与佃农。实与强迫交接无甚出入。”([美]黄[……]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长平:软埋与硬治

2017年6月1日 4 comments

“软埋”是一种川东方言,意思是人死之后没有棺材入殓,直接埋葬于土坑。如此,死者不再有来生,而是永远消失。对于相信轮回的人来说,这一个沉重的结局。作家方方创作了长篇小说《软埋》,记述几个家庭在”新中国”数十年的苦难历程。书名来自故事中一户地主人家的遭遇:不堪屈辱主动选择”软埋”,几近灭门。没有选择自杀的其他地主家庭,也惨遭屠戮。

书名还有更深一层的,那就是记忆被阻断,历史被软埋。正如方方在该书后记中所说,”一个活着的人,以决绝的心态屏蔽过去,封存来处,放弃往事,拒绝记忆,无论是下意识,还是有意识,都是被时间在软埋。一旦软埋,或许就是生生世世,永无人知。”

毫不意外,方方的比喻引起巨大[……]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

《软埋》:一个阶层都消亡了,难道还不允许保留记忆

2017年6月1日 1 条评论

刘淼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社会发展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最终到达全人类终点——共产主义社会。而共产主义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消灭贫富差距,消灭所有的阶级,追求人人平等,追求按需分配。

如果你是一个在中国接受了完整的义务教育的人,我相信,对于上面的政治观点,一点都不会陌生。不仅不陌生,可能还非常的熟悉。因为无论政治课还是历史课,老师都会反复强调以上观点。

也就是说,不管全世界其他国家是怎样一个情况,至少在中国,赞成或反对这个观点直接关乎政治的正确性与否,更进一步地说,要想在中国做到政治的正确性,你必须选择赞成。

正因为如此,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地主作为所谓的[……]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方方:软埋

2017年5月30日 1 条评论

作者简介:  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生于南京。198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现为湖北省作协主席、专业作家,中国作协第五、六、七届全委会委员。1976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乌泥湖年谱》《水在时间之下》《武昌城》,中短篇小说集《风景》《桃花灿烂》《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万箭穿心》《涂自强的个人悲伤》,随笔集《到庐山看老别墅》《汉口的沧桑往事》等。曾获得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华语传媒大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多种奖项。多部小说被译为英、法、日、意、葡、韩等文字在国外出版。

内容简介:  《软埋》讲述了一个女人命运的故事。四五十年之间,她从一个乡绅的儿媳成为一个勤勉慈爱的保姆,从[……]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新闻, 图片, 资料 标签: ,

汪寿华:五四青年·青帮头目·工运领袖

2017年5月21日 5 comments

作者: 余杰

余辈时值青年,血气未定,为事不慎,一言一行,动辄得咎,将恐日陷于恶,而不自知矣。——汪寿华

一九五零年冬,中共开始镇反运动,清除国民党遗留的党政军人员以及民间秘密会党。

上海当局将一九二七年被杜月笙诱杀的工运领袖汪寿华的尸骸挖出并厚葬,将其血衣放在工人文化馆展览。参与杀害汪寿华的马祥生和叶焯山已是六十岁以上的老翁,安土重迁,不愿离开上海。谁知共产党念念不忘一九二七年共进会消灭工人纠察队的“血海深仇”,两人很快就逮,被押到沪西公审。当局组织成千上万民众前往“观审”。

马祥生年纪大了,犹在刺刺不休的申辩;叶焯山则自始至终傲然屹立,不屑一语。主审官高声一问:“当[……]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霍老爷:一场中产阶级注定要回归的集体出走

2017年3月18日 4 comments

《水浒传》开篇是一首诗:

纷纷五代乱离间,一旦云开复见天。
草木百年新雨露,车书万里旧江山。
寻常巷陌陈罗绮,几处楼台奏管弦。
人乐太平无事日,莺花无限日高眠。

这首诗,写得一般,可以说是北宋的老干部诗,当然就算是老干部体,也比现在的老干部强多了。作诗的人虽然不是老干部,但却跟老干部关系密切。

此人姓邵名雍,字尧夫,是北宋神宗年间一位极有名望的大儒。说他是大儒其实有些不恰当,邵尧夫创立了象数学派,精通易理与道家学说,不是普通的儒家学者。他隐居在苏门百源山之上,号称“百源先生”,多次蒙当时仁宗皇帝下诏授官,但他终生不仕,大有闲云野鹤之风。

不过其实邵雍这个人并没[……]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流毒:危险生于改革前

2017年2月26日 13 comments

作者: 王德邦

中国今天人权恶化(如雷洋被打死而涉案警察却免予起诉)、法制倒退(如七〇九大抓捕后抛开一切司法程序)、社会绝望(如杨改兰全家惨死)等等有目共睹,然而,让人困惑的是,中国怎么会在世界文明日新月异、全球化突飞猛进、网络使地球变成一个村落而经济总量达世界第二的情况下,却日益步入这种危机深重、高压频仍、政霾沉沉、让人窒息的绝境?要解开这个谜题,制度、历史、文化等等重大的规律性因素当然不可回避,然而,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所著《旧制度与大革命》对中国时下当政者的影响不可忽视。

该书究竟告诉了当下统治者什么

托克维尔所著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探讨的是,法国大革命在原有的封建制度[……]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苦逼的“四零后”

2017年2月22日 4 comments

作者: 半醉汉

一九四零年至一九四九年之间,这些前朝出生,后朝长大的人,就是过去人们常说的“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现在的流行语,叫他们为“四零后”。

这代人如今都早已年过花甲,步入古稀,即将进入耄耋。

虽他们垂垂老矣,但尚未死绝。

他们中的少数人,有些尚能挥毫,还很健谈,可以饮酒,甚至极少数依然活跃在演艺圈和教坛、政坛。

科研单位以及拾荒者、流浪汉之中,也都有他们的身影。欢乐愉快的老干部活动中心,他们是常客。繁重吃苦的体力劳动场所,他们也不稀缺。

四零后,生于战乱,成长于新朝。他们在没懂事的时候,就面临改朝换代的巨变,懵懂地注视着国家政权之变、身边[……]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大象公会:菲德尔·卡斯特罗——热带革命的传奇

2016年11月30日 4 comments

文|黄章晋 陆碌碌

菲德尔·卡斯特罗也许从没想过自己会在 2016 年 11 月 25 日以 90 高龄谢世。2008 年 2 月 19 日,82 岁高龄的卡斯特罗公开表示不再寻求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2011 年 4 月古共六大,他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正式当选为古共第一书记,这比他无意中的承诺已经推迟了 25 年——1965 年,39 岁的卡斯特罗宣布,古巴领导人的年龄绝不超过 60 岁。


▍古共六大上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左)与劳尔·卡斯特罗(右)

无论如何,菲德尔·卡斯特罗是社会主义国家唯一一个生前就辞职的开国领袖。

美国催生的共产党

许多研究者认为,卡斯特[……]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许知远:苦涩的朝鲜革新者

2016年10月23日 1 条评论

朝鲜革新者金玉均,也曾属于上海记忆的一部分。

理想殒落

在死前那一刻,他会想起什么?

不止一次,在上海的外滩散步时,我想起了金玉均。1894年3月28日,他在公共租借的日式旅馆“东和洋行”中遇刺,追随他颇有时日的洪钟宇,被证明是早有预谋的刺客。

我查不出“东和洋行”的旧址,很有可能,它就像老上海的很多记忆一样,早在一次次的城市更新运动中,被铲平了。此刻的上海再度夸耀它的国际都市形象,但谁都知道,那股旧上海的国际性——金钱、欲望、异国情调还有阴谋的混合气息——早就消散了。

这位朝鲜人金玉均,也曾属于上海记忆的一部分。遇刺时,他43岁,之前的10年时光是在流亡中度过的[……]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洪振快:我看革命、改良之争,兼评“口炮党”

2016年10月4日 10 comments

这两年,看到很多无谓之争,深感厌烦。这几天朋友圈中又有人在争吵革命和改良,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想说几句。首先要说明,一个人的社会主张如何,那是宪法赋予的思想自由权利,他人即使不赞成(那也是思想自由权利),也应该尊重,但恶意攻击他人于法律、于道德均不受支持,每个人都应该克制。
关于革命、改良话语之争,个人看法如下:

第一,未来不可预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任何个人都不要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

2001年11月9日下午,正是昆明书会期间,在一家五星级饭店,老板叫我:小洪,快来看电视。随后,我看到了飞机撞向大楼的画面。震惊!震惊!还是震惊!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世上有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