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马伯庸’

马伯庸:齐天大圣的心灵史

2018年4月24日 4 comments

董说的《西游补》,乃是西游记续书中最为奇特的一本,它根本就是一部齐天大圣的心灵史

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的题材,在文学史被反复演绎过。除去经典名著《西游记》之外,还有许多风格迥异的版本。比如在《西游记》之前,有吴景贤版的杂剧;在《西游记》之后,还有种种续书,其中不乏佳作。如《后西游记》,种种巧妙构思,不输本著。也有超级无聊的《续西游记》,根本不值一读。

在这许许多多的《西游记》故事里,有一本叫做《西游补》的书,在西游故事里独树一帜,风格极其特别。

特别到什么地步呢?先讲讲和它有关的四个关键词:红楼梦,意识流,无限流,OOC。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红楼梦是清代小说,意识流是二[……]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马伯庸:同一段新闻的三种写法

2018年4月4日 10 comments

倒金字塔体:

标题:刘邦出席宴会时险遭刺杀

(汉元年十二月,法通社灞上电)

刘邦在项羽举办的鸿门宴会上险遭刺杀,已返回灞上军营。(开头开宗明义,直接把新闻最核心的点出。)

此次宴会旨在解决项羽与刘邦关于关中占领问题的争端。在宴会期间,项羽的堂弟项庄要求舞剑助兴,借此靠近刘邦,但被及时阻止。(杀手身份、行刺手段以及结果,属于次要新闻点)

刺杀事件发生后,刘邦很快离开席位,宣称去上厕所,但他没有再次出现在宴会场合,而是与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经郦山、芷阳小道返回灞上军营。(针对”返回军营“做进一步解说,至此鸿门宴的核心新闻已经报道完整。)

据信,阻止项庄[……]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马伯庸:正统年间的四个冤魂

2018年1月9日 12 comments

《都公谭纂》下卷里有一个故事,真拍出来,怕是比杨乃武和小白菜还离奇。

正统年间,北京有个忠勇前卫的百户,叫杨安。杨安的老婆姓岳,长得很漂亮。有一个锦衣卫校尉垂涎她的美色,想要侵犯,结果没能得逞。半年以后,杨安染疾而死,怀恨在心的校尉跳出来,指控岳氏谋杀亲夫。他有鼻子有眼地编造说,岳氏早和她的女婿邱永有染,杨安得病之后,这一对奸夫淫妇通过邻居郝氏找来术士沈荣,把符纸烧成灰混入汤药中,害死了杨安。

按《大明律》,妻妾谋杀亲夫,要判斩决;而如果杀人动机是与人通奸的话,则要判处凌迟之刑,奸夫一并处斩。比如说湖南曾经有个案子,有一对兄弟袁应春、袁应节,弟弟袁应节和大嫂丘氏通奸,被袁应春撞破了[……]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马伯庸:怎样让大明变得透明

2017年12月22日 5 comments

大明初年,南京城外的玄武湖突然被离奇封禁,这一封,就是几百年……

序章 天生命苦,湖中玄武

中华大地之上湖泊众多,风光各有不同。假若要把它们比拟成人类的形象,鄱阳湖端方温润,像是一位器宇轩昂的名士;洞庭湖气象万千,如一名才华横溢的诗人;太湖恢弘大气,俨然一尊叱咤风云的大侠;西湖精致隽秀,必然是一个清纯少女;千岛湖则是锦心绣口的大家闺秀……

在这一群俊男美女之间,恐怕只有位于南京城外的玄武湖是个例外。若将它比作人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应该是一个满脸悲苦的沧桑大叔。

这真的不怪它。

纵观玄武湖的历史,可谓是屡遭劫难、动辄得咎。它的湖生,简直就是一部人类霸凌史。[……]

继续阅读

马伯庸:笑指负薪人,不信生中国

2017年11月28日 12 comments

晚唐有一位不太著名的诗人,叫于濆。

“濆”字是个多音字,念分的时候,指水边;念喷的时候,指水花涌起。古人讲究名、字相配,两者之间要有一定联系。于濆的字叫子漪,漪指水波向四周泛开。一个漪字是水横着动,一个濆字是水竖着动,正好相配。所以于濆应该是念作于喷。

于濆人如其名,确实挺能喷的。

他是邢台人,游历于京师,并在咸通二年得了进士及第。不过于濆并未得到重用,最高只做到泗州判官。少年天才,游历京师,进士及第,不为重用,郁郁而终……简直就是标准的唐代诗人履历。

在当时,社会上流行靡绮浮艳的格调,大多数人精研格律,沉迷于小确幸和艳体,不怎么接地气。于濆最看不上这种玩意儿,坚持走现[……]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马伯庸:三只武侠小猪

2017年9月17日 6 comments

上午陪孩子讲三只小猪的故事,忽然想到。这个故事其实是个典型的现代工业化思路,它隐含的价值判断是:材料越强,技术越强,就越强大。同样一个故事,若放在别的价值观体系下,讲法可能就不一样了。比如中国的武侠世界观里,以师法自然为最高标准,哪门武功最贴近自然、最顺应天理,方为上乘,哲学审美讲究大巧不工,不落痕迹。比如孤独求败的进阶历程,就是从利剑、软剑、重剑、到不滞于物的木剑,最后无剑胜有剑。材质一路走低,境界一路攀升。

所以如果按照武侠语境来,三只小猪的故事得反着讲,猪三先败,猪二次之,猪三最强。

……大灰狼抬首一看,不由得赞了一声好。眼前是一座严整端方的冲霄重楼,青砖乌瓦,飞檐斗拱,端得[……]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马伯庸:穿越回古代怎么写好一份劝进表

2017年7月22日 5 comments

劝进是一个政治举动,写劝进表则是一门技术活儿。

“劝进”这个词,本意是劝勉、促进,诸如“上下同心,劝进农业”、“砥砺藩屏,劝进忠信”等等,偶尔也会用在劝人喝酒吃药上,像宋代皇帝阅完兵,要赏管军的三盏劝进酒,即是这种用法。

可一旦这个词出现在政治语境里,气氛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因为它往往预示着皇权更迭——在古代政治里面,没有比这更严肃的事情了。

皇权更迭有很多形式,具体来讲,大部分古代“劝进”会发生在这样一种场景下:有人想当皇帝了,但慑于某种规矩和舆论,不好自己主动开口。这时就会有一班贤臣急主公之所急,站出来论证其称帝的举动是多么正确合理,敦促他尽快践祚。这种举动,叫做“劝进”[……]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马伯庸:新志异之鬼中介

2017年6月6日 13 comments

这是我的朋友柳子明说的。带路年间,京师有个房屋牙行的中介,名叫赵一德。这小我私家擅长话术,三寸长的舌头上能生出莲花来,言语流畅如同顺风行船,同行都称他为伶俐鬼,说恐怕连鬼怪也能被说服吧。

有一次,赵一德带客户去看一套房。送走客户之后,赵一德忽觉困倦,便伏在沙发上小憩。不知多久,他听见有人喊他名字,急忙睁眼,一个缥缈晦暗的身影浮在身前。

影子态度恭谨,言辞恳切,自称是鬼中介,专为城中厉鬼、怨鬼引荐可以作祟的凶宅。它说和赵公虽是阴阳相隔,究竟也是同行。今日托梦至此,是有一只新死的恶鬼欲寻一处宅邸藏身。此鬼甚是挑剔,所以恳请赵公略做配合,做成好事,日后彼此亦可照应。

赵一德既然是牙[……]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马伯庸:教你引导不爱刷牙的孩子正确认识刷牙

2017年6月5日 2 comments

马小烦最讨厌的事情有三件:一件是洗澡要洗头,一件是吃饭要吃青菜,还有一件是睡觉前要刷牙漱口。

尤其是第三件事,实在是太麻烦了。每次都要大大地张开嘴巴,让毛茸茸的刷子在牙齿上反复摩擦,感觉又酸又奇怪,再说牙膏沫也不好吃。刷完以后,还要含一大口水漱口。

马小烦觉得漱口真是太难学了,他每次一把水喝进去,就直接咽到肚子里去了。妈妈说要在嘴里用力来回漱,然后飞快鼓起腮帮子,像只大青蛙。马小烦学了几次,始终学不会,水明明含在嘴里,该怎么使劲儿呀?

爸爸把漱口杯拿过来,说烦烦你不用着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你知道吗?每个人的嘴里,都有一个小小的王国。每一颗牙齿,都是一座城堡,里面住着骑士、[……]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马伯庸:三千里寻母记

2017年4月18日 3 comments

意大利作家亚米契斯以《爱的教育》广为人知,《从亚平宁山脉到安第斯山脉》是原作中篇幅最长的一个“每月故事”,后来被日本人扩写为剧本,就是1984年引进的《寻母三千里》

乾隆年间,在苏州城南边的吴县有一户沈姓缙绅。沈家的家长沈老爷子,曾经做过太学生,可惜没留下名字。

清代的秀才分两种,一种是邑庠生,是就读于各地府、县学堂的生员;还有一种叫太学生,是在国子监就读的生员。太学生算天子门生,地位比邑庠生高,又分内班和外班:内班是在北京国子监学习,外班是在全国各地就学。搁到现在可以理解为,沈老爷子的学历是,首都重点高中苏州分校毕业。

不过这位沈老爷子的学历,最多也就到太学生为止了,连乡试[……]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马伯庸:西汉年间的广州爱情故事

2017年3月29日 没有评论

​在西汉年间,有这么一个发生于长安和广州的爱情故事。

它隐没在大时代下的纷争中,只留下残缺不全的几段记录,女主角甚至连名字都不全。但这些片段却足以拼凑出一个充满戏剧性元素的故事:权谋、政争、亦敌亦友的情谊、执着的爱情、霸道总裁、苦情少年,十几年的追寻与成就、巧合与阴谋、亲情与欺骗,涂满悲剧的命运抉择……很难想象,一段从未经过民间修饰的史事,能够天然具备如此丰富的故事性。也很难想象,这么适合改编成各种艺术形式的故事,居然一直没能流传开来。它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故事框架,同时留下了大量空白可供创作者脑补。

可见史海浩瀚,总有遗珠。

这个故事,要从秦始皇南征开始说起。

大秦帝国在[……]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马伯庸:长安十二时辰

2017年3月28日 没有评论

第一章

天宝三载,元月十四日,巳时下。

长安,西区第四街,西市。

春寒料峭,阳光灿然。此时的长安城上空万里无云,今日应该是个好天气。

随着一阵轧轧声,西市的两扇厚重坊门被缓缓推开,一面开明兽旗高高悬在门楣正中。外面的大街上早已聚集了十几支骆队。他们一看到挂出旗子,立刻喧腾起来。伙计们用牛皮小鞭把卧在地上的一头头骆驼赶起来,点数货箱,呼唤同伴,异国口音的叫嚷此起彼伏。

这是最后一批在上元节前抵达长安的胡商队。他们从遥远的拂林、波斯等地出发,日夜兼程,就为了能赶了这个长安最重要的节日。要知道,从今晚开始,上元灯会要持续足足三夜,大唐的达官贵人们花起钱来,可是毫不手软[……]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马伯庸:爱改名的神经病王莽

2017年1月12日 8 comments

​王莽这个人呐,真是要多烦就有多烦。

昨天正好有人说到王莽改地名的事,顺便捋了一遍谭其骧的《新莽职方考》,发现这孩子真不是一般的熊。

王莽上台之后,除了推出一系列繁琐离奇的奇葩政策之外,他还对西汉的行政地名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按说改地名这事吧,不算罕见,历朝历代也不是没干过。可谁也没王莽同学改的这么神经,这么狂躁。

王莽是个狂热的儒家复古主义者,一心恢复周制,所以改地名也有他的理由——“应经”。也就是说,我可不是心血来潮乱改的,都是按照经典书籍的指示来做的,有本可据。所以我不是瞎鸡巴改,是应经而改,“鸡巴”和“应经”能一样吗?

比如说[……]

继续阅读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马伯庸:四起几乎未遂的学术“诈骗”案始末

2016年12月14日 11 comments

这个故事,得从2014年底说起。

当时我一位叫惊鸿的朋友发了一条微博,介绍了一件明万历年间的徽州丝绢税案。案子跌宕起伏,细节妙趣横生,结局发人深省,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可惜微博篇幅有限,她只能简单地说了几句,未能详述。

我意犹未尽,又去网上搜了一圈,发现之前也曾有几位学者写过此案,可惜也都是介绍性概要,太过简短。我觉得不过瘾,只好自己去翻阅原始史料,然后惊讶地发现一件事:

关于这起徽州丝绢税案,当时的一位参与者把涉案的几百件官府文书、信札、布告、奏章、笔记等搜集到一起,编篡成了一本合集,叫做《丝绢全书》。所以它的细节极其丰富,前因后果交代得非常详尽。有明一代,很少有一件地方税案,能够保存[……]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马伯庸:古代那些牙疼的倒霉孩子

2016年10月7日 3 comments

​最近闹牙病,难受得我痛不欲生。

所以我决定跟大家聊聊古人的牙,分散一下注意力。

牙齿在中国文化里,占有重要地位,关于它的典故比比皆是。《诗经》里有一句夸姑娘的形容,叫做“齿如瓠犀”。瓠犀是指瓠瓜的籽,籽形方正洁白,在瓜内排列有序,所以被用来比喻牙齿。可见从那时候开始,大家就认为牙白严整是美好的。

不过这是对一般人而言。其实古人最推崇的一种牙形,叫做“骈齿”——这就是现在所谓的龅牙——说这是圣贤之相。古代那些著名贤者,帝喾“生而骈齿,有圣德”,姬发“武王骈齿,是谓刚强”,孔子“龟脊、辅喉、骈齿”,他们几个都是一排大龅牙。

不过这个说法,并不见得准确。因为南唐后主李煜也是[……]

继续阅读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