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香港’

BBC:香港年轻一代双重蜗居?

2017年7月22日 3 comments

阴暗的走廊,尽头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保安。电梯很古老,是进去后需要用力关上门的那种,吱吱嘎嘎、摇摇晃晃。

上三楼,一扇门后,住着一位女郎和她心爱的三色猫。

公寓真很袖珍,每一寸地方都要用上,简直就像她生活的这座城市的缩影:房子搭在房子上,如同乐高积木;路上人潮涌动、争夺空间。

香港中心旺角,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这座没有明显特色的公寓楼内,阿杰(化名)把自己的全部家当塞进这间比乒乓球台大不了许多的小公寓。

阿杰带我参观她的家,所需时间你可能连这句话也说不完,所需行动几乎等于零,只要从左向右转转头即可。

我们先看厨房,其实距离超不过三步:一个独灶的架子,一台微[……]

继续阅读

分类: 经济 标签: , ,

林輝:為甚麼懷緬殖民地時代?

2017年7月5日 12 comments

1997年,我十七歲。我的殖民地經驗,就是八、九十年代的香港。

那個年頭,我們會親切地叫港督做肥彭,而不是用一個數字代替;當他落區食蛋撻時,巿民會夾道歡迎、爭相與他拍照,那是真正受歡迎,而不是過街老鼠扮米奇老鼠。

有一次,有民間團體向他示威,送了他一隻裝有「真。老鼠」的籠,表達居住環境惡劣。彭定康沒找黑警拉走請願人士,而是明白訴求後,很快就提出了全面清拆臨屋區的決定。

而彭定康的家人,有端莊的太太和三位令香港人魂牽夢縈的漂亮女兒,以及兩隻分別叫「梳打」和「威士忌」的小狗。其中一隻小狗曾經走失四日,當時彭定康的新聞秘書強調,不會出動警方展開搜索,以免浪費公帑。彭定康一張全家福拍[……]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香港记者协会:35%媒体受中国政府控制或中资入股

2017年7月5日 2 comments

香港记者协会(记协)最新《言论自由年报》指出,香港约有35%主流传媒由中国政府控制或由中资企业入股,情况堪忧。

周日(7月2日)发表的年报还说,中国内地传媒的一些不专业的做法──例如利用平台让异见人士“自证其罪”──亦开始见于香港传媒。

题为《自治收紧,一国围城》的年报指出,香港26间主流传媒中,已有八间机构由中国政府控制,或由中资企业入股。

负责撰写报告的港记协前主席麦燕庭说:“中资购买了香港传媒机构,或者所谓‘江山一片红’之后能够维持独立专业声音越来越困难,自我审查当然亦越来越上升。”

港记协报告列举无线电视(TVB)、《南华早报》、《大公报》、《文汇报》、《香港商[……]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 ,

《争鸣》“一国两制”的过去与未来

2017年7月5日 4 comments

从一九八四到一九九七,香港主权以中英妥协、和平移交的方式从英国回归中国;从一九九七到二〇一七,“一国两制”从“伟大构想”变成现实体制。经过了二十年充满抗争、冲突与撕裂的政治实践,人大释法争议、二十三条立法风波、人大否决〇七/〇八“双普选”、反国民教育运动、人大“八三一决定”强推“假普选”、占中运动、港独思潮、铜锣湾书商“失踪”事件、议员宣誓风波等等,一次又一次将“一国两制”卷入风口浪尖、推向政治困境。目前的香港政制现状、中央与香港的政治关系,均已至进退维谷境地。

以今日香港经济与社会局势、中共最高当局对香港民情与政局的总体态度而论,若说“一国两制”已经失败,或言之尚早,但展望未来,则前景[……]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裴敏欣:一国一制

2017年7月5日 5 comments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菲律宾《每日问讯者报》网站7月3日刊登的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撰写的评论文章,题目为“一国一制”。以下为译文:

今年的7月1日是在所谓的“一国两制”模式下,英国将香港移交给中国二十周年,但是,围绕官方的纪念,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真的有什么可庆祝的吗?

如果你在过去问“一国两制”模式的建筑师邓小平,移交二十周年会是什么样子,他可能会说香港的居民会为他们的繁荣和自由干杯。中国领导人将展现出他们的信誉和执政能力,最终让那些怀疑中国共产党及怀疑中共对香港所做承诺之诚意的一片否定之声消[……]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苹果日报》说就相信自信 做就背信失信

2017年7月4日 14 comments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访港三日留下“四个带头”、“三个相信”、“四个始终”等训示,可谓恩威并重,也被姓党的报章媒体捧为一国两制的里程碑、指引香港发展方向的灯塔。其中,说给港人听的“三个相信”(相信自己、相信香港、相信国家),遥相呼应中共说给自己听的“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可悲的是,在中共喜欢的三四五七数字游戏中,一如“七不讲”调戏了“三个自信”,“三个相信”也被中国外交部有关《中英联合声明》的“三不”给调戏了。

密令七不讲调戏三个自信

中港关系近年急剧恶化,当然是信任出了问题,甚至陷入恶性循环。要逆转这种形势,岂止是部份港人的心态要调整,关键在于中共权贵的心态。邓小[……]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不自由之港的一晚

2017年7月4日 7 comments

作者: 刘释

七一前,自中国内地来港,一来想亲历回归二十年的历史现场,此外也想知道二十年後,香港到底有多不自由。结果在短短的一日之内,亲历了香港的诸多不自由,令我如鲠在喉。号称五十年不变,才二十年就变得如此令人难以想像。

七一那天凌晨两点,我从半岛酒店去尖沙嘴海边散步,发现香港太空馆到文化中心全部被拒马包围,无法直接去到海岸。我从一个拒马缺口进去,遇到两个工作人员赶人,问他们为何如此,说是因为在维修。可是明明是半夜啊。这麽多年第一次遇到这麽大范围的拒马。不言自明,这不过是安保措施之一种而已。

今年七一大游行,政总广场大门紧闭,专门隔出警察通道,数万人就在此散了。添马政府总部跟[……]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争鸣》“一国两制”的过去与未来

2017年7月4日 2 comments

从一九八四到一九九七,香港主权以中英妥协、和平移交的方式从英国回归中国;从一九九七到二〇一七,“一国两制”从“伟大构想”变成现实体制。经过了二十年充满抗争、冲突与撕裂的政治实践,人大释法争议、二十三条立法风波、人大否决〇七/〇八“双普选”、反国民教育运动、人大“八三一决定”强推“假普选”、占中运动、港独思潮、铜锣湾书商“失踪”事件、议员宣誓风波等等,一次又一次将“一国两制”卷入风口浪尖、推向政治困境。目前的香港政制现状、中央与香港的政治关系,均已至进退维谷境地。

以今日香港经济与社会局势、中共最高当局对香港民情与政局的总体态度而论,若说“一国两制”已经失败,或言之尚早,但展望未来,则前景[……]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练乙铮:“一国两制”是现代版的土司制度

2017年7月4日 5 comments

这个7月1日是英国将香港移交中国20周年纪念日,为了保护这座城市的独特和自治,移交前双方做出了一些特殊安排。再过30年,香港将完全回归。

从现在到2047年会发生很多事情,我们不妨预测一下未来:从诸多早前的甚至是古代的先例中可以看到,中国的中央政权是如何控制边疆的反叛势力并最终将其制伏的。

在香港发生2014年的亲民主抗议活动、几名分离主义者当选立法会委员之后,北京当局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强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已经把主张本土自决——由1966年的一项联合国公约赋予的政治权利——的香港人称为“叛乱”者,还说必须“坚决打击”他们,同他们“作斗争”。他还要求香港新一届政府实施香港“[……]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李怡:夢醒時分

2017年7月1日 23 comments

在大陸網頁看到這樣一段:「飯局碰一法官,忍不住問他:『經常看到判決書說誰誰判刑幾年,剝奪政治權利幾年,是啥意思?』他解釋道:『剝奪政治權利就是剝奪犯人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還有言論、出版、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權利。』我說:『法官,你本人有這些權利嗎?』法官想了想說:『我也沒有。』」
劉曉波惹來牢獄之災,源於他在2008年12月10日,亦即《世界人權宣言》紀念日發表《零八憲章》,主要是呼籲中共當局按憲法實現言論自由、人權和普選,其實就是呼籲實行憲法賦予的政治權利。卻因此被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連法官都沒有的政治權利兩年。
要求按憲法實行公民的權利,怎麼就是顛覆國家[……]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RFI:香港回归20周年 悲观而不听附北京的香港年轻人

2017年7月1日 10 comments

在香港回归20年之际,对北京感到失望的香港年轻一代无意加入庆祝,他们批评北京未履行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回归承诺,逐步加大对香港的管制,要求给予香港真正的普选和更有前景的未来。

一位主修生物学的香港大学生梁晃维(Fergus Leung)出生于1997年,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也是他刚满20岁,他这样向法广特派香港记者海克 施密特(Heike Schmidt)表示.

梁晃维: “我受到香港文化、历史和香港价值的熏陶,为什么我没有感觉自己是中国人? 这不是因为种族、皮肤或者眼睛的颜色,而是由于我对于一些价值观的认可,这不是中国人的错,他们在中共的体制下长大,对于民主和自由有和我们不同的看[……]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论涉港文件的有效性问题:香港为何到1971年才废止《大清律例》?

2017年7月1日 6 comments

《大清律例》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部法典。清朝的传世基本法典《大清律例》的制定工作,开始于顺治元年,经过顺治、康熙和雍正三朝君臣的努力,到高宗乾隆皇帝即位时,命三泰为律令总裁官,重修《大清律例》,在经过乾隆御览鉴定后,正式“刊布中外,永远遵行”,形成清朝的基本法典。

  中国内地早在1910年就已经废止了《大清律例》,但是该部法律真正意义上的废止却是在1972年。1842年,香港被清朝政府划到了英国的殖民版图中。但双方签署的条约中规定,香港法律中对于华人仍按照《大清律例》,这一规定直到1972年以后才完全废止。到这个时候,《大清律例》才真正完全的废止!

  英属时代的香港,跟随英国奉行英[……]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不是慶祝,亦非送別,更無期盼:梁文道的1997與2047猜想

2017年6月28日 3 comments

【明報專訊】回歸也好,主權移交也好,香港淪陷也好,二十年過去,今天各家傳媒盤點廿載點滴,大塊小塊上顧後又瞻前,唯獨要說將來,仍舊茫然。

文化人梁文道回想自己九七年七月一日前夕的心情,由到處去看國旗升降,臨立會外議員宣言,警察更換帽上徽章,到蘭桂坊六四吧前目睹老外醉酒鬧事成就去殖中的第一滴血,心情像看一連串的煙花表演﹕「要慶祝嗎?又不是。要送別一件很惋惜的過去嗎?不然。對重新做番中國人充滿期盼,又沒有。」今年維港上空連續二十次的「中国HK」消散過後,空氣中彌留的是不是同一片令人看不透的煙霧迷霞?

今天梁文道已是「國情通」,昔年文化界高舉的解殖主張方興未艾,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卻已幾乎走[……]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标签:

練乙錚:國家與分裂

2017年6月28日 5 comments

九七二○近,黨官及其支持者不斷放話高舉一國、矮化兩制,鼓吹廿三條立法、建議《國歌法》在香港實施、聲稱要對港獨自決派的「言行」刑事化、推行幼兒國教,等等,搶佔新聞頭條。不過,如此放話並不明智。對覺得「一國二字難聽過粗口」的97%年輕人而言,這些貶損港人自尊心和自治權限的挑釁話語,入耳之後唯一作用是加強他們的叛逆意識,在DQ事件之後、「本土退潮」之際,替分離主義打氣回神。
然而,黨官的一國話語,影響不只及於年輕人。不少老一輩民主派面對步步進逼的中共,也逐漸生出「主權疑惑」。筆者上周參加一個二○四七研討會,與會者來自兩岸四地,各有不同立場,有親共的,也有獨派和反共統派的,其中一位還是跟筆者相熟的老[……]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班子说新旧

2017年6月26日 没有评论

作者: 陶杰

林郑班子公布,中环精英纷纷摇头。“三司”全部旧人,但林郑却强调一个“新”字:“新风格、新思维、新哲学”、“新角度、新方式、新手法”,这等三字四字类的修辞,虽然企图模仿主帝习近平的新风,苦心一片。但新呀新的,像五十年代敲锣打鼓的欢呼“新社会”,意即还有一个“万恶的旧社会”——“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潜藏的意思,当有香港过去五年、被梁特搞成了一片鬼域,现在新人奶妈上场,你们翻身得解放了。

“新”和“旧”这两个中文字,一百五十年来,都代表了你死我活的斗争。百日维新,是光绪皇帝认为慈禧太后的旧势力腐朽。新文学运动,意思是两千年的文言文代表了帝制的反动。还有蒋中[……]

继续阅读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